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傳奇人生】迎來生命的柳暗花明

分類圖片傳奇人生169

【傳奇人生】迎來生命的柳暗花明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9日】(主持人:宋陽)

聽衆朋友,您好,我是宋陽。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故事是《迎來生命的柳暗花明》。故事的主人公林愷馨是一位臺灣女士,她從有記憶開始,就感受到生活的的五味雜陳,酸苦大於甘甜……直到一九九九年,她的生命發生了轉折,柳暗花明,她看見了生命的曙光。讓我們一起來聽聽她的故事。

林愷馨回憶道:“小時候我的身體很不好,只要一咳嗽感冒,就是一個禮拜不能吃飯喝水,有一次因爲胃出血差點死掉,長大後還曾經因爲患了重感冒昏迷了七天七夜。結婚後我嫁到澎湖,懷孕後整個孕期吃不下任何東西,吃什麼吐什麼連喝水也吐,生第一胎時難產大出血,生完以後身體化膿好幾個月,醫生說我整個子宮都快壞掉了。時隔六年再生第二胎,一樣大出血。”

生完兩胎的林愷馨耗盡了所有元氣,命懸一線。她說:“此後,只要每年秋季風起,我就從秋天咳到冬天,咳到整晚沒辦法睡覺。我還有惡性地中海型貧血,每天起牀都眼冒金星,必須摸着牆壁停五分鐘停五次,才能從臥室緩慢的走到廚房。再加上嚴重的尿失禁、脊椎頸椎長骨刺、長達十四年的失眠,身體還被醫生檢查出有八公分大的腫瘤,可以說體無完膚、毛病不斷。先生說我從頭到腳沒有一個地方是好的,我甚至覺得自己都無法看着女兒長大!”

林愷馨彷彿風中忽明忽暗的殘燭,費力的燃着羸弱的輝光,然而,即便感到油盡燈枯,林愷馨仍不斷尋找一個讓自己安身立命的理由。她常常在心裏想着:“從小我當人家的女兒,長大後當人家的太太,生了孩子之後當人家的媽媽,難道接下來就是等着病痛衰老死亡嗎?我這一生應該有更重要的價值,不該只是這樣而已啊!”

一九九九年是愷馨生命轉折的一年,向來不看電視的她在先生打開熒幕時,偶然看到這樣的畫面:美國紐約中央公園的如茵綠草地上,男女老少、各式族裔隨着音樂做着整齊的動作,每個人的表情是那樣祥和,這幅靜謐的風景吸引過往路人的目光,也讓愷馨的心頭爲之一震。愷馨回憶道:“剛好鏡頭帶到一個年輕的黑人面前,他閉着眼睛,整個人非常寧靜,那畫面震撼了我。他們在做什麼?爲什麼可以這麼靜,後來繼續看下去才知道他們煉的是法輪功。”

古人有句話叫“朝聞道夕可死”,內心一股強烈求道的心,促使愷馨四處打聽,並在得知訊息的第二天,立即搭上了從澎湖飛往臺北的班機。在晨光中,愷馨在中正紀念堂找到了煉功點。“我學過中醫經絡,我知道光是打通一條任督二脈可能都要練上幾十年,可是我只是學着他們的動作,一抱輪我的帶脈就開了,在腰部自動旋轉,一疊扣小腹就感到法輪進入了身體,整個勞宮穴都有法輪在轉動!”

愷馨爲了尋找人生來世的意義,也爲了讓身體有所好轉,曾經用心研讀佛經,還學過禪宗、練過打坐,但是不管看過多少本祕籍,都遠不及這一兩個小時帶給她的震撼,她說:“一般禪宗很忌諱下面是空的,又是水溝,但我看那幾位法輪功修煉者穩穩的坐在水溝蓋上,靜定如山,我也就跟着坐下來。我看過很多打坐的書,還有一名禪宗名師的書籍我都買了,卻從來沒有任何感覺,可我第一次煉法輪大法的神通加持法所感受的一切功能,竟遠遠超過了書中提到的所有現象。

離開臺北上飛機前,愷馨到書局尋找同修推薦的《轉法輪》一書,然而因爲書賣完了她空手而回。所以回到澎湖後愷馨就不斷尋找,終於有一天她從一位大陸媳婦手中,如獲至寶地接過《轉法輪》。

寶書金光燦燦,字字珠璣,每句話都如雷鳴般震盪着她的心靈,天機盡泄!愷馨說:“我常常一邊看,一邊拍自己大腿,唉呀,原來是這樣,唉呀,原來是那樣,每天我都處在突然間恍然明白了過去問自己、問別人、查書籍都得不到的答案,再繼續看着看着,彷彿身處一種神聖的能量場中,覺得這一生再也沒有什麼會讓自己害怕了!”

