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澳洲人报专栏作家奥列尔
澳洲人报专栏作家奥列尔于10月22日撰文,批评澳洲大学将澳洲国家利益拱手让给中共,并促其遵从澳洲新的对外关系法案,图中为奥列尔(奥列尔博客图片)。

专栏作家:澳州大学应杜绝中共“千人计划”的渗透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21日】(本台记者宇宁综合编译)澳洲人报的专栏作家奥利尔(Jennifer Oriel)于当地时间10月22日在澳洲人报上撰文表示,中共用所谓的科研合作推动中共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危害民主国家的利益和生活方式,澳洲大学有责任遵从澳洲政府建议的《对外关系(州和领地安排)法案》(the Foreign Relations (State and Territory Arrangements) Bill 2020),保持其合作伙伴的透明度和对此问题的问责制。

她在文章中写道,澳大利亚报进行的一个调查显示,澳洲大学雇佣了数十位中共“千人计划”中的研究人员, 而美国政府已经认定中共的“千人计划”给西方社会构成军方、经济和安全威胁。

而澳洲的很多专家认为,中共在利用中共与澳洲大学的伙伴关系和科研合作项目,用澳洲的公共资金发展中共的军事和经济实力,这威胁了澳洲的国家安全,也破坏了澳洲的经济主权。她写道:“由于澳洲的大学领袖们未能尽职的调查澳洲大学与外国机构建立的伙伴关系,给澳洲带来了无法接受的风险,因为对于中共而言,合作研究的目的并非仅仅是为了全球的利益而推进科学的发展, 而是在促进中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例如中共的“千人计划”中的很多研究人员在利用西方大学中的公共经费推动符合中共利益的研究, “让西方纳税人为令极权中共政府受益的研究注资”,然后中共再利用这些研究结果推动其咄咄逼人的军事和政治政纲,对民主社会的更广大利益、国家安全和基本民主价值观构成威胁。

澳洲人报在进行了长达8个月的调查后,于8月27日公布的一份报告表示,全澳32位科学家全职受雇于澳洲高校,但是他们的名字却出现在中共的专利申请上;然而相关大学或表示他们并不知道这些研究人员与中共的“千人计划”有关,或否认其研究人员与该项目有关。 例如新南威尔士大学否认其学者董朝阳( Joe Dong)将其专利卖给或让给了任何中共公司, 当得到相反的证据后,该大学的一位女发言人又表示, 董朝阳并不知道他被授予了那个专利,但是事实上他是知道的, 而且董朝阳的这种做法与中共当时的“学术文化”是相符的。

然而澳洲的大学每年从纳税人处得到数十亿澳元的公共资金,因此澳洲大学有责任捍卫国家利益、保护澳洲人的生活方式,避免其遭受极权政权的侵害。

就目前而言,由于澳洲没有法律机制能够确保大学管理层对澳洲的国家安全保有某种透明度和实施问责制, 因此为了遏制澳洲大学用公共资金为中共的研究注资的问题,澳洲参众两院9月份通过了2020年《对外关系(州和领地安排)法案》(the Foreign Relations (State and Territory Arrangements) Bill 2020),此法案确保由联邦政府保护国家安全, 同时对澳洲各大学的合作伙伴关系进行监督。此法案为了增强澳洲大学与海外实体交易的透明度,要求澳洲的大学必须将其将建立的伙伴关系通报联邦政府,并寻求联邦政府关于这些交易的建议。

她在文章中写道:“由于现今的很多科学革新是发展军事力量的基础,任何自由国家的政府都不可允许本国的机构给我们自由社会的敌人---中共的科技革新项目提供资金,因此澳洲政府应该拒绝给保有相关项目的大学机构提供资金;澳洲政府还应该扣留那些拒绝其自身利益服从于澳洲人更广大利益、澳洲的安全和基本民主价值观的的大学机构的公共资金。 澳洲不应该用我们澳洲人的钱去支持中共的军事发展和经济侵略,这不符合澳洲的利益。”

责任编辑:李军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