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在窑洞中熬制鸦片被活埋的张思德(左)(网络图片)
在窑洞中熬制鸦片被活埋的张思德(左)(网络图片)

毛高调纪念张思德是为掩盖中共一桩惊天罪恶

【真相系列报道】(十二)还原中共「英雄模范」之张思德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16日】几年前,曾看过作家阎连科写的小说《为人民服务》,而这个题目应该是源于1944年9月中共党魁毛泽东张思德的追悼大会上发表的同名演讲稿,只不过阎连科的小说恰恰是对毛在该演讲中所言的「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极大讽刺。

然而,悲催的是,一代一代的中国人,却不得不接受中共的洗脑,比如作为小学课本篇章的《为人民服务》就几十年如一日的欺骗着国人。

张思德之死

这篇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被奉为「老三篇」之一,迫令全国人民背诵的《为人民服务》中称:「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张思德同志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

延安、毛泽东(网络图片)
毛泽东(网络图片)

这个中共眼中死的比泰山还重的张思德到底何许人也?他为人民做了哪些了不起的事情?

官方档案显示,张思德1915年生于四川省仪陇县韩家湾,佃农出身。1933年参加红军,后加入中共青年团,参加了北上逃跑的「长征」。1935年,在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在中共中央军委警卫营担任通讯班班长。

1937年,加入中共。1942年担任中央警卫团警卫,1943年,担任毛的警卫战士。1944年,参加大生产运动,在安塞县烧木炭,9月5日,因窑洞塌方,被砸在窑洞中身亡。

单看张思德的履历,似乎并没有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而且以其警卫员的身份,似乎并无足够的资格高调召开追悼会。然而,事实恰恰相反,中共中央直属机关不仅为其召开了追悼会,而且毛还亲自出面发表讲话。

更让人心生疑问的是,此后也并无如此高的规格纪念一个警卫员,尽管毛堂而皇之的称「今后不管死了谁,不管是炊事员,是战士,只要他是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的,我们都要给他送葬,开追悼会」。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隐情就在于张思德的死因。根据大陆学者张耀杰的研究,张思德并非死于烧木炭,而是在制鸦片的过程中意外身亡的。这大概就是毛以及中共希冀掩盖的原因吧。根据不断披露的史料,中共一直宣传的在南泥湾地区开展的「大生产运动」,其实只有少部分地种了粮食,大部分地区都种植了鸦片。

罂粟(图片:KGM007/维基)
罂粟(图片:KGM007/维基)

张耀杰披露,他几年前曾亲到延安的南泥湾实地考察过,「据当地政府官员讲,南泥湾本来是延安地区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三五九旅用极其野蛮落后的方式砍伐烧荒后,种植了大片的鸦片,张思德,就是在烧制烟土的过程中被活埋在窑洞里面的。」

有人依据张思德背木炭的照片反驳这种说法,那是因为这些人不知道鸦片是可以熬制的。鸦片通常分为生鸦片和熟鸦片。熟鸦片就是生鸦片经过烧煮和发酵后,制成条状、板片状或块状,通常包装在薄布或塑料纸中。吸毒者吸食时,熟鸦片可发出强烈的香甜气味。近年来,媒体还曾见到有人自种鸦片并熬制的新闻。是以,张思德在窑洞中熬制鸦片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中共种鸦片卖给国统区

张耀杰还透露,据其研究中共党史的朋友告知,这些事情在中共内部文献中也有记载;但中共却欺骗了中国人民半个多世纪,把南泥湾种鸦片说成是种庄稼养牛羊,而炼鸦片的张思德则被说成是烧木炭

关于中共在延安种植鸦片并出售赚钱,塔斯社记者、莫斯科驻延安特派员彼得•弗拉基米若夫尤的《延安日记》、陈永发教授的《红太阳下的罂粟花══鸦片贸易与延安模式》 、美国学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都有经考证后的详细记载。

比如《延安日记》里曾写道:「到处在做非法的鸦片交易。例如,在茶陵,远在后方的一二零师部,拨出一间房子来加工原料,制成鸦片后就从这里运往市场……」,「政治局已经任命任弼时为鸦片问题专员……」

任弼时(图片:摄于1950年)
任弼时(图片:摄于1950年)

当彼得问及毛泽东:「特区的农民往往由于非法买卖鸦片受到惩办,而现在甚至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与机关也在公开地生产鸦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老毛没有吭声,一旁的邓发代毛回答说:「从前特区只是把盐和碱运往国统区。我们一挂挂大车满载着盐出去,带回来的钱袋却是瘪的,而且还只有一个钱袋。现在我们送出去一袋鸦片,就能够带回满满的一车钱。我们就用这些钱向国民党买武器,回头再用这些武器来收拾他们!……」

此外,一些学者还查到1945年中共冀鲁豫边区第六专区所辖淮太西县允许鸦片烟合法经营以及征收鸦片烟土税的文件:《淮太西县烟土税征收与管理暂行办法》 。与国民党禁止种植鸦片以及交易的政策相比,中共则是为了自身利益而不惜残害民众,可见中共满口的「为人民服务」不过是谎言而已。

而在1936年12月西安发动军事叛变,站在中共一边的陕西绥靖公署驻甘肃行署主任邓宝珊,不仅给予了张、杨以支持,而且在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被国民党政府任命为21军军团长后,利用驻守榆林的机会,多次到延安与毛、朱等人会晤。

网上有消息称,邓不仅吸鸦片而且种鸦片,跟延安互开方便之门,并帮助延安把种的鸦片卖到国统区。这自然让中共是喜出望外,毛称其「为德之大,更不敢忘」,而蒋介石却没有察觉。

为何选警卫团?

中共自然也认识到了烧制鸦片的名声确实不太好,因此参与者必须是信得过之人,即既要能保密,又要保证参与这项工作的人不会中饱私囊。而「党性强」、「纪律性强」的中央警卫团战士是首选。

据说,除了张思德,中央警卫团很多干部、士兵都轮流参加过加工烟土的工作。试问,张思德们是在为人民谋利益还是在为中共谋利益呢?

可叹的是,张思德为了这罪恶的鸦片失掉了年轻的生命,而且这个「烧烟英雄」还让蒙在鼓里的全国人民学习了数十年。中共真是害人不浅!

文章来源:大纪元/林辉

责任编辑:慧明/楊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