心性上的苦,過關中的難,在一心修煉下成爲生命昇華的一個個臺階,愷馨說:“以前婆婆給我帶來很大的痛苦和壓力,我常常一個人在海邊哭,哭到人家以爲我要自殺。修煉大法之後,我發現自己對婆婆的情緒,從苦痛到無奈再到平淡,最後沒有了氣憤和怨恨,就是很平靜的感覺。因爲我知道和婆婆就是一段緣,我不會無緣無故地去承受這些苦、經歷這些事,一定都是有因由的。也許人家覺得我心性高、不動氣,但這都是我在大法中獲得的力量。”

大法的力量融化着愷馨因多年病痛累積的自以爲是,她用心體會着什麼是“真、善、忍”,什麼是實修。她說:“修煉後我才驚覺自己對先生有多麼抱歉。那時因爲脊椎病痛,一發作就要躺上一個多禮拜,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得依靠先生幫忙,覺得自己這麼痛苦,先生還一天到晚往外跑,一味責怪對方,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汗顏。那不都是因爲我才導致先生沒笑臉、不想回家嗎?怎麼能因自己有病就給人家臉色看呢?”

愷馨慢慢歸正自己的人心,一個個去掉從“自我”中生出的埋怨、指責、依賴、消極,讓自己回覆到善良、謙遜、體貼的初衷。現在,愷馨的眼中看到的只有先生滿滿的優點,愷馨說:“我真心感謝他所付出的一切,即便有時出現矛盾,但是當我先向內找自己,想着應該要與人爲善時,對方瞬間也像沒事一樣笑嘻嘻的,好象剛纔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修煉大法不久後,愷馨不僅修掉一個個“自我”的人心,身體也像脫胎換骨般完全變了樣,她描述道:“以前我去菜市場,因爲身體不好連一公斤的東西都不能提,一提就好像子宮要掉到外面一樣痛苦難受。所以先生都會跟在我後面幫我拿東西。現在別說一公斤了,二三十公斤的東西我都能提。”

一次愷馨先生和朋友講電話,他說:“我太太修煉法輪大法之後,出現兩個很大的變化,這是原本以爲這一輩子都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第一個是她竟然能清晨四點起牀煉功,若以她過去那種身子根本就不可能,所以我的孩子從小到大都是自己設定鬧鐘、張羅早餐的。第二是我太太長期失眠,任何一點風吹草動就能醒過來,現在她睡得比我還沉,有一回二十幾臺救護車在外頭響了老半天,她還能呼呼大睡。”

愷馨笑着說:“現在無論聲音多大都能睡得很香,不管溫度多低都覺得全身發熱似暖陽。以前每年嚴冬對我來講都象經歷酷刑一樣痛苦,因爲我的氣血循環不好,血液到不了手腳末端,所以冬天時把手放到被窩裏,就像有幾萬隻螞蟻在啃咬,痛到無法入睡,但把腳放到外面又凍得不行,再加上長期失眠的問題,還真令人生不如死。但現在我一年四季再也沒冷過了,寒流來襲我的手都是暖的,先生包裹着大棉被,我還能熱到流汗,整天都覺得暖烘烘的好舒服。”

在澎湖經營民宿多年的愷馨表示:“每次我和客人聊天時,他們都會問:你女兒都這麼大了,爲什麼你看起來這麼年輕、皮膚這麼好?這時我都會和他們分享修煉後的心得體會。有一次和一羣來旅遊的教授、博士生,從深夜聊到天亮,他們聼的都不肯睡覺,還告訴我其實每天在學校都有看到法輪功學員在煉功,但現在才知道原來法輪大法這麼好,回去一定要去學。這樣的例子實在太多了,我就藉着一次次寶貴的機緣和他們結緣,很多客人感覺到我們的真誠和善良,每年都會來澎湖看望我們。”

修煉大法以前,愷馨覺得人生充滿了坎坷與悲情,走進修煉之後,她才體悟到大法師父對所有生命的珍惜,明白人來一世的意義與價值。

因爲大法,她彷彿重生了,也因爲大法,她才知道人生的內涵如此博大,原來每一個人的生命都如此珍貴。愷馨感慨的說:“我想對所有人說,法輪大法是人世渾渾中最明亮的燈,指引人們一條最正確的路,只要你願意去瞭解,你真的就會受益,那是永遠都難以想象的光明美好。”

聽衆朋友,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裏,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文章改編自【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六日】迎來生命的柳暗花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16/%E8%BF%8E%E6%9D%A5%E7%94%9F%E5%91%BD%E7%9A%84%E6%9F%B3%E6%9A%97%E8%8A%B1%E6%98%8E-410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