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花木兰》
《花木兰》非议太多中共限制宣传,在大陆票房不佳。(合成图片)

《花木兰》再被中共限制宣传 “大捞一笔”梦碎中国票房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1日】(本台记者安娜综合报导)花木兰》近日在大陆票房遭遇惨败,即便主演刘亦菲“撑警”和片尾感谢新疆宣传部和吐鲁番公安局,也没能示好大陆市场,反而被中国宣传部门限制其宣传,就连聘请写手“唱好”《花木兰》请水军刷榜也被禁,真是从国外到中国大陆一路唱衰。

花木兰》在中国上映首天,就被当局禁止主流媒体宣传报导相关新闻,且大部分媒体也已经接获通知,有其中两名消息人士声称,该通知是由中国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出。虽然该通知并未说明原因,但他们认为这项禁令是与该片在片尾字幕向新疆有关当局致谢,受到反弹一事有关。

环球时报英文版报道,迪士尼取材自中国古老的故事而摄制的电影《花木兰》,尽管有多个著名的中国演员,该片却因为自我为是而未能与中国观众产生共鸣,票房收入差强人意。

报道引述猫眼网站的数据指,直至星期五晚上9时为止,该片的票房收入为4800万元。猫眼预测《花木兰》的大陆票房最终可达2.91亿元,但同期上映的另一出好莱坞制作《天能》(Tenet)的票房,预料可超过4亿元,而中国本身制作的《八佰》,预期的收入更可能高达29亿元。

台湾《上报》发表黎蜗藤的文章《花木兰在中国为何惨败》。作者分析说,迪士尼投入重本,请来华裔演员担任主要角色,有“神仙姐姐”刘亦菲、“宇宙最强”甄子丹、老牌明星巩俐和李连杰等,本来指望在中国大捞一笔。然而,它在上映第一天票房为5388万人民币,第三天就后力不继,跌到不足4000万,还不敌已上划24天的《八佰》。《花木兰》票房惨遭滑铁卢已成定局。其实,此前不少人已预料票房会差,没想到会这么差,令之前不看好的人也大跌眼镜。 

花木兰》不但票房差,口碑也刷了新低。在中国影迷聚集的豆瓣网,给《花木兰》的打星是4.9,最多人给的评分只有两颗星(五颗星最高)。「史上最差花木兰」、「迪士尼是诈骗犯」之类的评语充斥影评。

文章指出,看来《花木兰》的失败称得上是全方位的。《花木兰》在中国票房口碑双输,有几个重要原因:

被中共利用顺手的民族主义  有时也会失控  

花木兰》开拍之初,中美还处于蜜月期。即便在川普上台的第一年,贸易战也没有开打。但经过了贸易战,特别是今年疫情以来中美的严重矛盾,中美人民之间的好感已消耗到差不多见底了。在这种情况下,原先希望拍中国题材打中国牌就能赢得中国观众的美国电影公司,如意算盘彻底落空。

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会认为,美国人一边要赚中国人的钱,一边反中,「吃饭砸锅」;还会进一步质疑,美国人拍摄中国题材是侮辱中国文化。

迪士尼虽然找来华裔明星演员,但他们全是「外籍人士」,其中刘亦菲是归化华裔美国人(从中国入籍到美国),甄子丹是美国华裔(在美国出生的香港人),李连杰和巩俐都是归化新加坡人。

坊间传说,中国广电总局在2020年3月出了「限籍令」,限制非中国(大陆)籍的艺人的出镜率。这引来媒体群起(再次)研究各明星的国籍。这几个明星,特别是那三个归化明星,都被中国网民鞭笞了一番:「祖国这么强大,偏偏跑去当外国人」。特别是巩俐说「这是个人选择的权利」,被网民群起而攻之。

于是,美国人拍中国题材的电影,「外国人」当主角,激起了中国民族主义分子的抵制。早在公映前,「唱衰」《花木兰》的声音就不绝于耳。

即使中国「战狼外交发言人」赵立坚力撑刘亦菲是「当代花木兰」,「真正的中华儿女」,也敌不过民族主义分子中对她归化外国的「差评」。

花木兰》粗劣解释中国元素 没法糊弄中国观众

真人版《花木兰》在预告片中,用福建土楼作为当时的民居,已遭来一片批评(木兰在北魏,在北方,福建土楼在宋代之后才有,在南方)。 

而且《花木兰》电影对中国「一知半解」,却胡乱解释中国文化,很难再「糊弄」中国观众。

文章说,一个是「气」,一个是「孝」。制片方以为把这两个元素加入,就能和中国文化拉上关系,博得中国市场好感。结果被中国人理解为「气功」的「气」,在电影中被说成是男人才能拥有的东西。在中国人正在抛开儒家的「愚孝」的枷锁时,电影却把「孝」说成是木兰从军的动机。 

中共喉舌《环球时报》说了句大实话:「该片不过是西方人眼中的东方元素的大杂烩。」

花木兰》在国际引发非议  中共限制其宣传

在海外,《花木兰》引起很多争议。

文章指出,根据现有资料判断,木兰本应是鲜卑人,战事本是鲜卑人(北魏)和同是鲜卑人(柔然)之间的「兄弟阋墙」。但电影改编成为木兰是汉人,战事成为「中国抵抗外族侵略」的民族主义敍事。不但有文化挪用之嫌,还有霸占历史的批评。而在描述柔然人时,也引起了刻意「丑化」游牧民族的争议。

还有一个争议是,刘亦菲曾声援香港员警,在香港和台湾及海外有「抵制木兰」(#BoycottMulan)的活动。香港「社运女神」,不久前被以国安法起诉的周庭被誉为「真木兰」。「抵制木兰」成为「真假木兰」之争。

文章指出,影片末尾打出了感谢新疆宣传部门和公安部门的字幕,在维吾尔人问题被国际关注之下,在各国引发严重抗议和抵制。

在中共的一言堂宣传下,中国人习惯思维「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支持」,《花木兰》在国际的争议本可促进中国票房才是。

可惜,在复杂的国际环境下,中国宣传部门反而害怕这些争议成为舆论焦点,从而引发中国国内对民族问题、香港问题、和新疆问题的讨论。于是有传规定不得对《花木兰》进行宣传,制片和发行方不但无法宣传,就连聘请写手「唱好」《花木兰》请水军刷榜也不行。

这样在中国网站各大娱乐版面,就只剩下说《花木兰》票房如何不济,豆瓣影评如何差的报道导。电影票房就回天乏力了。

文章说,“迪士尼投入巨资筹备拍摄《花木兰》的2017年,肯定想不到在短短几年间,整个世界会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

“不能讨好两边,讨好一边也不是不可能。可惜《花木兰》制片并没有真正对中国市场下足功夫,还是那套靠过时的肤浅理解,希望「躺着赚钱」,这就连中国市场也讨好不了。”

“这样的电影,如何能不惨败?”

责任编辑:安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