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資料圖片:“潑墨女孩”董瑤瓊(圖片來源:自由亞洲)
資料圖片:“潑墨女孩”董瑤瓊(圖片來源:自由亞洲)

“被精神病”成中共當局打壓利器 潑墨女境況堪憂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9日】(本台記者福明真綜合報導)近日有消息稱,幾年前向習近平畫像潑墨的湖南女子董瑤瓊,在今年第二次被關進精神病院出來後,病情加重,境況令人擔憂。多年來,“被精神病”已成中共當局對付異己的得力工具。

據人權網站維權網近日報道,被稱爲“潑墨女孩”的董瑤瓊,今年5月被第2次關進精神病院兩個月。出來後她的病情比之前更加嚴重,呈現癡呆發傻反應遲緩情況,有時小便失禁,夜晚有時狂喊,尤其下雨打雷時尖叫,不讓人靠近。報導表示,董瑤瓊還有再被關進精神病院的可能,期望社會關注。

人在湖南衡陽打工的董瑤瓊的父親董建彪近日對美國之音表示,今年8月在董瑤瓊第2次“被精神病”出來後,他曾到株洲老家探望過與母親同住的女兒,當時他看到的情況不是很好。

董建彪表示,她有時候就是哭,心理狀況就是跟以前不一樣。

對於記者問道,董瑤瓊是否小便有時候失禁,夜晚喊叫。

董建彪回答稱,是的,上次見到她時是這樣的。當局不讓他去見女兒,第2次從醫院出來就見過她一次,幫她拍張照片,女兒當時好恐懼,不讓拍,家里人說她,在家裏胡言亂語,又哭又叫的。

董建彪還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從一開始就堅持認爲女兒沒有當局所稱的“精神病”,但是現在卻擔心她在兩次“被精神病”後的狀態,希望未來幾天能再去探視女兒,瞭解一下她目前的最新狀況。

據悉,董瑤瓊目前仍處於被當局監控之中,與外界基本上隔絕,因此無法獲得有關她的最新第一手情況。

董瑤瓊於1989年9月26日出生,湖南省株洲市攸縣桃水鎮人,原上海房地產公司中介職員。2018年7月,曾在上海市海航大廈前直播其對中共獨裁專制的不滿,並對習近平的頭像潑灑墨汁,進而引起社會廣泛熱議;7月4日,其被上海市警方抓捕,自此失聯。7月16日,董瑤瓊被上海市警方送回湖南省攸縣老家,並以疑有“精神病”爲由被變相關押於株洲市第三醫院;2019年11月19日取保釋放,並被送到湖南省攸縣桃水鎮母親住處。

父親董建彪2020年1月2日與其相見時,才知其被關押在精神病院時曾被強迫吃藥,獲釋時已完全判若兩人,由原先的活潑開朗變成沉默寡言、神情緊張且有些癡呆的樣子。外界認爲,她的狀況與在“被精神病”期間遭服用精神病類藥物產生的副作用吻合。

2020年5月20日,其父親發出信息,稱女兒被再次關進株洲三醫院。後董瑤瓊被在株洲三醫院關押兩個月後出院。

被精神病”成當局打壓異己利器

多年來,中共當局越來越把“精神病院”當作“合法”迫害和關押異議和維權人士,以及上訪者的手段,讓他們“消聲”。中共的精神病院實質上是一個公開化以藥殺人而不負任何責任的恐怖邪惡的殺人集中營。

據人權網站“民生觀察”多年來的統計和採訪,該網站自2007年12月起至今就記錄了510個全國各地“被精神病”的個案。

該網站表示,精神病診斷事關公民的人身自由權利與名譽權,如果不經法定程序就將人送進精神病院“治療”,那人人都可能“被精神病”。而一個人一旦“被精神病”了,他說的任何話都會被認爲是瘋話,任何抗爭便都是“瘋鬧”,強制服藥、灌藥、捆綁、電擊則成了“治療”的措施,而不被看作是“迫害”,因此,“被精神病”實質上就是另類的酷刑。

重慶持不同政見者張吉林,2019年1月因發表憲政民主網貼,呼籲罷免部分領導人的言論,併到廣場宣講而被警方先以“尋釁滋事”刑事拘留,在被羈押37天后,又直接遭強制送進精神病院關押“療養”。此前,他曾被關進過精神病院一次。

張吉林表示,他在被“療養”的28天裏,被強制服用精神藥物控制,每天必須吃下若干不明藥片,身心飽受摧殘,身心俱疲。

張吉林表示,他在看守所時曾被帶到重慶精神病中心做鑑定,兩位醫生的結論是他沒有精神病。所以,他第2次“被精神病”時讓他非常吃驚。幾天后,幾名醫生也承認他確實沒有明顯的精神病症狀。他說,在被關了20多天后,他實在受不了折磨,就拼命呼喊要回家。醫院向警方反映後,兩名警察到醫院說,想出院可以,但必須保證以後不發“反動文字”,要聽警方的話。他迫不得已寫了保證書,才被放出來。住院費用則由警方支付。

張吉林表示,在精神病院被強制吃的藥對他的身體損害很大,出來一個多月以後,腿都還在痛。

另外,湖北襄陽的維權人士袁寧女士因多次上訪,2018年10月被社區維穩人員和醫院護工,強行送到民政局下屬的精神病醫院關押了3個月。

袁寧表示,醫院從未給她做精神病鑑定,一被抓進去就直接給吃藥,不吃就威脅打針或灌藥。儘管她一直告訴醫生自己沒有精神病,不能被強行收治,但醫生堅持稱是社區讓收治的,也是社區繳費的,只聽社區安排。她表示,吃了3個多月藥,讓她的身體至今沒有恢復。

四川南充蓬安縣曾服役16年、現年51歲的退伍軍人鄧福全多年來因撫卹補助問題上訪。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他於2019年8月去北京探訪戰友。此時正值十一前夕,他被採取預防性維穩的蓬安縣的3名國保抓住。回到南充後,他先被以“尋釁滋事”行政拘留15天,後又被轉爲刑事拘留20余天,出了看守所被送進了南充市第二精神病醫院強制“治療”了2個多月,費用全部由警方承擔。

鄧福全表示,被關在精神病院裏讓他非常難受,甚於看守所,每天被困在病房裏沒有自由,時刻被真正的精神病人包圍着,時常看到病人被捆綁、被電擊得痛苦哀嚎,讓他精神壓力很大。

另據《追查國際》截至2003年的“不完全統計”,至少有一千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關進精神病院、戒毒所,許多人被強迫注射或灌食多種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被施以電刑及長時間捆綁等。全國至少有上百所省、市、縣、區的精神病院參與迫害。

此外,大陸目前“被精神病”的羣體,還包括有冤無處申的訪民,以及異議人士。對這些人羣,負責“診斷”的是警方,如果警方說當事人具有“精神病傾向”,就可以將他移交精神病科處理。也就是說,在中國,司法判決可以取代醫療診斷,輕易讓人“被精神病”。

中共2013年實施的《精神衛生法》,同樣被當成對付異己的得力工具。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