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反习引发轰动(网络图片)
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反习反共引发轰动(网络图片)

闻所未闻!蔡霞首曝中共党内三大派 点名到人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0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早前因一段反习录音曝光,被中共中央党校宣布开除党籍并取消退休待遇。蔡霞在该段录音中批评中共是“政治僵尸”,习近平是黑帮老大,如果不解决这个人,这个体制就是自由落体……这个体制本身已经没有出路了,改革是没有用的,必须要抛弃掉。美媒发布的最新蔡霞专访中,就习时代的极权体制及出路再次做了解读,并首度从中国变革角度,揭示中共党内有三大派。

首揭中共党内政治力量划分 惊现无奈派

接近68周岁的蔡霞退休前是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现居美国。据自由亚洲电台(RFA)近日发布的蔡霞首次出镜接受视频采访。蔡霞从她作为中央党校教授对中共体制内各种政治力量观察,中共所谓改革开放以后到现在,党内大致可以分成三大派。

一类就是改革派。最早的如赵紫阳和胡耀邦,蔡霞说,他们是站在人民一边,改革不是为了救党,而是为了走向中国现代文明。这一脉一直都在延续,就像包括任志强。蔡霞不认为继胡耀邦跟赵紫阳之后,中共党内没有改革派,认为中共党内仍然有很多改革的努力在推这个党往前走的人。

她认为邓小平一方面推动中国的改革,但有历史局限性,对毛泽东思想怎么看,没有问题反思下去。之后到了八九年的时候邓小平开枪。所以邓小平改革有功,开枪有罪。

另一派就是无奈派,这是中共党内的绝大多数。她说无奈派人们过去不太注意,实际上就是叫沉默的大多数的,而这个无奈派现在还分成两大块,一块就是官,比方说省长、省委书记、然后市长、市委书记,然后部长、副部长这类。另外一类的无奈派是僚,这个僚就是指在中央机关和地方省市机关里面干活的人,政府里的人,他是要大量工作的人。

蔡霞说,无奈派是被裹挟着走的,哪边的力量大他就可能跟着哪边走。

还有一派是钻营派。钻营派也分两类。一类就是“习家军”,即“之江新军”就是指习带出来的一批人,包括浙江、福建、上海,还有清华同学帮。另一类钻营派不是习家的老班底,但他又想钻到“习家军”的行列中去。比方说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

蔡霞说,真正的铁杆钻营派大概也就百分之十就不得了了。

解读极权3.0——精致的新极权时代  “这个制度必须抛弃“

对于外界对她吁先换习的质疑,蔡霞也做了回应。她说“换人不换制”,换人只是第一步,这个制度必须抛弃。

至于换习,蔡霞认为现在体制内换习照正常的程序去做,没有这个能力。只有前后任高层现做个表决,请习下去。但按照常规的做法来讲不可能的,将来有可能充满了偶然性,或许在一个偶然的突发事件或者偶然的导火线,一下子就把局面给炸开了。是不是就是突然的他就能下去,谁也说不好。

蔡霞表示,中共所谓伟大光荣正确的这样的一个硬壳,禁锢着人们对于中国政治问题的思考和探讨。这个外壳必须要把它打掉,破除它的天然政治正确。而另外组党是指当社会发生大的政治转型的时候,中国共产党这个外壳一旦被打破,它就把党内的一批立志于改革的,和在思想上倾向于希望国家好,希望国家走向现代文明的无奈派释放出来了。

蔡霞认为,中国的政治转型其实转型的是一个根本制度的变革,体制的变革。过去讲改革。她在分析了毛、邓、江之后,认为在2012年习上台后整个一个倒转,退回极权主义。而他退回的这个极权主义和九十年代的极权主义,和那个毛时期的极权主义有一个特别大的不同。不同在高科技,就是我们讲的信息化大数据的监控。他可以做到精准监控每一个人,他可以二十四小时全方位立体全天候地来监控。她认为这是极权3.0

