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锦州银行,美联社图片。
金融风险暴露,中共地方政府推进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美联社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3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中国银行业信用风险不断暴露,2019年中共对包商银行、恒丰银行、锦州银行等至少6家银行实行救助之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导致中国银行业坏账压力有增无减,中小银行面临的风险尤其严峻,更多银行需要救助,在财政短缺和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寻求合并重组开始成为中共监管机构防止金融风险蔓延的重要手段。

中国银行业风险处置更加迫切

彭博9月23日报道,5月以来,从山西多家小银行计划重组到四川银行的筹建,至少已有六宗中小银行酝酿进行合并重组的案例。而这些合并重组案例是在地方政府主导下进行的。

中共央行8月7日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提出「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而中共国务院出台的《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要求地方政府承担维护区域金融稳定的主要责任,确保不发生区域性金融风险。为此,地方政府目前正致力于将辖区内风险较高的部份城商行和农商行等重组合并

中金公司银行业分析师张帅帅表示,对问题性中小银行进行合并重组是成本最低的化解风险手段,而破产清算处置的风险非常高,预计合并重组将是未来化解问题性金融机构风险的最主要方式。

中资银行今年二季度利润已创下至少10年来最大跌幅,又被政府要求必须向实体经济让利;与此同时,数家地方性银行今年来曾发生挤兑事件。

中国目前共有银行业金融机构逾4000家,除25家大型银行外,皆为中小银行,资产规模已占到行业的约1/4;2019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586家银行和其他融资公司,主要集中在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被认为存在高风险 ,其中一家银行获得了「D」级,这意味着它已倒闭,被接管或撤销,但报告未列出任何银行名称。

普华永道中国金融业合伙人胡亮表示,预计银行业盈利能力下半年继续承压,部份区域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的压力和股权治理层面的问题在加大支持实体经济的情况下变得更突出,今年是通过重组等方式化解风险比较重要的时间阶段,处置风险也更加紧迫。

面临破产 多达百家小银行需要得到救助

中共银行业监管部门已经承认,中小型银行在经过数年的盲目发展后出现了问题。

研究中国银行业的专家、《中国银行业转型》(China's Banking Transformation)一书的作者史维平(James Stent)表示,如果中共政府要着手解决小银行的困境,这意味着可能需要对多达百家小银行实施接管、合并以及注资的行动,这其中包括小型农村银行。

据中共金融监管人士透露,部份农村及城市商业银行,因面临严重的信用风险,处于技术破产的边缘,这类金融机构要按照市场化原则清退。

彭博报道称,今年已经披露的案例中,山西中小银行成为德御系提款机并引发的当地金融系统人事地震,再次将中小银行风险推至聚光灯下。与德御系关联密切的阳泉市商业银行今年6月曾遭遇挤兑风波,此后山西省包括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长治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大同银行等在内的数家银行计划进行合并重组

另一最新案例是,2020年9月初,中共银保监会批准了四川银行的筹建,该银行由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合并设立,注册资本规模达300亿元。

知情人士透露,在四川银行获批准筹建之前,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已通过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收购剥离了本息合计高达约150亿元的不良资产。

Jefferies金融研究主管Shujin Chen表示,由于流动性充裕,今年公司和个人获得贷款相当容易,坏账问题仍然可控,「但下半年开始到明年,坏账压力将逐渐显现,更多不良贷款的集中暴露将导致小银行面临倒闭的可能性更大。」

责任编辑:宋月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