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战争英雄:泰勒(Zachary Taylor)(图片:Joseph Henry Bush - The White House Historical Association)局部
战争英雄:泰勒(Zachary Taylor)(图片:Joseph Henry Bush - The White House Historical Association)局部
美國史話

又一位将军出身的总统任上去世 死因百多年一直是迷

美国史话(七十二)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8日】(作者:文长)上集说到波尔克总统在位时开疆拓土、勤政爱民,但是最终放弃了连任。

一场实力相差悬殊的美墨战争,让美国得到了相当于墨西哥三分之一领土面积的土地,横跨19世纪的西进运动达到了高潮。然而,土地扩张也加剧了南北双方在奴隶制问题上的分歧。在北方人的努力下,俄勒冈成为了西海岸第一个自由领地,但加利福尼亚和新墨西哥依然悬而未决。这时,国会众议员Wilmot提出,要在美墨停战协议中加入一项条款,禁止在新增土地上实行奴隶制。理由很简单,这些土地是国会用全体纳税人的钱买的,不是南方奴隶主的私人庄园。Wilmot虽是民主党人,但他并不喜欢奴隶制,他和马丁·范布伦都是属于我们上集中讲到的“烧谷仓派”。奴隶制能否被带到美国西部这一争论,在1848年大选中持续燃烧。它已经不仅仅是民主党辉格党之间的矛盾,也让民主党内部的分裂成为事实。

美国第八届总统:马丁·范布伦(Martin Van Buren)(图片:George Peter Alexander Healy  /1858年绘画,White House)
美国第八届总统:马丁·范布伦(Martin Van Buren)(图片:George Peter Alexander Healy /1858年绘画,White House)

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不但Wilmot条款没有被采纳,还选出了密歇根州参议员刘易斯·卡斯作为总统候选人卡斯虽来自北方,却认为奴隶制没什么不好。他的立场激怒了党内的烧谷仓派,许多代表愤然离场表达抗议。不久,烧谷仓派乾脆退出民主党,在纽约成立了一个新党,名曰自由土地党(Free Soil Party),推举烧谷仓派领袖马丁·范布伦角逐白宫。自由土地党除了反对奴隶制扩张外,还主张美国公民免费得到土地、支持已获自由的黑人拥有平等工作权利等等。自由土地党在美国历史上昙花一现,只存在了短短几年就消失了,大多数党员后来都加入了由亚伯拉罕·林肯领导的共和党。

与此同时,辉格党前三次总统候选人亨利·克雷再次成为热门人选。我们已经多次讲过,克雷前几次竞选时都是功败垂成,可年过古稀的他依然不放弃当总统的机会,决定最后一搏。不过,美国的年轻人对他已经审美疲劳,他们觉得,从我爸爸上学那会儿开始就听说克雷要当总统,现在我自己当爸爸了,他还要当总统,咱们能不能换个新人啊?于是,辉格党故伎重演,打算走当年哈里森总统的老路,找一个名望高、公众形象好的战争英雄参选总统(详见第6465集)。美墨战争中的常胜将军泰勒(Zachary Taylor)被辉格党看中,他有威武的身段、冷峻的面貌,不善言谈,被人称为“老扎克”(Old Zach)。

当年泰勒将军首战告捷后,纽约政治领袖瑟洛·威德(Thurlow Weed)问泰勒的弟弟约瑟夫说:你哥哥现在名声很高,我看他有当总统的潜质。约瑟夫笑了,他说:这太搞笑了,我哥哥他对政治一向冷漠,往往连投票都不去,更别说竞选总统了。不过,你要问我他支持谁,我可以告诉你,他喜欢亨利·克雷,讨厌安德鲁·杰克逊。威德听到这话,心中暗喜,因为他自己就是克雷的支持者。约瑟夫又说,我哥有个癖好,就是爱用国货;他说美国产品面对欧洲货的挑战,必须得有关税保护,他自己从来不穿外国衣服,只穿美国自己生产的。威德拍手叫好,兴奋地对约瑟夫说:太棒了!你哥将成为我们下届总统!

“Wait wait…”约瑟夫打断威德的话,“这简直太荒谬了。我哥他只会打仗,对政治一窍不通,你们要选他当总统,迟早会发现这是个愚蠢的决定。”可是威德坚持自己的判断,他不断向辉格党领袖们推荐泰勒将军。后来泰勒听说有人要推举自己当总统,马上吼道:不去!不去!一个月后,泰勒公开表态,说自己是军人,没有政治经验,承担不了总统的责任。但是,他最终还是被人硬推到了这个位置上。两鬓如霜的亨利·克雷听说泰勒要和自己角逐总统候选人,不禁叹道:哎!天意啊! 上帝不愿把这个位置给我。克雷已经第N次竞选总统,他一生为这个位置付出了无数努力,但他却深爱自己的国家。他知道,如果有人能比自己更好地维护联邦统一,就应当让贤。最后,克雷的一部分支持者将票投给了泰勒

克雷(图片:Henry F. Darby 大约1858年画作,Office of the Senate Curator, United States Senate)
克雷(图片:Henry F. Darby 大约1858年画作,Office of the Senate Curator, United States Senate)

