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花木蘭》
《花木蘭》非議太多中共限制宣傳,在大陸票房不佳。(合成圖片)

《花木蘭》再被中共限制宣傳 “大撈一筆”夢碎中國票房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1日】(本台記者安娜綜合報導)花木蘭》近日在大陸票房遭遇慘敗,即便主演劉亦菲“撐警”和片尾感謝新疆宣傳部和吐魯番公安局,也沒能示好大陸市場,反而被中國宣傳部門限制其宣傳,就連聘請寫手“唱好”《花木蘭》請水軍刷榜也被禁,真是從國外到中國大陸一路唱衰。

花木蘭》在中國上映首天,就被當局禁止主流媒體宣傳報導相關新聞,且大部分媒體也已經接獲通知,有其中兩名消息人士聲稱,該通知是由中國的“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出。雖然該通知並未說明原因,但他們認爲這項禁令是與該片在片尾字幕向新疆有關當局致謝,受到反彈一事有關。

環球時報英文版報道,迪士尼取材自中國古老的故事而攝製的電影《花木蘭》,儘管有多個著名的中國演員,該片卻因爲自我爲是而未能與中國觀衆產生共鳴,票房收入差強人意。

報道引述貓眼網站的數據指,直至星期五晚上9時爲止,該片的票房收入爲4800萬元。貓眼預測《花木蘭》的大陸票房最終可達2.91億元,但同期上映的另一出好萊塢製作《天能》(Tenet)的票房,預料可超過4億元,而中國本身製作的《八佰》,預期的收入更可能高達29億元。

臺灣《上報》發表黎蝸藤的文章《花木蘭在中國爲何慘敗》。作者分析說,迪士尼投入重本,請來華裔演員擔任主要角色,有“神仙姐姐”劉亦菲、“宇宙最強”甄子丹、老牌明星鞏俐和李連杰等,本來指望在中國大撈一筆。然而,它在上映第一天票房爲5388萬人民幣,第三天就後力不繼,跌到不足4000萬,還不敵已上劃24天的《八佰》。《花木蘭》票房慘遭滑鐵盧已成定局。其實,此前不少人已預料票房會差,沒想到會這麼差,令之前不看好的人也大跌眼鏡。 

花木蘭》不但票房差,口碑也刷了新低。在中國影迷聚集的豆瓣網,給《花木蘭》的打星是4.9,最多人給的評分只有兩顆星(五顆星最高)。「史上最差花木蘭」、「迪士尼是詐騙犯」之類的評語充斥影評。

文章指出,看來《花木蘭》的失敗稱得上是全方位的。《花木蘭》在中國票房口碑雙輸,有幾個重要原因:

被中共利用順手的民族主義  有時也會失控  

花木蘭》開拍之初,中美還處於蜜月期。即便在川普上臺的第一年,貿易戰也沒有開打。但經過了貿易戰,特別是今年疫情以來中美的嚴重矛盾,中美人民之間的好感已消耗到差不多見底了。在這種情況下,原先希望拍中國題材打中國牌就能贏得中國觀衆的美國電影公司,如意算盤徹底落空。

中國的民族主義者會認爲,美國人一邊要賺中國人的錢,一邊反中,「吃飯砸鍋」;還會進一步質疑,美國人拍攝中國題材是侮辱中國文化。

迪士尼雖然找來華裔明星演員,但他們全是「外籍人士」,其中劉亦菲是歸化華裔美國人(從中國入籍到美國),甄子丹是美國華裔(在美國出生的香港人),李連杰和鞏俐都是歸化新加坡人。

坊間傳說,中國廣電總局在2020年3月出了「限籍令」,限制非中國(大陸)籍的藝人的出鏡率。這引來媒體羣起(再次)研究各明星的國籍。這幾個明星,特別是那三個歸化明星,都被中國網民鞭笞了一番:「祖國這麼強大,偏偏跑去當外國人」。特別是鞏俐說「這是個人選擇的權利」,被網民羣起而攻之。

於是,美國人拍中國題材的電影,「外國人」當主角,激起了中國民族主義分子的抵制。早在公映前,「唱衰」《花木蘭》的聲音就不絕於耳。

即使中國「戰狼外交發言人」趙立堅力撐劉亦菲是「當代花木蘭」,「真正的中華兒女」,也敵不過民族主義分子中對她歸化外國的「差評」。

花木蘭》粗劣解釋中國元素 沒法糊弄中國觀衆

真人版《花木蘭》在預告片中,用福建土樓作爲當時的民居,已遭來一片批評(木蘭在北魏,在北方,福建土樓在宋代之後纔有,在南方)。 

而且《花木蘭》電影對中國「一知半解」,卻胡亂解釋中國文化,很難再「糊弄」中國觀衆。

文章說,一個是「氣」,一個是「孝」。製片方以爲把這兩個元素加入,就能和中國文化拉上關係,博得中國市場好感。結果被中國人理解爲「氣功」的「氣」,在電影中被說成是男人才能擁有的東西。在中國人正在拋開儒家的「愚孝」的枷鎖時,電影卻把「孝」說成是木蘭從軍的動機。 

中共喉舌《環球時報》說了句大實話:「該片不過是西方人眼中的東方元素的大雜燴。」

花木蘭》在國際引發非議  中共限制其宣傳

在海外,《花木蘭》引起很多爭議。

文章指出,根據現有資料判斷,木蘭本應是鮮卑人,戰事本是鮮卑人(北魏)和同是鮮卑人(柔然)之間的「兄弟鬩牆」。但電影改編成爲木蘭是漢人,戰事成爲「中國抵抗外族侵略」的民族主義敍事。不但有文化挪用之嫌,還有霸佔歷史的批評。而在描述柔然人時,也引起了刻意「醜化」遊牧民族的爭議。

還有一個爭議是,劉亦菲曾聲援香港員警,在香港和臺灣及海外有「抵制木蘭」(#BoycottMulan)的活動。香港「社運女神」,不久前被以國安法起訴的周庭被譽爲「真木蘭」。「抵制木蘭」成爲「真假木蘭」之爭。

文章指出,影片末尾打出了感謝新疆宣傳部門和公安部門的字幕,在維吾爾人問題被國際關注之下,在各國引發嚴重抗議和抵制。

在中共的一言堂宣傳下,中國人習慣思維「敵人反對的我們就支持」,《花木蘭》在國際的爭議本可促進中國票房纔是。

可惜,在複雜的國際環境下,中國宣傳部門反而害怕這些爭議成爲輿論焦點,從而引發中國國內對民族問題、香港問題、和新疆問題的討論。於是有傳規定不得對《花木蘭》進行宣傳,製片和發行方不但無法宣傳,就連聘請寫手「唱好」《花木蘭》請水軍刷榜也不行。

這樣在中國網站各大娛樂版面,就只剩下說《花木蘭》票房如何不濟,豆瓣影評如何差的報道導。電影票房就迴天乏力了。

文章說,“迪士尼投入巨資籌備拍攝《花木蘭》的2017年,肯定想不到在短短几年間,整個世界會發生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 ”

“不能討好兩邊,討好一邊也不是不可能。可惜《花木蘭》製片並沒有真正對中國市場下足功夫,還是那套靠過時的膚淺理解,希望「躺着賺錢」,這就連中國市場也討好不了。”

“這樣的電影,如何能不慘敗?”

責任編輯:安娜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