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在澳洲悉尼呼籲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集會上,林鴻濱講述他在中國大陸遭到迫害的親身經歷。(明慧網)
在澳洲悉尼呼籲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集會上,林鴻濱講述他在中國大陸遭受迫害的親身經歷。(明慧網圖片)

全家遭迫害 廣西北海海警孤舟漂洋過海奔自由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28日】(本台記者玉潔綜合報導)林鴻濱開着一隻廢棄的小鐵船,開始了逃生之路,在大海中奮進。在千變萬化的汪洋大海上,他感到自己如此渺小,前路茫茫,兇險異常,但是他憑着對信仰的堅信、對自由的渴望,用智慧、膽量和毅力征服了一切逆境,九死一生中獲救。

47歲的林鴻濱,武警廣西邊防總隊北海市海警支隊退伍軍人,也是法輪功修煉者。2002年10月16日早上7點多鐘與妻子陳曉被警察入室綁架,妻子的胳膊當場被警察打斷,林鴻濱被戴着手銬抱着一歲的兒子關押;幾個月後被他非法判刑6年,在廣西賓陽黎塘監獄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折磨。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迫害後,林鴻濱與妻子陳曉及岳父岳母多次被非法抓捕,並遭受嚴重迫害,陳曉的奶奶在憂患和驚嚇中撒手人寰;幼子一歲多與父親生離,兩歲多又與母親生離,孩子跟着外公外婆,有時會叫外公“爸爸”,叫外婆“媽媽”,當糾正他時,孩子會懇求說:假裝一下吧!

爲躲避中共無休止的迫害,林鴻濱2011年3月不得不冒着危險,一葉孤舟在海上漂泊,以期獲得自由。他最終到達了澳洲。

2019年8月24日,悉尼法輪功學員在悉尼第二大商業區帕拉馬塔(Parramatta)市中心舉行集會,呼籲澳洲政府採取行動,制止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林鴻濱講述了他在中國大陸遭受迫害的親身經歷。

一家人修煉法輪功 感受助人爲樂的快樂

林鴻濱說:“我出生於廣東省海豐縣,1992年12月來到廣西北海市海警支隊當一名邊防武警戰士,有着一顆熱愛祖國熱愛人民捍衛正義的心,更喜歡人民警察這份崇高神聖的職業。1996年在北海認識了我現在的妻子陳曉,放棄了回家鄉當警察的工作,在岳父母家生活了。”

林鴻濱和妻子一起經營服裝店,妻子煉法輪功後變化很大,身體變健康了,人也開朗了,生意越來越紅火。聽她說法輪功是教人做“真善忍”的好人,“那時我就心動了,我也喜歡做真誠的人,我就看了《轉法輪》(法輪功指導修煉的主要書籍),覺得很好,教人向善,不爲名利爭鬥煩惱,保持一個平和的心態面對生活。就這樣我在1996年12月開始學煉法輪功。”

作爲法輪功修煉者,林鴻濱變得更善良、更加寬容、更加真誠。自從修煉法輪功後,他的心態變好,脾氣也好了,不再喜歡爭鬥,時時牢記李老師的教導,事事替別人着想,真誠待人,每當遇到矛盾時都能找自己的原因。所以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人們都喜歡靠近他,喜歡與他交往,認爲有安全感,值得信任。夫妻之間真誠相待也互相理解包容,生活氣氛也變得和諧溫馨。林鴻濱說:“煉功後更能增強我的吃苦和忍耐能力。我自己親身感悟到大法能淨化人的心靈,提高人的道德!”

林鴻濱說:“在我的心裏,法輪功是一套利國利民的好功法,我認爲‘真善忍’可以讓世界充滿愛,我喜歡把這份美好的禮物與所有的人分享。於是我下定決心留在北海和妻子一家人洪傳法輪大法,讓更多的人受益。我一家人都學煉法輪功,我的岳父把自己一棟三層樓房無償地專門做學法煉功點,我負責義務教別人學煉並免費送書等。每當我看到人們身心都變得健康時,我心裏也感到無比快樂。我發現自己變得喜歡幫助別人了。”

在北海的農村裏,村民們都喜歡聚在一起賭博和吵架。爲了讓更多善良的有緣人修煉受益,林鴻濱經常和妻子、岳父母一起到農村去洪傳法輪功,義務教村民們學煉法輪功,很多村民煉法輪功後,身體變健康了,也不再賭博了。每逢週末,村民們就租車一起出來參加北部灣廣場一千人的集體煉功,壯觀的煉功場面真是北海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看到這麼多人都脫離病痛、人心向善,林鴻濱感到自己也慢慢變得無私了,也感受到助人爲樂的快樂。“從此我的人生活得更有意義更有價值了。一家人如今沒有病痛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我由衷地說法輪功是幸福快樂的源泉!”