1848年11月7日,泰勒击败民主党候选人卡斯,成为美国第12位总统。他上任之初,加利福尼亚地区的问题十分紧迫。那里刚刚发现金矿,成千上万的人舍家撇业,来到西部淘金,他们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需要政府保护。可是,蓄奴争端让国会举步维艰,参议院被支持蓄奴的南方人掌控,众议院被反对蓄奴的自由土地党人控制,几乎没有任何提案能够同时得到两院支持。南方议员认为,要想延续奴隶制,就必须得把这种制度带到西部去。否则,当废奴州的数量越来越多时,终究有一天国会得被废奴主义者控制,他们届时将修改宪法,彻底废止奴隶制。南方的极端派领袖约翰·卡洪公开发表演讲,将所有责任推给了北方。他说:你们总是想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告诉你们,奴隶制是我们南方人的经济基础,奴隶是我们的个人财产,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没有任何妥协余地!

泰勒总统自己虽然是奴隶主,但他认为加利福尼亚最好还是变成自由州。在国会争论没有任何进展的情况下,人们都希望泰勒能站出来,团结南北双方。但是,泰勒在关键时刻选择了沉默,他丝毫没有显示出人们所期待的领袖风范。泰勒告诉国会,加利福尼亚人已经编写了州宪法,他们自己选择了禁止蓄奴,就按他们说的办吧;搁置争议,赶快让加利福尼亚变成一个州。“那新墨西哥呢,总统先生?”“呃…这得让那里的人民自己决定,咱们少说话为好。”泰勒的模棱两可被人看作是一项“无为计划”,他不想惹麻烦,把决定权留给了地方。泰勒认为,只要努力保持中立,不去触碰敏感神经,蓄奴争议就会随着时间自然消亡。结果事与愿违,南北双方的裂痕日益加深,国家走向了分裂的边缘,联邦面临着巨大挑战。以约翰·卡洪为代表的南方极端派,不断以退出联邦作为威胁,要求北方人在奴隶制问题上闭嘴。泰勒想让加利福尼亚变成州的想法,国会无人理会,这极大地伤害了他的自尊心。他觉得自己当老好人,无为而治,却受人欺负。

蓄奴问题一筹莫展,新问题又浮出水面。新墨西哥和德克萨斯之间的边界一直划分不明确。德克萨斯声称,包括新墨西哥首付圣菲在内的大部分地区都应该归属德克萨斯所有,双方为此还发生过小规模冲突。泰勒是军人出身,玩政治他不会,但打仗他很在行。他让战争部长下达命令给联邦新墨西哥军事指挥官,说如果德州人胆敢挑衅,你们就全力反击,一切后果我帮你们兜著!但是战争部长一口回绝,说这等于爆发内战。一旦战争打响,南方人一定会站在德州一边,全力反击联邦政府。奴隶制已经把国家折腾得够呛了,总统您就别火上浇油了。泰勒很生气,他觉得国会不听自己的也就算了,毕竟三权分立吗,那边我也管不著,现在我任命的部长都不听我的,这还了得?!他准备亲自率兵前往南方。动身之前,泰勒写了一封信给国会,商讨新墨西哥的局势。可是,这封信还没写完,一次意外发生了。

泰勒(Zachary Taylor)(图片:Maguire of New Orleans,Zachary_Taylor_half_plate_daguerreotype_c1843-45.png)
泰勒(Zachary Taylor)(图片:Maguire of New Orleans,Zachary_Taylor_half_plate_daguerreotype_c1843-45.png)

1850年7月4日独立日这天,泰勒前去参加露天庆典活动。在炎炎烈日下站了很久,他中暑了;又吃了很多东西,晚上腹痛难忍。医生急忙赶往白宫,但治疗无效,泰勒总统五天后不幸去世。说来很巧,泰勒和哈里森都是战争英雄,都是本人不想当总统,却被辉格党硬推到总统的位置上去。他们也都在任上不幸死于疾病。因为泰勒的去世正值敏感时期,社会上一直流传着他被暗杀的阴谋论。在他去世一个半世纪之后,很多历史学家依然相信,那天国庆庆典上有人在他的食物中投了毒药。为了解开这个历史谜团,前佛罗里达大学教授Clara Rising说服泰勒的后裔,把泰勒的尸骨从棺材里挖出来,提取头发、指甲和器官样本,拿到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去化验。但化验结果却显示,他体内的毒素含量过低,不足以判断他是被毒药暗杀。也有学者质疑化验流程存在漏洞,所以泰勒死因至今仍未完全得出答案。

1850年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年。国家面临分裂,南北双方剑拔弩张,总统猝死,德州新墨西哥领土纠纷不断。也是在那一年,亨利·克雷勇敢地站出来,准备利用自己国会元老的声望,化解南北矛盾,避免国家分裂 。他拄著拐杖,气喘吁吁地走上演讲台,几乎每上一个台阶就要休息一次。人们看到这个场景,都肃然起敬。克雷在一片掌声中发表了历史上一次重要演讲。他的诚恳能够挽救联邦危局吗?

请看下集《风烛残年的政坛老人以生命为比喻力促南北方妥协》

更多文章请点击【美国史话】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