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江泽民“养父”江上青(图片:摄于1939年7月)
江泽民“养父”江上青(图片:摄于1939年7月)

大汉奸儿子江泽民宣扬的养父原来是中共“叛徒”

【真相系列报道】(十八)还原中共“英雄模范”之江上青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27日】江上青这个名字之所以为现在很多人所知,应源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原来,为了回避自己汉奸父亲的历史,江泽民一直公开宣扬自己的养父江上青,并凭借这一背景不断高升。江上青也被列入“著名抗日英烈英雄群体”之中。

美化江上青 牵出张爱萍

公开资料显示,江上青1929年考入上海艺术大学文学系,并加入中共,同年冬被捕,1930年底获释。1931年,进入暨南大学社会系学习,1935年7月至1937年在平民中学担任国文教员。此后,任国民党安徽省第六行政区保安司令盛子瑾督察专员的秘书,并兼职“第五游击纵队司令部政治部主任”、“司令部中共特别支部书记”,“中共皖东北特委委员”等。

而在外国人库恩给江泽民写的传记中,江上青是这样的形象:思想激进的他被国民党释放出狱后,创办了一种激进刊物,被查封后,毫不畏惧,又再次创办了另一种类似刊物。(我们在慨叹国民党“有限自由”的同时,不免哀叹在中共治下,何时有人敢一次又一次创办激进的刊物而不被逮捕的。)

在外国人库恩给江泽民写的传记中,江上青是这样的形象罗伯特·劳伦斯·库恩(图片:《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的封面)
在外国人库恩给江泽民写的传记中,江上青是这样的形象罗伯特·劳伦斯·库恩(图片:《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的封面)

之后,江上青参加了中共军队,主要负责新闻和教育工作。1938年,被中共派到安徽,担任盛子瑾部的政务秘书和抗日保安司令部的政治部主任。库恩的评价是“他为中共最终夺取政权做了大量的播种工作”。(显然库恩也承认江上青的工作与抗日无关。)

1939年初,由新四军某师师长、后来做过国防部长的张爱萍统率的两支部队对盛子瑾管辖的国民党统治区形成夹击之势。库恩称江上青与张爱萍“一见如故”,两人讨论了争取盛子瑾的策略,盛最后同意与中共合作。不久后,盛子瑾、江上青一行在开会的归途中遭到伏击,在前面带路的江上青“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一阵弹雨从所骑的白马上击中倒地”,终年28岁。

库恩写道,在江上青的葬礼上,张爱萍致悼词,称“上青的殉国,不仅使我失去了一位知音,失去一位战友”,而且“使中国革命大厦失去了重要的栋梁”。而后来的江泽民最初能够一再升迁,也多亏了以江上青为“知音”的张爱萍的提拔,原因是江口口声声称自己是江上青的养子,是“革命烈士”的后代。

这是因为江泽民的父亲江世俊乃是汉奸,在中共掌权后,江泽民为了回避自己父亲的汉奸历史,高调宣扬自己13岁时就已过继给叔父江上青江上青成为其养父。过继的理由是他的叔父喜欢他,也是避免他叔父这一支断了香火,而这显然不过是江泽民炮制的谎言而已。因为江上青死后,江泽民才过继的。无疑,真正的原因是江害怕自己背上汉奸之子的重负。

江泽民的父亲江世俊(网络图片)
江泽民的父亲江世俊(网络图片)

叛徒江上青

那么,江上青之死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按照中共的说辞,江上青是中共派到盛子瑾那里的,目的是所谓的“联合抗日”,而其主要“事迹”是说服了盛子瑾,对其部队将士进行赤化宣传。事实上,正是盛子瑾的亲共之举,引起了当地武装的不满,并上报给国民政府。1939年8月29日,江上青与盛子瑾外出归来时,遭遇地方武装袭击,江身中数弹而亡。死后遗体被扔进河中。

江上青的“事迹”来看,其是死于与国民党、地方武装的战斗中,较之成千上万死于与日军的惨烈战斗中的国民党将士,被列入抗日英烈名单纯属滥竽充数。不过,因为有了江泽民这个“养子”,江上青被广泛宣扬,而且还建了江上青史料陈列馆。

引人关注的是,这个并非是什么“抗日英烈”的江上青,还被传出是“叛徒”的消息。中共党史“权威专家”司马璐在1992年的访谈录中表示,自己在上海加入中共时,曾被告知,江上青是叛徒,“在替国民党搞情报,叫我不要跟他接触”。告诉他的“是新四军干部,其中一个是在上海以作神父为掩护的名叫孟秋江”。

简评

如果所言属实,江上青的历史倒的确值得好好查一查了,而对于中共而言,生父是汉奸,养父还是中共“叛徒”的江泽民,居然能爬上中共党魁的位子,绝对是个大笑话。这恰好也证明了江泽民是个什么货色,中共这个政党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文章来源:林辉/大纪元

责任编辑:慧明/楊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