不过蔡霞倾向的一个观点是,这不是后极权时代,是从威权时代退回到精致的极权时代。这种精致的新极权时代超过了历史上的毛泽东时期,一个特点就是高科技的全天候的立体型的监控,全党全社会。第二个就是他在党内采用的强力打压党内的不同意见。第三个特点就是在民间社会搞依法治国,成为拿在手里当镇压人民的工具。她说,还有一条很重要的,因为这个党是一个垄断国家资源的党,所以他可以掐所有人的脖子。

蔡霞说对这样一个制度,不要指望它在内在可以改革,它是不可能改革的。因此这个制度必须是变革,整个的抛去这个制度。

蔡霞回应了共产党之外的制宪主体问题,认为制宪主体应该是十四亿中国人民。但是这个制宪怎么能够实现,其实是个很艰难的一个过程。艰难在于它需要抛弃原有的这种思维方式。就是防止以中共思维反中共。“我们能否把这种思维突破掉,把所有的力量能够联合起来?”

对于有人质疑变革会不会让最后中共又改头换面的存活下来,蔡霞说不可能,她举例前苏联戈尔巴乔夫他推动了整个党内的变革。然后苏共这个党,最后在人们的唾弃声当中,残存下来极少数的那些老人们,他们还留恋苏联共产党,而它已经不成气候了。她认为中国共产党不可能在将来再成为一个占主导性的党。但社会的精英和党内的精英会不会联合起来,形成各种新的政治力量?

蔡霞曾批习以及还有批评中共党是政治僵尸,但有人认为,中共政权自建立以来,从来就是政治僵尸。蔡批评习近平的这些话其实用在中共任何一任国家领导人身上,都是不为过的。她反习的背后,其实是代表了一股被习打压的政治势力。对此,蔡霞表示,她觉得中共不是从来就是政治僵尸,而是当什么时候内部高压,残酷的压制不同意见的时候,他就完全丧失了纠错能力,那么他就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政治僵尸。比如现在看到的就是一个政治僵尸。

她说自己希望改变这种状况,并不是为了去挽救这个党,而是使得这个国家能够走出这个僵局,使得我们这个民族和国家能够不断的往前走。

外界观点:蔡霞应该还是马克思主义者

《看中国》专栏作家郑中原认为蔡霞还是有局限的,他分析蔡霞过去在国内的一些论点,以及近期接受外媒专访的多处表态,认为蔡霞目前应该还是信马克思主义的,只不过她认为现在习近平和中共走的是斯大林、毛泽东的那种暴力共产主义,她似乎在希望中共能走向非暴力的共产主义。但那也是魔鬼的意识形态,并且正在严重侵蚀西方社会,只是还没有完全在西方颠覆成功而已。只有彻底放弃任何形式的共产主义,才能真正实现和保障她所推崇的“以美国为代表的现代人类自由民主制度,以及和平、民主、自由与正义的价值观和秩序”。

郑中原表示,对于不断从中国大陆专制政权中反正出来的人,毕竟脱胎于中共体制,要清醒认识中共本身的邪恶本质需要一段时间和过程,建议包括蔡霞女士本人都不妨读一下《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本书从更长的历史,从全世界范围讲透了共产主义的本质和目的。

另外,针对蔡霞对江泽民掌权时期的“情结”,郑中原表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也不是什么大胆尝试,而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而炮制出来的。江泽民时代,中共开始欺骗世界加入世贸,党内各个高层家族、以及大大小小的党官们,闷声插管大吸血;江泽民并对信仰团体疯狂迫害,造成社会道德加速崩盘,甚至动用国家力量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这些罪恶一直延续至今。而今天中共即将崩盘的必然结局,是中共从毛、邓、江、胡、习所谓五代统治者所作所为一路所欠下的罪债所致。

蔡霞此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曾认为未来中国真的要走向现代民主政治,有八个字:“去习”、“非共”、“变革”,还有两个字,“和平”。

对此,有网友在海外网站相关报导留言说:“非共”不对,应该“灭共”!

责任编辑: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