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克雷与戴维斯(图片:Henry F. Darby,Office of the Senate Curator, United States Senate/The Mystery Man at English Wikipedia./希望之声合成)
克雷与戴维斯(图片:Henry F. Darby,Office of the Senate Curator, United States Senate/The Mystery Man at English Wikipedia./希望之声合成)
美國史話

风烛残年的政坛老人以生命为比喻力促南北方妥协

美国史话(七十三)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2日】(作者:文长)上集说到美墨战争中的常胜将军泰勒(Zachary Taylor)被辉格党看中,在1848年大选中当选美国第十二任总统。

十九世纪中叶,美国南北双方在奴隶制问题上的争论愈演愈烈,联邦走向了分裂的边缘。扎克里·泰勒总统想通过回避的办法缓解矛盾,但结果事与愿违,美国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关键时刻,肯塔基州参议员亨利·克雷挺身而出,设法挽救联邦。克雷认为,没有什么分歧是不能通过妥协来解决的,他坚信,妥协才是政治的常态。他说:“生命本身就是生与死的妥协,生死之间的搏斗贯穿于我们的整个生命,直到死神获胜为止。”

克雷(图片:Henry F. Darby 大约1858年画作,Office of the Senate Curator, United States Senate)
克雷(图片:Henry F. Darby 大约1858年画作,Office of the Senate Curator, United States Senate)

1850年一月底,克雷拟定好了一份计划,其中大部分内容都曾经以单独议案的形式出现过,这回克雷把它们合并在一起,希望双方都能接受。克雷的核心策略就是,把几个不同的问题绑定在一起,让南北双方都能从中获得好处。比如,他建议禁止哥伦比亚特区进行奴隶交易,但又同时提出,北方人得接受一项更为有效的法律,将南方逃跑的奴隶送还给他们的主人。他还建议德克萨斯重新划定西部边界,把大部分有争议土地划分给新墨西哥;但作为交换,联邦政府同意替德克萨斯偿还债务。

克雷这些提议,并不是让双方简单的做出一些让步和牺牲;他给每一项妥协条款都找来了合适的理论根据。比如,宪法第四条第2款第3节规定,如果一个人是held to service or labour,就是说他如果是在某个州服劳役,那他要逃跑,别人看到了,就有义务把他抓住并送还主人。整部宪法里都没有出现过slave(奴隶)这个词,因为国父们从来就不认可奴隶制度,但碍于现实原因,才找了别的词来表达类似的意思。这里的held to service or labour,意思不仅仅指奴隶,也包括契约工人、学徒等等。当然,后来的宪法第13修正案让这条规定基本上成为形同虚设。克雷说,宪法是所有州都批准了的,北方人曾经签过字,代表你们同意接受宪法全部条款,所以现在理应去执行。对于德克萨斯债务问题,克雷解释说,人家原来是个主权国家,有自己的贸易税收,现在成为我们一个州,这部分收入没有了,那联邦政府自然得帮人家解决一下财政困难呀。

对于克雷的种种妥协方案,南北双方的温和派都很赞同,他们觉得联邦有救了。但是,南北双方的极端派都用刺耳的话指责他。北方废奴主义者认为,克雷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向南方妥协,委曲求全,断然不可接受。南方极端派认为,没什么妥协可讲,一切问题都是北方人造成的,南方人唯一可接受的方案就是将密苏里协定的适用范围向西延展到太平洋。面对双方的极力反对,克雷冷静地向他们描述了当前的局势。他对南方极端派说,你们要按密苏里协定来划分西海岸的奴隶制,就等于说加利福尼亚和新墨西哥都要成为奴隶州。我如果同意的话,后世子孙就会说,当年都是克雷造成了那里的奴隶制。他又对北方激进废奴主义者说,你们认为自己占据了道德制高点,是吗?可你们知道吗,弗吉尼亚州本来是奴隶州,近年来废奴倾向越来越强,眼看就要修改法律,变成自由州了。结果你们一闹,尤其是天天在报纸上破口大骂,让那里的人很反感,结果原来倾向废奴的人都站到奴隶主那一边去了,你们再闹下去只能适得其反。

议案提出一个星期后,克雷在参议院发表了一次历史性的演讲。当时,参议院大厅里挤得水泄不通,很多人长途跋涉,从波士顿和纽约赶来,就为听克雷讲话。有人说,自从克雷8年前退休回家以后,国会大厦里还没出现过这么多人。克雷此时已是风烛残年,而且患有严重的肺结核,他每上一级台阶都要休息一下。有人劝他推迟演讲,但克雷表示,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老态龙钟的克雷,显得忧心忡忡,他强忍着发表演讲,尽管声音含混,却娓娓道来,对剑拔弩张的南北双方代表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台下的人认真地听着,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克雷说,尊贵的参议员们,你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绝对正确,谁都不肯让步。可是我们必须面对现实啊!扪心自问一下,你们谁有比妥协更好的办法呢?如果有,请你提出来,我洗耳恭听!

