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王輝耀在接受德國之聲《衝突地帶》(Conflict Zone)專訪。
左邊是德國之聲《衝突地帶》節目主持人,右邊是王輝耀。(視頻截圖)

中共官員尷尬迴應人權問題 遭德媒主持人嗆聲(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2日】(本台記者陳亦然綜合報導)中共國務院參事王輝耀日前接受德國之聲節目採訪時,被問到關於新疆維吾爾集中營、港版國安法、疫情、中共霸凌外交等話題,相關迴應皆閃爍其詞,一度結巴,其歪曲事實的言論遭德媒主持人反嗆。

根據德國之聲中文網22日的報導,王輝耀在接受該媒體《衝突地帶》(Conflict Zone)視頻專訪時聲稱,西方國家應對中國(中共)問題多點包容,並套用鄧小平貓論,稱如果中共表現得好的話,“能捉到老鼠就是好貓”,還宣稱中共對世界GDP成長貢獻三分之一,從未對外宣戰云云。

對於王輝耀歪曲事實的言論,主持人賽巴斯坦(Tim Sebastian)則質問道,“你說要對中國(中共)多點包容,容忍什麼?容忍把​​100萬維吾爾族人關到再教育營,容忍對基督徒的迫害,這是你要外界包容的嗎”?

王輝耀結巴迴應稱,“我認爲你的詮釋有誤,我是說包容中國(共)不同的發展模式,不同的道路和系統,有人說中國(共)沒有改變,中國(共)是不能被……世界需要多元性,我們不能只是變成一種……”,話沒說完,就被賽巴斯坦喝斥“這是壓迫!我們不是在談融合或分化,世界各國是在抱怨你們的人權紀錄,在新疆關押數百萬維吾爾人,這纔是他們抱怨的,這些是壓迫”。

王輝耀則繼續辯解稱,“根據我瞭解,這些(維吾爾集中營)沒有實證,也沒有可靠的數據”。這遭賽巴斯坦戳穿稱,“有數據啊!全球都報導了,背後是中國(共)政府的指示,僱用員工負責這些關押營,白紙黑字都已經公佈了,你不讀西方的報導”。王輝耀隨後自顧自說:“中國(共)政府出版了白皮書,裏面說這些在教育學校的人都畢業了,要避免5到10年前新疆受恐怖主義影響,成百上千人因此喪生”。

港版《國安法》給香港帶來了穩定?

在談到香港問題時,王輝耀稱存在“誤解”,他還一再強調實施港版《國安法》是爲了維護香港穩定。主持人賽巴斯坦則言語犀利地指出,“新的《國安法》並沒有給香港帶來穩定,僅僅是暴露了獨裁和警察政府”。針對王輝耀所稱的香港之前出現的混亂:“機場被封鎖,立法會大樓被襲擊,商店遭到破壞……”,賽巴斯坦反問:“王博士,你認爲香港人會坐着看着自己的自由被北京侵蝕,而無所作爲嗎?如果你真是這樣認爲的,那你就嚴重低估了”。

王輝耀還聲稱,有近300萬香港人支持港版《國安法》,這是各界不該忽視的事實,“就讓時間來證明,讓市場來證明,讓人們最終的接受度來證明,這個法現在才通過兩三個月,應該長遠來看長期的影響”。

賽巴斯坦則點出:“可以預見長期的效果,像我指出的許多民主派人士被關押,還不只這樣,港警搜查蘋果日報辦公室,這個少數北京沒有控制的媒體……我們可以看到情勢如何發展,港人不喜歡這種情況,如果你認爲其他國家會袖手旁觀,只在乎市場表現,你們打錯算盤了,不是嗎?因爲其他國家的態度不是你所想像。(這)對中國形象造成很大的傷害”。

隨后王輝耀支支吾吾地迴應,“我認爲要優先維持法紀,還有國家安全”,並聲稱,“在香港沒有造成太大的傷亡,或是有人喪命,即便在一年的抗爭和暴力事件之後,政府處理得還算是含蓄”。

北京威脅歐洲政治家是誤解?

近期捷克參議院議長訪臺,被當時正在歐洲訪問的中共外長王毅威脅稱將付出沉重代價。此事招致歐洲一致批評,對此,德國外長馬斯發佈嚴厲言論,直言“停止威脅歐洲”。就該問題,《衝突地帶》主持人賽巴斯坦在視頻採訪時問王輝耀,這是否是凌霸?中共當局爲什麼認爲它能告訴歐洲政治家們去哪不去哪,諾貝爾獎該給誰不給誰?

王輝耀一概迴應稱,沒聽說過這些,併爲中共辯解稱,這應該不是北京政府的立場,可能只是誤解。他還搬出“一中政策”,稱該政策是中共建立外交關係的基礎,中共的(威脅)言論只是在表達不滿。

值得一提的是,布拉格市政府曾在去年10月解除與北京締結的姊妹城市關係,原因就是姊妹城市協定中承諾遵守“一個中國原則”的條款。布拉格市議員瑪爾凡諾娃(Hana Kordová Marvanová)認爲姊妹城市的協定中不應帶有政治立場宣言,該條款因此不合規定。此外,西方提到的“一中政策”(One China Policy) 不同於中共提出的“一中原則”(One China Priciple)

在視頻採訪的最後,主持人賽巴斯坦談到了開始於武漢的病毒大流行,提到李文亮醫生最初在朋友圈警告疫情威脅卻遭當地官員“消聲”。他問道,爲什麼當中共官員聽到壞消息時,他們的第一反應是掩蓋,而這種行爲讓中國和世界失去了寶貴的防疫時間。

王輝耀對此沒有正面迴應,而是稱中共當局一開始就將情況通報給了世衛組織和美國;最開始有所猶豫是因爲需要找出更多關於中共病毒的信息,但是當意識到這是一個致死的疾病時,當局沒有浪費時間,立即做出了反應。

不過,世衛組織在7月份發佈的更新的疫情時間表顯示,向其通報疫情的不是中國(共)政府,而是它自己設在中國的辦公室:世衛組織中國辦事處在武漢衛生委員會網站上找到有關該問題的媒體聲明後,於12月31日將“病毒性肺炎”病例出現的消息通報至世衛組織的地區聯絡點。

此外,中共疾控中心、武漢疾控中心等機構發表的論文顯示,去年12月1日,武漢疾控中心就發現首例不明肺炎,12月中旬就發生人傳人現象;到1月11日,累計7名醫護人員感染。有媒體整理了從去年12月30日到今年1月20日整整22天中共官方和醫療機構的所謂,指出因爲中共的不作爲,失去了防止疫情蔓延的最佳機會,並最終導致疫情在全世界蔓延,給全球經濟和民衆生命帶來慘重代價。

責任編輯: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