夫妻雙雙被非法勞教迫害

1999年7月20日迫害開始,北海市政法委“610辦”與政保支隊公安警察非法搜查林鴻濱家,並將他家兩百多平方米的羊毛地毯、音響、擴音器、法輪功書籍、師父法像、法輪圖形等圖像全部搶劫走。

同年10月,林鴻濱與妻子陳曉去北京上訪被綁架。陳曉10月4日被非法關押在北京駐北海市辦事處,非法拘禁4天,提審時被廣西區公安警察打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後被劫持回北海,非法關押在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陳曉受到精神和肉體上的摧殘,體重降到只有90斤,卻被男警察(後來遭報應死亡)用大約25公斤重的工字形鐵鏈鎖住雙手和雙腳,使她的腰無法伸直,站起來只能90度行走;還用拇指手銬鎖住兩個大拇指,吃飯、睡覺和日常活動都不能摘,一直戴着這種沉重的死犯用的刑具,她被鎖了14天;還給她掛個牌,上面寫着“反革命罪”,讓其他人來拍照。

當時林鴻濱在北京被北海市國保支隊支隊長陳崇耀(遭報應於幾年前死亡)帶回北海。3800多元人民幣現金和一臺價值2000元人民幣的諾基亞手機在北京被陳崇耀搶走,沒有任何手續和憑證。林鴻濱被非法關押在北海市第一看守所,大約一個多月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送到廣西南寧男子第一勞教所

而妻子陳曉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廣西女子勞教所。因堅持修煉,她被罰蹲8天,後又坐小牢(關禁閉)13天。當時12月份寒風刺骨,在牢裏穿着單衣、光着腳、睡石板凳,每到深夜纔給一張薄如紙的爛被單度過夜晚;連續罰21天不許洗澡;經常被罰超負荷勞動,每天做工長達20小時;長期被吸毒犯人24小時監控。由於坐小牢被罰1000分而被延期10天勞役。行兇人是廣西女子勞教所李大隊長和樑隊長。

一次陳曉因爲煉功被關禁閉,禁閉10天之後放出來,在夏天烈日下罰走大操場,從早上7點走到凌晨1點。與她一同被罰的還有一位北海的法輪功學員張旭、和一個吸毒犯。他們一連走了3天3夜還不讓停下來。那個吸毒犯忍受不了這無休無止、生不如死的痛苦,跑上3樓跳了下來。警察們慌了,才讓陳曉、張旭停下來。此事當時廣西女子勞教所人人皆知。陳曉還沒從勞教所回家,她的母親譚澤楨又被劫持進勞教所

廣西南寧第一勞教所,林鴻濱被強迫無工資超負荷勞動,每天工作超過10小時。

林鴻濱被非法判刑6年 受盡各種體罰虐待

林鴻濱、陳曉從勞教所回家後,生下兒子融融。可是沒想到在孩子剛過完一歲生日不久,林鴻濱又被綁架、被非法判刑6年。

因懸掛“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橫幅,林鴻濱2002年10月16日早上7點多鐘,被廣西北海市“610辦”、政法委政保支隊和公安局包圍,幾十個公安警察闖入岳父家綁架了林鴻濱。當時他正準備給一歲的兒子做早餐,被不法警察們扣住拖下樓。妻子陳曉阻止警察非法抓捕,當場被警察打斷左手大臂,造成粉碎性骨折。

林鴻濱被強制戴着手銬抱着一歲的兒子,非法關押在北海市公安局政保支隊二樓的辦公室裏。林鴻濱說:“我和兒子一天都沒吃沒喝,兒子被嚇得哭個不停,整天的尿都撒在我的身上。大約從早上8點到下午6點多鐘,才由他舅舅抱回家。那時候我的妻子剛做完左手臂手術。我繼續被非法關押在公安局裏,連續4天4夜坐着不讓我睡覺,每天24小時由警察輪流審訊,然後關押在廣西北海市第一看守所。”

