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圖爲美媒首次深度報道揭中共迫害法輪功駭人影像曝光(美麗日報)
圖爲美媒首次深度報道揭中共迫害法輪功駭人聽聞罪惡的影像。(圖片:視頻截圖)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26日】(本台記者紫靜綜合報導)

9月25日四川省戒毒管理局二級調研員趙澤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而此前4天,四川省女子強制戒毒所所長朱懷忠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兩人都曾擔任四川省新華勞教所副所長。

四川省新華勞教所不但在全省,即使在全國勞教所中,也是少數幾個迫害法輪功學員最慘烈的地方之一。趙澤勇朱懷忠都曾在這裏擔任副所長,是迫害善良修煉人的兇手。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對法輪功發動迫害後,勞教所就成了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暴力場所。勞教所的正副所長被中共賦予了生殺予奪的大權,他們指揮、操控獄警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暴力“轉化”(逼迫放棄信仰)、酷刑折磨,將他們致殘、致瘋,甚至致死。

當年四川省新華勞教所六大隊二中隊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管中隊,勞教所策劃了一套強製法輪功學員“轉化”的強制殘忍手段。朱懷忠正是當時的六大隊大隊長,而趙澤勇則是當時的副所長,兩人沆瀣一氣,策劃法輪功學員一進入勞教所,就關進二中隊的單間舍房,由4個吸毒犯包夾(嚴管)迫害

法輪功學員每天早上5點30分起牀,到夜裏1點、2點、3點,答應寫“三書”(放棄修煉的“認罪書”、“悔過書”、 “保證書”)的才被允許晚上12點睡覺,不答應的由包夾說了算。

警察們用了一系列邪惡手段強迫法輪功學員每天站軍姿、坐軍姿、蹲軍姿、做上下蹲等各種動作,讓人不堪忍受,汗水溼透了也不準脫換衣服,不準洗澡、不準洗衣服;時間長了換下來再穿,汗水一層層往下流,跳蚤長滿全身。

每天每間房門都是關閉的,門上的玻璃都用紙糊上,除了幾個包夾人員幾乎沒有其他人。如果法輪功學員還不寫放棄修煉的“三書”,就被他們毒打,強迫讀誹謗法輪功的書。

新華勞教所打着“教育、感化、挽救”的幌子,幹着見不得人的勾當,對法輪功學員隨意打罵、侮辱、體罰、虐待,不準法輪功學員之間交談,拉屎撒尿也要打報告。

勞教所對新入所的法輪功學員實施長期隔離,用僞善迷惑、引誘等方法軟硬兼施,還暗中唆使惡習滿貫的吸毒犯及其他勞教人員進行包夾,耍惡習、耍流氓、謾罵、侮辱、威脅,控製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

中共的勞教制度既沒法律意義上的授權和規範,亦非刑法規定的刑罰,毋需法庭審訊定罪,公安機關一個命令就可以非法剝奪公民人身自由,是個不折不扣違反《憲法》、《立法法》、《行政處罰法》的邪惡制度。

自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新華勞教所在四川省“610辦”(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四川省勞教廳的指揮教唆下,對法輪功學員用盡各種惡毒、兇殘的刑具和方式,2004年之前還進行了極端殘酷的燒磚窯勞役折磨。新華勞教所不但廣泛使用破壞神經的毒藥,而且還涉嫌活體摘取人體器官、人腦。

據明慧網曝光出來的案例,四川省新華勞教所虐殺了龔金銀、張曉洪、李欣澤、湯建平、鄭方軍、席志敏、關學和、李新策、吳興東、夏品華、楊興寬、程發貴、曹春強、巫家福、袁聖遷、丁峯、楊學志共17位法輪功學員。由於中共的信息封鎖,而這隻是冰山一角,實際死亡人數遠不止於此。

爲中共迫害法輪功效犬馬之勞的勞教所的大小官員們,都會被中共毫不留情地卸磨殺驢,曾經的副所長趙澤勇朱懷忠就是典型實例,這是他們助紂爲虐的報應的開始。

責任編輯:辛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