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日前,習近平下“重要指示”,要儘快恢復農村供銷社,分析認爲,中共正在深化它的極權體制。圖爲習近平。(AP)
日前,習近平下“重要指示”,要儘快恢復農村供銷社,分析認爲,中共正在深化它的極權體制。圖爲習近平。(AP)

習近平下令加速恢復供銷社 到底想幹什麼?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9日】(本台記者福明真綜合報導)日前,習近平下“重要指示”,要儘快恢復農村供銷社,中共總理李克強也做了批示,副總理胡春華也就此講話,中共高層如此重視此事,分析認爲,這與當下形勢有關,中共正在深化它的極權體制

9月24日,習近平在中共供銷合作社第七次代表大會開幕之際做出“重要指示”宣稱,加快把他執政以來迅速恢復的農村供銷社建成服務農民生產生活的綜合平臺,鞏固中共黨在農村的執政基礎。中共總理李克強也做了批示,副總理胡春華出席會議並講話,可見中共高層的重視,外界將此看作是中共將加速推進供銷社的一個信號。

官媒新華社引述習近平在農村工作會議上的講話說,中國千家萬戶的小規模農業生產,光靠看是看不住的,要把農民組織起來,通過供銷合作社、農民專業合作社等組織,把一家一戶的生產納入標準化軌道。

中共重新拋出供銷社這塊老字號“招牌”,傳遞什麼樣的信號?供銷社捲土重來,會不會迴歸毛時代的統購統銷和人民公社?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當局推進供銷社制度已經有一些年頭了,但現在提出要加速,這與中國當下面臨的形勢有關聯。

胡平表示,在中國糧食緊缺、中共肺炎疫情影響、大面積洪災等情況下,糧食問題就變成一個比較迫切的問題。當局自然就會想到糧食是不是要實行配給制了。有一陣傳出是不是要恢復票證了?那你一方面實行配給制的話,那同時也就要求政府從農民手裏購買糧食,要實行比原來更嚴格的控制,這麼一來,所謂供銷社制度本來最初也就是扮演這麼一個角色。

旅美獨立學者、時評專欄作家戈壁東也表示,中共恢復供銷社與其目前內外交困的處境有關。

他指出:“在內外交困這樣一個處境之下,中共急需找到一塊有效快速的途徑來挽救它的困境。但是中共這個極權體制決定的這個救急措施不是通過科學論證來得到的。它需要滿足三個條件。第一是習近平這樣的知識層次的人能夠瞭解和喜歡的。我們知道習近平的知識層次不夠;第二個是歷史上有成功記憶的,操作起來比較順手。第三要符閤中共極權統治特點的。不能說是放的,目的還是要管的。供銷社這個歷史淘汰物恰好滿足了這三個條件的。所以又被習近平、中共找出來當作他在內外交困期間的救命稻草,中共推出的供銷社實際上與他宣稱的所謂推出電子化貨幣一系列都是一樣,其實就是進一步綁架和搶劫中國民衆的一個罪惡手段。”

胡平表示,加速供銷社制度可能導致中國迴歸計劃經濟體制。他說:“固然從供銷社統購統銷再到合作化人民公社這中間並不是有一種必然的趨勢,但是可能有某種路徑依賴。也就是說現在中共加速供銷社制度雖然不一定、不必然要走到人民公社那兒去,但是它會使得走到人民公社那兒去變得比較容易。”

時評專欄作家戈壁東則認爲,中國近期加速恢復供銷社的做法與中共最近採取的一系列收緊控制的做法有異曲同工之處,都是在深化其集權體制。

他說:“供銷社再次被中共強力推出,它的真正內涵意義是與香港的國安法、電子貨幣等這一串帶有強烈的、極權控制意味的政權手段被連續地推出一樣,傳遞給世界的信息是,面臨內外交困,中共正在深化它的極權體制。”

供銷合作社是爲農村服務的合作經濟組織,是計劃經濟的產物。其前身可以追溯到1949年11月成立的中央合作事業管理局。1954年,更名爲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建立了全國統一的供銷合作社系統。但在改革開放之後,“供銷社”一度淡出人們的視野。

官媒新華社曾報導稱,供銷合作社系統自2013年以來,在中國恢復重建基層社一萬多家,使基層供銷社總數超過三萬家,鄉鎮覆蓋率從2012年的56%提高到2018年的95%。

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曾對大紀元表示,實際上現在中共是沒路可走了,它現在把供銷合作社再做回來,好像把一個殭屍,已經埋了幾十年了,又挖出來,成爲它救經濟的方法之一。因爲沒招了,就想這些歪招,很搞笑。

而經濟學博士李鬆筠則表示,中共意識到中國經濟面臨危機,可能會回到五六十年代物資極度匱乏的狀況,它(中共)不得不統一收購和分派物資,說不定還會發糧票了。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