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共文宣大總管王滬寧(美聯社圖片)
中共文宣大總管王滬寧(美聯社圖片)

王岐山靠邊 傳王滬寧想當國家副主席 暗控重判任志強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3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紅二代、中國房產大享任志強被重判18年,消息震驚海內外。外界普遍認爲,這是習近平任志強的政治報復,主要是針對任的反習文章。曾有博主披露任案的幕後操控人是王滬寧王滬寧成立的專案組對任案“定性反黨”,意圖討好習近平,據稱王還妄想在二十大當國家副主席。而與任志強密切的現任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此前被指已靠邊站。

9月22日,北京第二中級法院以“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四項罪名,判處任志強有期徒刑18年,並處罰金420萬元人民幣。法院通告稱,宣判後,任志強當庭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據判決,現年69歲的任志強,如果不能獲得減刑或保外就醫,將在87歲才能重獲自由,這相當於讓他永遠不能出獄。外界普遍認爲,這是中共高層對任志強的政治報復,也以此威懾中共黨內外的批評者。但也反映出習近平在黨內所面臨的危機。

3月初,任志強撰文批評中共當局隱瞞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暗指習近平是個“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任志強隨後失聯,多位友人證實,他於3月12日被帶走。

4月7日,中共北京市紀委公告稱,任志強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熱門博主“一劍飄塵”當時曾發博文說,4月8日,他收到一份任志強北京朋友的信,信中說,3月12日,任失蹤,4月7日當局公開任案已經是最快的,官方不會告訴人們內幕,一個西城區紀委怎麼可以辦任志強這樣的案子?!

“一劍飄塵”據信中內容揭示:真實的內情是掌管言論管控的常委王滬寧掛帥成立專案組,這是學習當年江青林彪集團的做法,王滬寧已經成爲黨內芝麻幫之外的康生,他要在二十大做副主席。(注:康生在毛澤東時代負責中共的情報機關。受到毛的信任,成爲毛的忠實跟隨者。也是發動“文化大革命”的關鍵人物,死後被列爲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

4月底一度傳出任志強絕食。信中說,絕食事件也被定性爲反黨。據稱,王滬寧親自召開西城區紀委調查組聯合會議,把任志強絕食與田家英、高崗(毛時代的中共前副主席被毛定性反黨集團)自殺相提並論,說是對抗組織,是反黨。

信中還說,王滬寧同時傳達那個人(習)對調查組的口頭指示,聲稱調查吹響對腐朽資產階級的反攻擊號角,過去30年當局有成績也有錯誤,資產階級壟斷了國家經濟命脈,造成今天無產階級日益困頓。很明顯,要把當局這幾年搞砸的經濟錯誤,嫁禍給資產階級。

信中還說,我們經歷了文革,都認爲當局很可能利用這起事件發動一場殺富濟貧,達到毛澤東所做的一個人領導一國,折騰中間一羣人。任志強一個很好的地產界朋友私下就說,再不行動,中國又來一次文革,我們死無葬身之地。

官方宣佈任志強被查後,有港媒引述知情人士透露,中共公開處理任志強的問題,是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拍板。當時任案已交由北京西城區紀委監辦理,說明蔡奇也不想把事情鬧大,只要對中南海交代得過去就行。

不過,“一劍飄塵”分析說,這封信裏的重點,是說習近平王滬寧出面,成立專案組,顯然習近平是做兩手準備。一方面,通過西城區這樣一個小級別的紀委,給人們一個大事化小的信號,安撫人心。

另一方面,習近平在內部卻絕不放鬆,顯然想把任志強案,搞成大案,至少可以用於打擊黨內對手。而根據這封信來看,黨內顯然也非常警惕習的做法,因爲都害怕文革再來。

有分析說,王滬寧習近平“中國夢”的幕後總策劃師,其角色準確地說應該是中共領導人的“政治化妝師”,也被指爲中南海最大的奸臣。不過他的野心似乎不止於此。二十大前,中共內鬥已經是血雨腥風,王滬寧想在派系生死鬥中上位。

現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他和任志強恰是好友。

美媒曾報導說,任志強王岐山從初中以來就一直是朋友。任志強在2013年的自傳中寫道,王岐山有時會在深夜打電話給他並聊上幾個小時。

2016年2月19日,任志強批“央視姓黨”而被中共當局大批特批,後被留黨察看一年。外界傳聞,是時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出面說情,才讓此案被輕輕放下。但這一次任志強出事,有傳言說因任志強直接觸怒習近平,以致北京下令任何人不得插手,不能介入,不能求情,王岐山某種程度上已經靠邊站了,對習近平沒有什麼制衡。

習近平地位未完全穩固之時,王岐山曾是習近平的得力助手,甚至爲習做"救火大隊長"、奮力爲習"打老虎"。惟外界一直傳出習王關係已今非昔比,到武漢肺炎大爆發後,王岐山鮮有露面,令傳聞更是甚囂塵上。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