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图为美媒首次深度报道揭中共迫害法轮功骇人影像曝光(美丽日报)
图为美媒首次深度报道揭中共迫害法轮功骇人听闻罪恶的影像。(图片: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26日】(本台记者紫静综合报导)

9月25日四川省戒毒管理局二级调研员赵泽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此前4天,四川省女子强制戒毒所所长朱怀忠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两人都曾担任四川省新华劳教所副所长。

四川省新华劳教所不但在全省,即使在全国劳教所中,也是少数几个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惨烈的地方之一。赵泽勇朱怀忠都曾在这里担任副所长,是迫害善良修炼人的凶手。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对法轮功发动迫害后,劳教所就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力场所。劳教所的正副所长被中共赋予了生杀予夺的大权,他们指挥、操控狱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转化”(逼迫放弃信仰)、酷刑折磨,将他们致残、致疯,甚至致死。

当年四川省新华劳教所六大队二中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中队,劳教所策划了一套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的强制残忍手段。朱怀忠正是当时的六大队大队长,而赵泽勇则是当时的副所长,两人沆瀣一气,策划法轮功学员一进入劳教所,就关进二中队的单间舍房,由4个吸毒犯包夹(严管)迫害

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5点30分起床,到夜里1点、2点、3点,答应写“三书”(放弃修炼的“认罪书”、“悔过书”、 “保证书”)的才被允许晚上12点睡觉,不答应的由包夹说了算。

警察们用了一系列邪恶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站军姿、坐军姿、蹲军姿、做上下蹲等各种动作,让人不堪忍受,汗水湿透了也不准脱换衣服,不准洗澡、不准洗衣服;时间长了换下来再穿,汗水一层层往下流,跳蚤长满全身。

每天每间房门都是关闭的,门上的玻璃都用纸糊上,除了几个包夹人员几乎没有其他人。如果法轮功学员还不写放弃修炼的“三书”,就被他们毒打,强迫读诽谤法轮功的书。

新华劳教所打着“教育、感化、挽救”的幌子,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对法轮功学员随意打骂、侮辱、体罚、虐待,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交谈,拉屎撒尿也要打报告。

劳教所对新入所的法轮功学员实施长期隔离,用伪善迷惑、引诱等方法软硬兼施,还暗中唆使恶习满贯的吸毒犯及其他劳教人员进行包夹,耍恶习、耍流氓、谩骂、侮辱、威胁,控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

中共的劳教制度既没法律意义上的授权和规范,亦非刑法规定的刑罚,毋需法庭审讯定罪,公安机关一个命令就可以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是个不折不扣违反《宪法》、《立法法》、《行政处罚法》的邪恶制度。

自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新华劳教所在四川省“610办”(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四川省劳教厅的指挥教唆下,对法轮功学员用尽各种恶毒、凶残的刑具和方式,2004年之前还进行了极端残酷的烧砖窑劳役折磨。新华劳教所不但广泛使用破坏神经的毒药,而且还涉嫌活体摘取人体器官、人脑。

据明慧网曝光出来的案例,四川省新华劳教所虐杀了龚金银、张晓洪、李欣泽、汤建平、郑方军、席志敏、关学和、李新策、吴兴东、夏品华、杨兴宽、程发贵、曹春强、巫家福、袁圣迁、丁峰、杨学志共17位法轮功学员。由于中共的信息封锁,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实际死亡人数远不止于此。

为中共迫害法轮功效犬马之劳的劳教所的大小官员们,都会被中共毫不留情地卸磨杀驴,曾经的副所长赵泽勇朱怀忠就是典型实例,这是他们助纣为虐的报应的开始。

责任编辑:辛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