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錦州銀行,美聯社圖片。
金融風險暴露,中共地方政府推進中小銀行合併重組。(美聯社圖片)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3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中國銀行業信用風險不斷暴露,2019年中共對包商銀行、恆豐銀行、錦州銀行等至少6家銀行實行救助之後,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導致中國銀行業壞賬壓力有增無減,中小銀行面臨的風險尤其嚴峻,更多銀行需要救助,在財政短缺和資金不足的情況下,尋求合併重組開始成爲中共監管機構防止金融風險蔓延的重要手段。

中國銀行業風險處置更加迫切

彭博9月23日報道,5月以來,從山西多家小銀行計劃重組到四川銀行的籌建,至少已有六宗中小銀行醞釀進行合併重組的案例。而這些合併重組案例是在地方政府主導下進行的。

中共央行8月7日發佈的《2020年第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提出「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而中共國務院出臺的《中小銀行深化改革和補充資本工作方案》,要求地方政府承擔維護區域金融穩定的主要責任,確保不發生區域性金融風險。爲此,地方政府目前正致力於將轄區內風險較高的部份城商行和農商行等重組合併

中金公司銀行業分析師張帥帥表示,對問題性中小銀行進行合併重組是成本最低的化解風險手段,而破產清算處置的風險非常高,預計合併重組將是未來化解問題性金融機構風險的最主要方式。

中資銀行今年二季度利潤已創下至少10年來最大跌幅,又被政府要求必須向實體經濟讓利;與此同時,數家地方性銀行今年來曾發生擠兌事件。

中國目前共有銀行業金融機構逾4000家,除25家大型銀行外,皆爲中小銀行,資產規模已佔到行業的約1/4;2019年金融穩定報告顯示586家銀行和其他融資公司,主要集中在農村中小金融機構,被認爲存在高風險 ,其中一家銀行獲得了「D」級,這意味着它已倒閉,被接管或撤銷,但報告未列出任何銀行名稱。

普華永道中國金融業合夥人胡亮表示,預計銀行業盈利能力下半年繼續承壓,部份區域中小銀行資本補充的壓力和股權治理層面的問題在加大支持實體經濟的情況下變得更突出,今年是通過重組等方式化解風險比較重要的時間階段,處置風險也更加緊迫。

面臨破產 多達百家小銀行需要得到救助

中共銀行業監管部門已經承認,中小型銀行在經過數年的盲目發展後出現了問題。

研究中國銀行業的專家、《中國銀行業轉型》(China's Banking Transformation)一書的作者史維平(James Stent)表示,如果中共政府要着手解決小銀行的困境,這意味着可能需要對多達百家小銀行實施接管、合併以及注資的行動,這其中包括小型農村銀行。

據中共金融監管人士透露,部份農村及城市商業銀行,因面臨嚴重的信用風險,處於技術破產的邊緣,這類金融機構要按照市場化原則清退。

彭博報道稱,今年已經披露的案例中,山西中小銀行成爲德御系提款機並引發的當地金融系統人事地震,再次將中小銀行風險推至聚光燈下。與德御系關聯密切的陽泉市商業銀行今年6月曾遭遇擠兌風波,此後山西省包括晉城銀行、晉中銀行、長治銀行、陽泉市商業銀行、大同銀行等在內的數家銀行計划進行合併重組

另一最新案例是,2020年9月初,中共銀保監會批准了四川銀行的籌建,該銀行由攀枝花市商業銀行和涼山州商業銀行合併設立,註冊資本規模達300億元。

知情人士透露,在四川銀行獲批准籌建之前,攀枝花市商業銀行和涼山州商業銀行已通過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收購剝離了本息合計高達約150億元的不良資產。

Jefferies金融研究主管Shujin Chen表示,由於流動性充裕,今年公司和個人獲得貸款相當容易,壞賬問題仍然可控,「但下半年開始到明年,壞賬壓力將逐漸顯現,更多不良貸款的集中暴露將導致小銀行面臨倒閉的可能性更大。」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