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年逾六十的「王婆婆」王凤瑶(中)17日在立法会议员张超雄(右)及前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左)的陪同下见传媒。(郑铭/SOH)
年逾六十的「王婆婆」王凤瑶(中)17日在立法会议员张超雄(右)及前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左)的陪同下见传媒。(郑铭/SOH)

参与反送中遭中共强拘一年 六旬王婆婆回港曝惨痛经历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17日】(本台记者鄭銘采访报导)年逾六十、经常挥舞英国国旗的「王婆婆王凤瑶,自去年反送中运动期间于8月11日在太古地铁站最后露面后行踪不明。原来她在返回深圳住所时,遭大陆莫名拘押及取保候审一年,今年10月初才放行回港。王婆婆星期六(17日)召开记者会,控诉过去一年遭中共没有任何罪名的任意扣押,遭受无止境的精神虐待,以及被迫写悔过书、拍摄认罪短片,甚至被安排进行「爱国之旅」。

一头白发的「王婆婆王凤瑶手持「Save 12 HK Youths」(拯救12港青)的标语,在立法会议员张超雄及前立法会议员朱凯迪的陪同下见传媒。

王婆婆控诉被大陆当局任意扣押期间,遭受无止境的精神虐待。(郑铭/SOH)
王婆婆控诉被大陆当局任意扣押期间,遭受无止境的精神虐待。(郑铭/SOH)

她不断地感谢所有的朋友们,尤其是两位现任和前任议员的帮助:「如果不是二位撑着我,我很可能已死在大陆,因为我挨不住了,挨不住这些精神虐待,虽然没有肉体的虐待,但精神虐待很惨的。」

王婆婆认为,在大陆拘留期间,香港有议员和团体跟进她失踪,因此大陆国安不敢对她施暴,并相信12位被拘留在大陆的香港青年,情况比她更惨,因此她希望自己回港后,能为12位青年做一些事。她呼吁社会继续关注12名在深圳盐田看守所被拘留的港人,认为可以保障他们的安全。

王婆婆讲述自己被失踪的经历。她说,去年8月11日晚上,她和其他示威者正在马路上设示威区期间,有警方突然赶至拘捕,自己在太古港铁站外被警员推倒地受伤,之后被送往医院,身体背部到脚都有瘀伤。她忆述,当时有警员跟救护车的人说:「她不是犯人」。

在医院留医二天后,去年8月14日凌晨,她经皇岗口岸过关返回深圳住所期间被扣留,后被带往深圳福田派出所被国安审问。王凤瑶表示,当时国安人员审问的内容,都是围绕她在港参与示威活动的细节,包括向她展示照片、询问照片上的是否她本人、审问她平时与哪些人一同示威等,并把她带回深圳的住所搜查。王婆婆回忆,大约有十人一起到她的住所,并取走她的部份物品。

其后王婆婆先被送往福田拘留所作「行政拘留」,并被要求签署文件,放弃就15日拘留提出上诉,但当局一直未有说明拘留的理由及所涉罪名。她说在拘留所有一些奇怪的验身,包括抽血,但不知道对方是否是医生。

至2019年8月30日,即完成15日行政拘留,王凤瑶被转送往深圳第三看守所。当时她与另外15名囚友同困于没有窗户、约百多尺的监仓,只有冲凉间有窗户,但冲凉间里有两个闭路电视镜头,令她忧虑女囚友洗澡期间会被监视。她说,看守所的伙食不乾净及单一化,早餐通常是馒头或有点焦黑的白粥,其它时间则有下等的肉类。

王婆婆不满被扣留过程不透明,至今未清楚自己犯了甚么罪:「我曾被要求打指纹落口供,我要求取副本,但遭拒绝。我作过很多要求,他们说我没有权提要求并责骂我,我一直不知道自己犯甚么罪,我没有参与内地示威。」一直至去年9月29日取保候审,返回自己住所附近的警务室,才获口头告知罪名是「寻衅滋事」,而取保候审条件包括一年内不得离开深圳。

王婆婆补充说,曾有怀疑是检察院的人员审问她,期间曾指她挥动英国旗的行为「危害国家安全」,威胁可重判她。

王婆婆又说,被扣押期间曾被要求撰写悔过书及拍摄认罪短片,内容包括确认自己没有被当局人员虐待或殴打、承诺以后不再参与游行示威、不会再举英国旗,及呼吁传媒不要追访自己。她坦言当时为换取尽快释放,立即答应了当局要求,但事实上是违背着良心认罪,形容是「一生人做得最错的事。」

她还披露,去年离开深圳第三看守所后曾被安排到陕西及西安参与5日的「爱国之旅」,期间多次要手持国旗拍照、唱国歌、看国歌表演和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等。

责任编辑:鄭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