廣西北海市第一看守所,林鴻濱長期被奴役,做手工活(做彩燈),期間被公安警察、檢察院非法構陷。

北海市中級法院非法對林鴻濱開庭審理,開庭時法官不允許他做無罪辯護。法官聲稱:懸掛“法輪大法好”橫幅是“破壞法律實施罪”,枉法判他6年刑。林鴻濱不服判決上訴,被中級法院駁回。

2003年11月18日,北海第一看守所把林鴻濱、裴業明等三名法輪功學員戴上腳鐐,劫持到黎塘監獄繼續迫害。下午3點多鐘到黎塘監獄十九監區(入監隊),一老獄警等在那裏,老獄警吩咐“紅袖章”將他們的行李翻個底朝天,把他們的書信撒滿一地,抄有法輪功師父文章的筆記本被搶走;完好的衣服在“紅袖章”的剪刀下也開了“天窗”。林鴻濱質問他們:“爲什麼拿走了我們的東西?”老獄警假惺惺說:“監獄規定,對法輪功例行檢查,如果沒有違規的東西,就可以還給你們。”三名法輪功學員一直表示抗議,遭到“紅袖章”氣勢洶洶的威脅。

接下來,管班的班長(服刑人員)分別將三位法輪功學員領了過去,“紅袖章”李欽淼強迫他們蹲立報數,被拒絕。一位法輪功學員說:“我們是大法修煉者,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沒有罪也沒有錯,被判刑迫害,你們不能象對待犯人那樣對待我們。”“紅袖章”就去報告執勤的警察,警察一聲令下,“紅袖章”蜂擁而至,將法輪功學員劫持到警察面前,被命令蹲下。法輪功學員說:“我們沒有罪,爲什麼要蹲下?”警察令“紅袖章”將三人反手扭起來,絆倒在地,十幾個人一同壓過來。過後將三人銬起來。一位法輪功學員被他們強迫抱住一根圓柱扣着,坐不能坐,蹲不能蹲;過一會兒,警察中隊長張裕強拿着電棍走過來,電他的手、背、脖子……林鴻濱被扣在電線杆上,裴業明被扣在籃球架下。

2004年中國新年期間,十九監警察使用電棍對法輪功學員林鴻濱、樑忠進行迫害,把他們的手銬起來,用電棍電手腕、手臂,電了大概一個小時,強迫 “認罪認錯”。法輪功學員堅定信念,不屈服,慈悲地向他們勸善、講真相,警察只好罷休。當時林鴻濱、樑忠的手腫得很大,疼痛難忍,好幾天才消退,好久手上還留下黑印。之前,十九監區警察把林鴻濱、樑忠等8名法輪功學員日夜吊在空中,迫害了20天。平時警察對他們採用多次關禁閉、毒打、體罰,如罰長時間蹲操場、不準洗澡等形形色色、手段殘酷的肉體和精神摧殘。

2004年大約9月至12月期間,林鴻濱因堅持煉功被監區長張裕強叫來7、8個犯人將他按倒在地上,用電棒電擊了兩個多小時,之後強行用手銬將林鴻濱銬在鐵窗上,那時他手腳腫脹變形,傷痕累累。警察還連續15天不讓他洗澡、不讓睡覺,長期強行逼他從早到晚蹲在操場上曬太陽,如果不服從便叫來犯人對他拳打腳踢。

由於不服罪,警察經常把林鴻濱調換監區折磨。2005年6月 29日上午8時,林鴻濱被韋監區長以不完成勞動任務爲藉口,強迫蹲在廣場上暴曬太陽,並叫兩名犯人看住不讓他坐下。到了10點,盧副監區長叫來10名犯人在操場上當着衆犯人的面,強行將林鴻濱身上衣服剝光搶走,後又到監舍強行拿走他的衣服9件,還拿走一份尚未寄出的《申訴書》。

林鴻濱說:“這麼多年來的監獄生活讓我真正看清了人間的善與惡、正與邪,深深體會到什麼是人間地獄的痛苦與無奈。每當我想起我白髮蒼蒼的父母親渴望着我回家時,又想到妻子還在勞教所受盡折磨,和兩歲孩子沒有媽媽爸爸叫,沒有得到父母的疼愛、孤苦伶仃和外公外婆在一起時,又想到那麼多善良的人遭受迫害時,我的心就像萬箭穿心一樣,痛着在流血。在那裏每天都在痛苦的深淵裏掙扎,真是度日如年。”

