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阿拉伯联合大公国、巴林15日在美国总统川普(左2)主持的仪式中,与以色列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图取自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
阿拉伯联合大公国、巴林15日在美国总统川普(左2)主持的仪式中,与以色列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图取自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0日】(本台记者宇宁综合编译)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葛兰西(Josh Glancy)当地时间9月19日在泰晤士报撰文,解密川普总统和其女婿库什纳如何促成了以色列阿联酋巴林的和平协议,并表示很快中东会有更多的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签署此协议。

以色列总统内塔尼亚胡于 9月15日与阿联酋外长扎耶德((Abdullah bin Zayed)和巴林外长扎耶尼(Abdullatif bin Rashid al Zayani)在白宫同时分别签署了《亚伯拉罕协定》,宣布以色列和这两个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正常化。

葛兰西认为,9月15日对于曾经一度在中东被视为是贱民 的以色列而言,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时刻。因为以色列同时与两个海湾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虽然出于对伊朗的不满,类似于阿联酋巴林、沙特阿拉伯这些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已经与以色列背地里已经悄悄交往了一段时间了。

但是这份《亚伯拉罕协定》的意义在于,川普总统和他的高级顾问、哈佛毕业的女婿库什纳成功地将以色列和这些中东海湾国家带到同一张谈判桌上,并用审慎的和解代替了中东地区公开的敌视;而且这个协议绕开了难缠的巴勒斯坦,是在得到沙特阿拉伯默许之后达成的, 避开了已经陷入困局的、认为以色列不与巴勒斯坦和解就不可能实现中东地区和平的理念。而且正如库什纳于8月30日所说,这个《亚伯拉罕协定》将为中东地区创造以前无法想象的经济、安全和宗教合作;而且令该地区有望实现其内在潜力。

还有分析人士认为,《亚伯拉罕协定》削弱了腐败无能的巴勒斯坦领导层对中东地区的影响 ,并通过以色列和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将共享情报和军事实力孤立和遏制伊朗在中东地区的野心。

葛兰西还表示,有消息人士告诉他,至少还有两个阿拉伯国家准备效仿阿联酋巴林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而且虽然美国的盟友沙特阿拉伯尚未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但是如果沙特政府不允许,巴林是不太可能会与以色列签署此协议的。 

同时,虽然目前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僵局仍然未解,但是以色列已经承诺暂停吞并约旦河西岸地区的计划。葛兰西写道:“这个协议甚至可能会推动目前陷入僵局的以巴和平进程,而且不会让海湾地区的局势更糟。”

葛兰西因此认为,川普总统和库什纳应为促成的这个协议应该得到各方的赞扬。他写道:“川普总统一直都说,他比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更应该得到诺贝尔奖,因为奥巴马总统仅仅是由于是首位非裔总统而获得该奖,在这一点上川普总统可能是对的。”

这份《亚伯拉罕协定》的协议也令很多人感到震惊,因为奥巴马总统当时的国务卿凯瑞(John Kerry)曾于2016年曾经表示,以色列是不可能与阿拉伯国家签署和平协议,当时所推动的中东谈判也明显停滞不前。凯瑞当时说:“没有巴勒斯坦和平,就不会有阿拉伯世界的和平,这是一个很严酷的现实。“

《纽约观察报》的编辑库尔森也曾经表示,在过去六十年多年中,美国曾经向中东地区派去很多优秀的外交官,希望能够实现以色列和中东阿拉伯国家的和解,但是他们的努力没有得到任何结果,而最后却由一个39岁的、没有任何外交阅历的人和他的助手,同样哈佛毕业的总统助理伯科维茨(Avi Berkowitz)促成了这个协议。

劳瑞(Rich Lowry )则于9月18日在美国半月刊杂志《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上表示,就中东问题而言,川普总统和库什纳推翻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疏远以色列的政策,并做了其他总统未做成的事情,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迁往耶路撒冷,随后又在局势缓解后成就了其他总统未成就的、签署了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和平协议;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的成就,也是一个明智的构想。他写道:“虽然川普总统的批评者拒绝承认这一事实,但是历史将对此进行评价,证实在此问题上谁做出了正确决定,又有哪些人在自己的政治正确的泥潭中兜圈子。”

附:解密川普总统女婿库什纳如何促成的此协议 

川普总统于2016年当选总统后就任命其女婿,时年36岁的、没有任何外交阅历的库什纳为主管中东问题的高级顾问,当时此决定引发了很多人的困惑,因为从哈佛毕业的库什纳在大学时期就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而且鲜少公开站出来为以色列说话。但是库什纳促成《亚伯拉罕协定》似乎也有其必然的原因。 

库什纳是一位成功的犹太房地产商的儿子,他的祖母在波兰时曾经通过在爬出一条自家的隧道而逃过了大屠杀,他祖父也曾经在一个洞中躲了一年免遭大屠杀,而作为东正教犹太人,他从小就知道要保护以色列国,并牢记着以色列人所经历过的种族灭绝的痛苦,同时延续犹太这个民族的生命力的重要性,这些理念对于他而言都非常亲切。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一直是库什纳家族的朋友,特别是和库什纳的父亲查尔斯•  库什纳(Charles Kushner)关系非常好。25年前,当时14岁的库什纳曾经有一夜在地下室过夜,因为到访的内塔尼亚胡当晚在库纳什新泽西的家中过夜,而且当天晚上内塔尼亚胡“占”了他的床。

而哈佛时期的库什纳就形成了“一个强大而安全的以色列,最符合美国和世界的利益”的理念,作为东正教犹太人,他甚至不认为以色列的存在需要得到欧洲、联合国甚至华府和伦敦的认可,因为圣经已经将这片土地许诺给了以色列。 

重要的是,库什纳还与伯科维茨和阿拉伯国家的酋长和王子,例如沙特阿拉伯王储萨勒曼(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建立了牢固的关系,他被视为是沙特阿拉伯王储萨勒曼在白宫中强有力的支持者, 同时他还与以色列驻美国大使德默尔(Ron Dermer)及阿联酋驻美国大使欧泰巴( Yousef Al Otaiba)建立了非常密切的关系。 库什纳于2016年6月,在川普总统第一轮大选的参选活动中,通过川普的密友、美国房地产投资商,亿万富翁巴拉克(Tom Barrack)结识了阿联酋驻美大使欧泰巴后,与欧泰巴保持了非常亲密的关系,他们之间经常通过电邮和电话联系,库什纳曾经经常征询欧泰巴对很多问题的看法,例如欧泰巴对于中东不断变化的权利的看法,对于叙利亚、伊朗,伊斯兰极端主义,以及对中东各国关系的看法。  

库纳什川普总统的大女儿伊万卡结婚后,库什纳也仍然是自己父亲查尔斯的儿子,常年来一直捐款建设以色列以及一直是内塔尼亚胡坚定的支持者的查尔斯对库什纳的影响非常大,例如川普总统2017年9月与内塔尼亚胡会面时,查尔斯和库什纳就曾经作陪。 

分析人士认为,当川普总统责成库什纳促成一个中东协议时,库什纳显然是受到了以色列总统内塔尼亚胡提出的“由外及内”的理念的启迪,并运用了他与欧泰巴及他和沙特阿拉伯王子建立的关系。成就了这一历史性的协议 。

责任编辑:常青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