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万家劳教所12大队队长郭秋丽的罪行 万家劳教所12大队队长郭秋丽的罪行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劳教所之一。(明慧网)
万家劳教所狱警郭秋丽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万家以残酷手段著称,被称“万恶之家”。(明慧网)

中共仇恨宣传造就反人类打手

万家劳教所12大队长队长郭秋丽的罪行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16日】(本台记者玉洁综合报导)“她们先被暴打一顿,然后被锁在铁椅子上,鞋袜全被脱掉,衣服脱到只剩裤头,从头顶往下浇凉水,再被拖到走廊上开着的窗口处。哈尔滨的冬夜零下30多度,寒风刺骨,她们被逼长时间受冻,冻得浑身发抖,有的被冻残、冻伤。”

这是昔日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为“转化”(逼迫放弃“真善忍”信仰)法轮功学员而实施“冻刑”折磨的一幕。

据明慧网报道,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12大队队长郭秋丽,主抓对法轮功学员所谓的“思想教育”(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和劳工生产,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与她有直接关系。

曾经的万家劳教所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近郊农村,劳教所共分13个大队,其中7大队、12大队、集训队集中非法关押女性法轮功学员。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中共高层出台了一系列打压法轮功的政策和文件,其中关键的迫害政策之一就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转化”成为中共政法委的头等大事,“转化率”落实到中共各层相关机构,特别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监狱。万家劳教所以其残酷的“转化”迫害手段著称,被称为“万恶之家”。

残酷的“转化”手段

2002年9月,因为对法轮功学员的包夹迫害(服刑的犯人被警察指使严管监视、打骂折磨法轮功学员)均无效果,郭秋丽等下令罚法轮功学员们在冷冬的夜晚“码板凳”,就是坐在板凳上不许动、不许闭眼睛、不许说话,连续两天一夜。

中共酷刑示意图:码板凳。(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码板凳。(明慧网)

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所谓“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若不写,就强迫她们蹲在40平方厘米的地板砖内,不准出格,手背到后面,不许动,动就拳打脚踢;从早上5点蹲到半夜12点,几天下来,有的法轮功学员腿、脚肿得不能走路,有的当场晕倒,这种酷刑叫“严码”。

同时,狱警整天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诬蔑法轮功的影碟,连续24小时,只准去厕所两次,如果还不写“三书”,就被逼迫坐“铁椅子”(一种酷刑刑具),并用电棍电,三四个狱警一起电法轮功学员;若仍达不到“转化”目的,法轮功学员就被“上大挂”。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明慧网)

迫害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史桂芝

2006年3月16日,郭秋丽以法轮功学员孙艳芝、马贵云解教前不写“三书”、不写总结为由,又对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对外称“整顿”。 12大队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干活十个小时;回宿舍后,还逼迫她们说和法轮功“决裂”的话。法轮功学员都不说,就被罚站半宿。

看罚站不管用,郭秋丽就领著当班的狱警隋雪梅、王美英、李佩环对她们大打出手。法轮功学员史桂芝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李佩环不断打她嘴巴子,史桂芝不断地喊。郭秋丽、隋雪梅、李佩环三人疯狂地打史桂芝,并把她从二班拖到一班继续迫害。

当晚,史桂芝的脸全部浮肿,面目皆非,双眼圈呈黑色,双肩至脖颈受挫。这位非常硬朗的66岁的老人,仅半个多小时,就被打得臂不能举,行动迟缓、生活难以自理。

祁金玲

2006年8月,法轮功学员祁金玲声明自己在酷刑折磨下所做的所谓“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作废,被郭秋丽及狱警刘白冰用电棍电、用警棍打她脑袋、揪著头发往墙上撞,狠命地往头上打;还骂道:“死你祁金玲一个不算啥,死的人多了。”祁金玲被打得头晕眼花,头部被打成重伤。

中共仇恨宣传造就反人类打手

人们难以想象,郭秋丽作为一名普通女性,何以如此残暴对待女性同胞,特别是六旬老人。其实,这都是中共的仇恨宣传一手造成的。仇恨宣传煽起的暴力,使人丧失理性,沦为中共的帮凶。

纵观中共建立在谎言与暴力基础上的血腥历史,人们看到:仇恨的制造与宣传是它屠杀民众,维护其政权的重要手段。

土改时,为了掠夺地主富农的财产,通过各种形式把他们丑化、诬蔑为“不劳而获的剥削者”,挑起民众的仇恨,斗地主;工商改造时,为了剥夺民族资本家的财产,同样把他们诬蔑为“剥削阶级”,逼得许多资本家跳楼自杀;为了打掉知识分子“敢为天下先”的气概与民族精神,通过“反右运动”把他们打为“臭老九”,发放到最艰苦、最边远的地区劳动改造,最终逼迫许多知识分子变成御用文人,为中共的非法政权涂脂抹粉;文革中煽动仇恨,挑起群众斗群众,摧毁了中华五千年的传统文化;1989年6.4,为了达到“杀20万人,换来20年稳定”,把手无寸铁、满腔热血的大学生诬蔑为“反革命暴徒”,血洗天安门广场。

1999年中共打压法轮功后,中宣部控制两千家报纸、数百家中央及地方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全部开动,编造谎言诬蔑诽谤法轮功,煽动仇恨。据统计,在短短半年时间内,对法轮功的诬陷报导和批判文章达30多万篇。

即使这样打压一年半之后,中国绝大部分民众已经开始厌倦并反对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打压,镇压已经难以维持。为了继续推动迫害,2001年中国新年前,央视和新华社又联手制造了“天安门自焚案”。通过对央视“自焚”现场报道的研究,国际教科文组织指出“自焚”是中共自己导演的假新闻。海外媒体中有很多揭露“自焚”疑点的视频和文章,人们也可以通过阅读法轮功著作,了解法轮功明确指出“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有罪”等。而中国大陆民众却因中共的信息封锁,无法知道真相。

“自焚案”的抛出,挑起了普通百姓对法轮功修炼者的仇恨,由同情法轮功修炼者到认同镇压,此后所发生的仇恨法轮功的案例明显增加,中共司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更加严重。据不完全统计,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由原来的173名(从镇压至自焚伪案前的18个月),在三年内急增至881名。

煽动仇恨比任何罪行都重大,被国际法庭判以重刑

历史上因为仇恨宣传造成严重社会危害的案例不止一起,国际社会对“仇恨宣传”高度重视,认为这是当今人类面临的最主要危险之一,比任何罪行都重大。

尤利乌斯·施特莱彻是纳粹政客、反犹太人的杂志《先报》的创办人和主编,1946作为“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的主要战犯,被判反人类罪,同年10月16日被执行绞刑。国际法庭在对施特莱彻判罪时,对“仇恨宣传”的危害做了深刻描述:“其他任何被告(犯罪者)造成的苦难都可随其被捕而被停止,而施特莱彻的罪行影响,是他那打入成千上万人的头脑的毒害——他留下了一个因他起的,被仇恨、虐待狂、谋杀和扭曲思想毒害的国家。”正因为如此,煽动仇恨都被国际法庭判以重刑。

责任编辑:辛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