妻子陳曉再次被非法勞教所

妻子陳曉兩次被勞教迫害共4年,期間被強迫做奴工;非法洗腦數次,最長1個半月,搞得生意做不成,兒子無法照顧。

因在家常受到公安部門的干擾,人身自由受到侵犯,陳曉被迫離開家,到北京上訪被綁架,1999年10月4日被非法關押在北京駐北海市辦事處,非法拘禁4天,被劫持回北海,非法勞教1年。

陳曉說:“2002年10月16日丈夫又被劫持去坐牢,母親於10月24日被劫持去洗腦,祖母被嚇得心臟病發作,於同年11月23日去世。我父親要上班,我手臂當時活動不便,家裏剩下一個剛滿一週歲的兒子沒人照料,生意沒法打理。本來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真是刻骨銘心啊!”

2003年4月,陳曉上街貼真相傳單,被治安隊員綁架,當場被打得面部變形,又被非法勞教3年。當時她兒子只有兩歲。

勞教所被關禁閉:一次關10天,有的大法弟子被連續關兩次。女隊的禁閉室窄小狹長,裏面只有一塊石板當牀,上有一塊爛布絮,還有一個水龍頭、一個廁所,鐵門上有一個小窗口,禁閉室的頂上有可開合的監視天窗。進了禁閉室不給肉吃、無洗漱用具,衛生用品不一定有,有的人來例假了也不給衛生用品。冬天不讓穿厚衣服,凍得睡不了。到了夏天,禁閉室裏石板下的蚊子少說也有幾百隻,單那嗡嗡的叫聲就吵得人無法入睡,更不需說蚊子的叮咬之苦了。

中共十八大前夕以“維穩”爲藉口,在全國各地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陳曉與母親譚澤幀相繼被中共當局綁架至洗腦班非法關押,強制轉化迫害

2012年8月13日,政法委“610辦”(現掛牌“維穩辦”)的不法之徒,開兩輛小車到陳曉自家開的服裝店內強行將陳曉綁架至設在當地戒毒所內的洗腦班進行迫害

當時林鴻濱爲躲避中共迫害,2010年初一直流離失所在外,商店無人管理。

岳父母遭受勞教、洗腦迫害;祖母離世

岳母譚澤楨5次被非法拘留,2次被非法勞教,勞教期間還被強迫做奴工,累計3年零9個月;強制洗腦3次,共3個半月;非法傳訊、協查調查多次,每次都在24小時以上,由“610”、公安、國保實行車輪式審訊迫害

勞教所兩年間,譚澤楨受到惡警、夾控、值班等人辱罵、盤剝、毆打、懲罰等種種折磨。有一種編腰帶的活很髒,整個人都被粉塵弄得黑乎乎的,顯然對身體的健康有影響。一次在編腰帶之後,譚澤楨用晾曬中的衣服滴下的水洗手和脖子,被值班看見,立即遭到斥罵和罰分。

廣西女子勞教所形成了一套奴隸制度式的勞工盤剝,爲了經濟利益把勞務和解教(即解除勞動教養)掛鉤,勞務做的多做的快可積分提前回家,做的慢不能完成定量的被扣分延期。在那裏經常看到有人掛着輸液瓶幹活,因爲獄警認爲你發燒了,或者你如果生病了,可是你的手腳能動,你就要幹活。

岳父陳龍超,個體經營者,誠信買賣,熱情待客,生意較好,一家人生活的和睦、幸福。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迫害卻毀了這個幸福之家。

自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輪功以來,每當有什麼“大事”,或敏感日子,“610”都會來所謂“關照”陳龍超家,通知陳龍超不要外出,不能做什麼事情,居委會領導也親自登門問這問那,就連新年貼什麼對聯都悄悄來察看。陳龍超說:“親人被綁架之後,都是我們自己去打聽其下落的,至於拘留書、判決書等法律文書極少接到,或過後由他們口頭通知,搞得我們真是心無寧時,家無寧日。”

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譚澤楨被綁架去辦洗腦班。當時北海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和派出所來抓人,陳龍超的母親被驚嚇得摔了一跤,腿當場摔瘸了,從此再也起不來牀,老人幾年來驚嚇出了心臟病。譚澤楨一個月後從洗腦班回來,老人仍躺在牀上還剩一口氣,但不出多少日就去世了。

