soh logo
ad image
johnson-ap1
联邦参议员约翰逊。(AP)
2020美国总统大选

重量级参议员:民主党渲染俄罗斯干预 图转移注意力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28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威斯康星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约翰逊(Ronald Harold Johnson)周三(10月28日)在福克斯新闻网站刊文,抨击民主党和左翼媒体故意夸大所谓“俄罗斯干预”的威胁程度,意在转移对真正威胁的重视,并以各种手段企图达到颠覆川普政府的目的。他说,对美国民主最大威胁来自国内:暴乱者和无政府主义者、左翼新闻界人士、官僚机构中的深层人物以及试图改变规则的反对党

以下是约翰逊文章的全文翻译:

自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服务器在2016年大选期间遭到黑客入侵以来,“俄罗斯虚假信息干预”一直是民主党人和主流媒体用来欺骗美国人民冠冕堂皇的借口。

由于相信俄罗斯已经公开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服务器上的内容,因此美国人就应将注意力集中在“俄罗斯干预大选”对美国构成的现实威胁上,而不要去关注由此暴露的民主党高层人士的反天主教电子邮件和其它卑鄙的内容。

这种误导起到了作用。知道服务器被黑客入侵的美国人,远多于知道电子邮件真实内容的人。

实际上,这种误导很成功。美国情报机构的报告说,俄罗斯人认为希拉里批准了一个“煽动丑闻”的计划,将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川普与俄罗斯入侵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服务器扯在一起。不幸的是,希拉里的这些算盘功亏一篑,美国人选择了川普担任我们的第45任总统。

但是主流媒体、官僚机构中的民主党人和同伙并没有气馁,他们将俄罗斯干预的伎俩提高到了一个新高度。受反川普心态的驱动,以及在官僚机构中高层人物的掩盖下,他们在川普获胜后就开始试图将他的胜选非法化。

知道希拉里竞选团队的诡计,官僚机构中的高层人物就抛出了所谓的“斯蒂尔档案”(Steele dossier)。

尽管FBI曾在2009年因怀疑是俄罗斯特工而调查过该档案的主要线人,但FBI还是利用前英国情报人员收集的未经证实的谣言来证明其调查是合理的,并获得了外国情报监视令。

前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James Clapper),前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就“斯蒂尔档案”为总统当选人川普做了一个简报,他们的意图是通过这个简报使其在新闻网站BuzzFeed上发表的东西合法化。在川普就职总统之前,颠覆他政府的活动就已经如火如荼了。

在整个噩梦中,俄罗斯干预之说甚嚣尘上。所有人都必须表态承认其严重的危险,否则就有可能成为“取消文化”的下一个受害者。这是一种有效的政治武器,因此一直在使用。

爱荷华州联邦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和我是该武器的攻击目标。格拉斯利的财政委员会和我的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的民主党成员越来越清楚我们的调查结果,并对前副总统拜登的家人在国外的财务网络感到震惊。

因此,为了先发制人以达到抹黑我们报告的目的,民主党人开始指责我们炮制和兜售俄罗斯的虚假信息。我们一再坚决地否认他们的虚假指控。

但这并没能制止他们,也没能制止反川普媒体中那些狂热兜售不诚实信息的人。

民主党领导层甚至创造了他们所谓的“情报产品”,充满了俄罗斯影响我们和我们的调查报告的虚假影射。在我们获得访问权限之前的一周,民主党人就将这个保密的“情报产品”泄露给了他们的媒体同伙。

所谓“俄罗斯干预”的最新例子涉及50多名情报界前高级官员。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们宣称最近爆料拜登家庭腐败的电子邮件具有“典型的俄罗斯情报行动特点”。

 换句话说:不要理会幕后人,不要理会那些将导致认真调查、令人讨厌的电子邮件。只要给拜登加冕下一任总统,所有这一切都会在他执政期间消失。

我既不否认,也不容忍任何外国势力对我们的选举或政策的影响。实际上,我在2015年举行了关于俄罗斯在东欧的恶意行为的听证会,在俄罗斯破坏政治体系这个问题上,我是远远超前了。

但是,由于我们知道他们的企图,俄罗斯和其它外国势力干预我们政治体系所造成的影响,比民主党、官僚机构中的深层人物和反川普媒体所大肆渲染的要小很多很多。

 对我们民主最大威胁来自国内:暴乱者和无政府主义者;那些假装无偏见,却公开选边站的新闻界人士;那些在官僚机构中试图颠覆民选总统政府的深层人物;试图改变每条规则,并违反每一个先例的反对党,以确保如果它在11月获得完全控制权,就不会再失去权力。

责任编辑:季云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