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2020年9月21日早上,中国广州番禺钟村小学门口发生无差别砍杀小学生惨案。(视频截图)
2020年9月21日早上,中国广州番禺钟村小学门口发生无差别砍杀小学生惨案。(视频截图)

广州番禺小学惨案凶手竟是官媒记者 知情人爆凄惨内情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3日】(本台记者杨正综合报导)广州番禺区钟村中心小学近日发生一起持刀伤人案件。昨日(22日)有媒体引述知情人透露,凶手王海波,曾担任过广州两家报社记者,他因劳资纠纷长期上访,遭当局重点监控,变相关押,导致妻离子散。但官方对此秘而不宣。该知情人指,中国大多数老记者晚景凄凉。

据中共官方通报,21日早上7时许,番禺区钟村发生一起持刀伤人案件。 5名伤者中2人伤重不治。另外,犯罪嫌疑人王某(男,47岁)长期有抑郁症,在现场用刀自残后不治身亡。

官方通报下,不少当地网民留言表示,此事发生在番禺区钟村中心小学,而受伤者均是学生。

有网民指责:“竟然只说捅人,不说明是幼儿和小学生……”

也有网民指责广州当地媒体不报导此事:“发生在身边的事,真的很揪心,家长群都快沸腾了,广州这边的新闻却不见一星半点的报导。”

虽然官方对行凶者身份和其行凶原因闭口不谈,但目击者拍摄的现场图片很快使其真实身份曝光。

昨日,自由亚洲电台援引知情人吴先生透露,警方通报的王姓疑犯,真名叫王海波,今年47岁,毕业于国内排名前十的重点大学,“他原来是在《信息时报》,后面来了《新快报》。他是因为跟《信息时报》的劳资纠纷,闹了10多年,一直到处去上访,后面还被搞成被重点监控。就是很多人就觉得呢,这样是死有余辜,但他们不会去考虑一个人被迫害10多年了,正常的都被搞疯掉。他后面确实就不太正常了,有一次,相关部门就把他关在酒店里,他还在里面放火呢。”

吴先生说,大约12年前王海波从《新快报》离职,此后其生活就陷入困境,加上维权,王海波给自己带来了更大的麻烦和越来越严厉的打压,并导致妻离子散。

吴先生指,王海波血案不但引发传媒人的震惊和谴责,也引起了一片的狐兔之悲。他指出,很多传媒人当初是被所谓的新闻理想和情怀吸引进入了传媒圈,满怀激情的要为弱者鼓与呼,但在残酷现实的迎头撞击下,不但新闻理想破灭,随着年龄增加被抛弃,大多数老记者连基本就业和生存都面临困境。 “其实很多记者都是晚境很凄凉的。这个是普遍的。”

同为广州前记者的刘水也指出,现在传媒沦为蹩脚的宣传机器,在舆论管控和功利主义的双重挤压下,国内记者们前景黯淡已是不争的事实。

近年,大陆滥杀无辜报复社会的案件频发:

今年7月,贵州安顺2路公交车司机开车坠湖,造成21死(其中5名逝者为学生)16伤。

3月15日,贵州清镇一小区内,一名19岁的大学生拎刀砍死了同小区年仅2岁的小女孩。

2018年11月22日,辽宁省葫芦岛第二小学门口,有男子开车撞向放学的孩子,导致5名孩子死亡、3人重伤、19人轻伤。

2018年10月26日,重庆市一名39岁的女子,因为 自己感情不顺,生活不幸,就手持菜刀跑到一幼儿园内,持刀砍伤14名幼童。

2018年4月27日,陕西米脂第三中学外,一男子手持匕首,疯狂作案,导致9名孩子死亡,10名孩子身受重伤。

英媒BBC刊文指,中国社会的问题几乎表现在各个领域和各个方面,不客气地讲,中国就是个社会治理失败的国家,社会治理的失范和失序到处可见,触目惊心。

文章说,在政府能够决定一个社会从思想到物质分配的几乎各个方面,甚至连私人事务也干预时,社会就存在着严格的等级制,这就使资源的分配不可能公平。

文章指,一旦上述情况被固化,资源争夺的失败者无法从社会分配中改善自身、家庭及后代处境,其遭受的状况甚至不能获得政府哪怕是言语的“安慰”,那么,他们中的多数就会把自身处境之“恶”运归咎于社会。在他们的认知中,很难认识到这是因为存在一个垄断权力和公共资源、只为自身谋利的超级“利维坦”,于是,拿社会泄愤,将心中的不满乃至仇恨投射到社会,瞄准其他弱势群体制造事端,就几乎必然。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