在這場迫害中,陳龍超還被剝奪了作爲國家公民的人身自由權、信仰自由權、知情權、探視權。

陳龍超說:“因我家4人煉功,3人曾被枉判勞教、勞改,有時3人都關在獄中,我天天都掛記他們的安危,日日企盼會見日到來。但按監獄規定的日期探監也得先向單位領導報告,等待上級批准。有一次雖然單位派人隨同監視我行動,可是仍不能會見。這是對煉功人家屬的嚴重迫害,是對法輪功羣體人員的極大侮辱、極大犯罪。”

2012年底,一天下午,“610”又闖進陳龍超家綁架他女婿林鴻濱,一看他不在家,就很不高興,陳龍超講了幾句,就觸怒了他們,那頭頭就下令將陳龍超推上車,拉去洗腦。陳龍超在那裏被非法關押洗腦1個月。

陳龍超2015年8月控告江澤民,他說:“16年來,我家被非法抄家20次以上,搶去《轉法輪》等法輪功師父著作若干,搶去21寸彩電、碟機、音箱等物資一批,甚至連個人的手機也被當成作案工具被‘610’非法沒收。”

更讓他難過的是,母親因親人遭綁架在驚恐中離世,年幼的外孫兒眼見父母被迫害幼小的心靈留下了陰影。

漂洋過海澳洲團聚

林鴻濱和陳曉從勞教所監獄回家後,當地“610”政法委還是把他們當作犯人對待。警察經常晚上9、10點鐘來敲門,要找談話,把家人嚇壞了,害怕再把他們抓走。林鴻濱上班,“610”的人就到單位去找麻煩,每年都搞洗腦班把他們夫婦倆都抓去“上課”。

林鴻濱說:“從監獄回來後,我以爲可以自由了,沒想到我更像個犯人。由於政法委‘610’、公安警察經常晚上9點多10點鐘睡覺時敲我家的門,要找我出來談話等騷擾,把家裏親人們都嚇壞了,害怕我被劫持。我上班他們就到單位去找我麻煩。每年都搞洗腦班把我們綁架、非法拘禁。我家被政法委‘610’、公安警察長期視爲監控對象,搞得我們家沒得安寧過。我的爸爸、媽媽也爲我提心吊膽。讓我感到在這個社會上沒有立足之地的絕境。我是個合法公民,公安警察長期把我當犯人對待,我覺得對我太不公平了,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強身健體,卻受到歧視和迫害。在這個權大於法的社會裏,我們投訴伸冤無門,律師不敢受理我們法輪功的案件,不敢伸張正義,害怕受牽連,怕掉官、怕報復等。人間真理正義在哪?我爲這個社會感到悲哀絕望。”

林鴻濱感到這一切太不公平,於是他想到了逃出來。他沒有開過船,但是通過看書瞭解到一點開船的知識,又通過朋友幫忙,用他開淘寶店賣衣服賺到的錢,買了一隻廢棄的小鐵船。

林鴻濱說:“2011年3月離開家人,在千變萬化的汪洋大海里面,我感到自己如此渺小,但是我用智慧、膽量和毅力征服了一切逆境,九死一生中獲救,得到民主國家真正的人權和自由。”“和親人一別又是4年,我爸爸病逝也沒有辦法回去見他最後一面,媽媽病倒也沒有辦法在她身邊盡孝,妻兒和親人那種相思之苦,但是我現在不能回家。”

至2014年,“610”政法委政保支隊公安警察大約非法搜查陳曉家近20次,監聽電話,長期跟蹤家人和監視住宅。

2014年10月,在澳洲政府的幫助和支持下,陳曉和兒子終於得到了澳洲的移民簽證。在2015年1月12日陳曉和兒子買了飛機票出國時,在廣州白雲機場邊境檢查處卻被阻止上飛機,機場警察說她的護照在2013年7月就已經被取消,並在護照上面剪了一個角。陳曉非常傷心。當陳曉再一次申請護照時,卻又被邊境處警察拒絕。

2015年2月初,陳曉孤身一人鋌而走險地到了異國他鄉泰國尋求庇護。然後澳洲政府伸出援助之手,幾個月後,林鴻濱與妻子陳曉和兒子終於在澳洲團聚。

責任編輯:辛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