克雷说,现实很残酷,但同时又是机遇。北方代表们,你们不是反对加利福尼亚和新墨西哥变成蓄奴州吗?我告诉你们,完全不用国会立法来解决,加利福尼亚人自己刚刚通过的州宪法,已经明确反对奴隶制,何苦我们偏要再来他个联邦法律,从而让南方人下不来台呢?另外,新墨西哥那地方,除了沙漠就是高山,你就是让人在那建农场种棉花,也实现不了啊,那地方天然就不适合搞奴隶经济。克雷又说,北方代表们,奴隶问题对你们来说是一个感情问题,这点上我完全跟你们站在一起,我从来都痛恨奴隶制,也为废奴做过很多努力,这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对于南方人来说,至少在现阶段,奴隶制是他们的经济基础,咱们一刀切的话,只能把他们逼上绝路。难道你们想看到南方人明天就宣布独立吗?听到这话,台下面面相觑,无人应答。克雷话锋一转,又对南方代表们说,奴隶制咱们可以商量,但你们想脱离联邦,门都没有!美利坚联邦是永久性的,国父们建立联邦并不是为了自身利益,而是为了子孙后代。宪法没有半个字,给你们脱离联邦的自由!克雷警告说,如果南方一意孤行,自行脱离联邦,内战很快就会爆发。到那时候,成千上万的奴隶都会往北方逃,他们搞不好还要暴动,烧农场,烧你们的房子。别说奴隶制无法继续,就是你们自身的安全也无法保证。内战对任何人都是损失,何必为一时的痛快而生灵涂炭呢?你们好好掂量一下,孰轻孰重!

很多原本不看好妥协方案的人,都被克雷的演讲打动,他们纷纷表示支持克雷。然而,此时南北双方的极端派压抑了很久的怒火终于爆发,他们认为妥协实在是拖延时间,奴隶制只能是个非此即彼的选择,克雷的演讲左右逢源,却于事无补。首先是泰勒总统的首席顾问,纽约州参议员苏厄德坚决反对蓄奴,他认为任何妥协都是对宪法的伤害。泰勒也出面反对克雷,但他除了不同意奴隶制以外,也是因为整个争论过程他都被当做圈外人,从来没人问总统有何想法。

一国元首被国会当做打酱油的小孩,你说这心情能好吗?“不行,坚决不行!”泰勒想通过表个态,体现一下总统的权威。可是,姜还是老的辣,克雷毕竟是美国历史上数一数二的政治玩家,他几句话就把泰勒给怼回去了。克雷说:总统先生,您的头脑里只有加利福尼亚一个问题,但我们的国家面临着至少五个问题。就像胳膊上有五个伤口在流血,您就用纱布绑住了一块,然后让其他四块伤口裂得更深。我和您不一样,我在寻找能够同时止住所有伤口流血的办法。泰勒总统感到自己的智商,再一次被人无情地嘲笑,他本来想反击,但没想到的是,不久后他就意外身亡了(请看上集)。

戴维斯(Jefferson Davis)(图片:The Mystery Man at English Wikipedia.)
戴维斯(Jefferson Davis)(图片:The Mystery Man at English Wikipedia.)

南方极端派也不肯示弱,南方两个代表人物,一个是密西西比州参议员戴维斯(Jefferson Davis),他是后来南北战争时期南方邦联的总统;另一个就是我们讲过多次的约翰·卡洪

 卡洪(John Caldwell Calhoun)(图片:George Peter Alexander Healy大约1845年画作,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卡洪(John Caldwell Calhoun)(图片:George Peter Alexander Healy大约1845年画作,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戴维斯表示,克雷您热爱联邦,这点在下很钦佩,但您犯了一个逻辑错误:将逃亡奴隶还给南方,只是物归原主,并不是北方人的恩赐或者让步。您要知道,之前的密苏里妥协案之所以被接受,是因为各个州都认可,不是因为国会认可。我们的联邦也是如此,它是各州基于共同理念的产物。如果这种共同的东西不再,那分家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卡洪那就更是极端了,他用强烈的措辞谴责北方人在奴隶制问题上的态度。我们看到,南方极端派的想法,其实说白了,就是把联邦当做了邦联。他们从根本上并不认为美国是一个由人民组织起来的国家,不认可联邦的权力直接来自个人,也就是宪法中所说“We the people…”;在他们头脑中,联邦更像是今天欧盟的感觉,各个州松散地结合,各自拥有比较大的自主权。打个比方,意大利采用什么制度,是人家的内政,法国你凭什么插嘴呢?但如果是一个统一的国家、统一的联邦,话就不能这么说了,因为一个国家从来都不可能有两种制度并存,历史证明了这一点。在19世纪中叶,奴隶制就是南北双方对国家概念认知差异中的最核心内容。

在极端派的阻挠下,克雷妥协方案似乎举步维艰。就在这时,另一个重量级人物站了出来,在他的努力游说之下,国会最终做出了选择。这个人是谁呢?请看下集。

更多文章请点击【美国史话】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