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维权律师覃永沛妻子和余文生妻子会见六国人权官员(推特图片)
维权律师覃永沛妻子和余文生妻子会见六国人权官员(推特图片)

维权律师覃永沛妻子和余文生妻子会见六国人权官员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14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近日,中国维权律师覃永沛妻子邓晓云、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与欧盟、美国、加拿大、法国、荷兰、瑞典六个国家的人权官员会面。她们向六位人权官员介绍了覃永沛律师与余文生律师的案情,人权官员表示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他们,使她们非常感动。

10月13日,广西维权律师覃永沛妻子邓晓云在推特发文表示,“昨天中午,到了欧盟使馆,非常荣幸的见到了欧盟、美国、加拿大、法国、荷兰、瑞典六个国家的人权官员。六位人权官员非常和蔼耐心地听我和许艳分别介绍覃永沛律师余文生律师的案情,并表示会尽最大努力帮助我们!我的内心非常感动!原来远在广西南宁的覃永沛遭遇得到了各国人权官员一直以来的关注!”

邓晓云并在贴文底下附上两人与几位人权官员的合影。

去年10月31日晚,覃永沛律师被南宁警方非法抓捕,随即被刑事拘留。覃永沛被中共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案件已移送法院。

覃永沛家属认为,覃永沛之所以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是由于他举报桂林市公安局长仇祖和以及七星公安分局公安胡凯,并把有关材料上载到互联网,因此遭到报复。

覃永沛曾代理过徐纯合案、秦永敏以及很多法轮功学员等敏感案件,因反对中共暴政而长期遭受当局的迫害打压。

另外,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被中共秘密判决后提出上诉,案件已进入二审阶段,但徐州高院有意拖延时间并刁难律师复制卷宗。

10月13日,二审辩护律师蔺其磊会见得知,因看守所干燥不提供热水,余文生咳嗽已有二十多天,牙齿脱落不能咀嚼饭菜,所有书籍被收走,“整个是一个精神虐待”。

余文生妻子许艳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余文生于6月17日被秘密判决,江苏高院又在使用一审时拖延的方式,到二审已有近4个月了,已严重超过法定时间,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一个结果,“这是违法,非常不人道的”。

许艳表示,目前,律师复制卷宗还没有完成,有时约好但律师去了后不让阅卷,让律师跑了四趟,我谴责这种做法。之前,律师去了几次,高院都以各种理由不让复制。

许艳还说,复制卷之后还有包括写辩护词,要求公开审理、网络庭审直播等工作要做,当局是否能保障这些法律权利,请求大家给予关注,这些也是对当事人的法律救济途径。

10月12日,二审辩护律师卢思位去江苏高院复制卷宗,原打算一天复制完后去徐州看守所,但高院制造障碍,按他们的要求,得3天左右才能复制完,许艳说,这给律师从经济上、时间成本上都造成了很多压力。所以,13日由蔺其磊律师去会见。

许艳表示,非常担心余文生的身体,将和律师向看守所书面提出为余文生治疗牙齿和解决看书的问题,依法保证合法权益。

现年53岁的余文生是北京人权律师,曾为多起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担任辩护律师,并代理多名因709案被捕的维权律师案件。维权律师王全璋2015年在“709”大抓捕中被捕后,余文生成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2018年他被当局注销律师证。同年1月19日被捕,4月19日,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家属担心可能遭受酷刑。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