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酷刑
迫害法轮功中共百种酷刑图(部分)(图源:明慧网)

吉林农安发生大抓捕 一人被害死 多人被关押 四人下落不明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2日】(本台记者澄明综合报道)中国大陆传出消息,中共地方执法机构2020年7月15在吉林省农安县展开大抓捕,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22人,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9人至今仍被非法关押,4人下落不明

历经11年冤狱和酷刑摧残,姜全德绑架骚扰中离世

姜全德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长期遭受非人迫害,被非法拘留四次,执行劳教一次,并被酷刑致残后投入冤狱11年;他曾被绑老虎凳、塑料袋套头窒息、手指及乳头上扎竹签、电棍电击全身;因酷刑“轱辘大轮”、“上绳”、“摇猪手”,致使他右臂骨折致残,连方便面都拿不动;他牙齿被全部打掉,不给流食,吃了8年多夹生的米饭,吃任何东西都只能囫囵吞咽、无法咀嚼。

原本健康强壮的姜全德因遭受长年的身心摧残,身体已被迫害得异常虚弱。

上绳
中共迫害法轮功酷刑手段“上绳” (示意图)
扎针
中共迫害法轮功酷刑手段“扎针” (示意图)

2020年7月15日早上,姜全德与妻子孙秀英在家中被农安县古城派出所警察强行绑架,他们的家被翻得乱七八糟,东西被扔得满院子都是。

当时姜全德身体已瘦得皮包骨,警察依然不放过,把他和孙秀英一并强行绑架走。因收押问题,他被送到当地医院做检查,医生发现内脏异常。农安警察仍然把他带到德惠看守所,那里拒收,农安不法人员强行把他送了进去。看守所条件十分恶劣,姜全德在那里不禁摧残,吃啥吐啥,经历了10天的痛苦折磨。

7月26日,姜全德被农安县国保人员从德惠看守所接出,他身体已极其虚弱,走路打晃,呕吐不止。警察当时要挟家属:不许和炼法轮功的接触。

7月27日,家属带姜全德到长春市肿瘤医院检查身体,由于身体极度虚弱,已难以承受检查的痛苦,只在医院里两天两宿就出院回家了。期间,姜全德的两个儿子强烈要求释放其母回家侍候父亲,被农安县国保警察拒绝,称不签字放弃修炼不放人。

姜全德回家后一直卧床不起,靠打营养液和喝流食支持着,说话声音微弱。

8月初,农安县国保两个年轻警察到姜全德家做笔录,逼问他: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姜全德回答说:“炼!”当家属再次要求释放孙秀英时,警察假惺惺地告诉家属:劝劝她(指孙秀英)签个字儿。姜全德听闻后坚决制止家属:“不能让她签那个字儿!”

警察随后伪善地给家属用手机录了个视频,让家属告诉孙秀英姜全德的危急现状。家属没配合警察,正告回答:“不必了,我家都这样了,你们就照量着办吧!”国保警察关某之后一直给家属打电话,但做完非法笔录后,家属再打过去电话,他就不接了。

8月25日晚10时许,姜全德不幸离世,终年66岁。次日早晨,天上下着大雨,家属冒雨送别他,姜全德身上仍有被施加酷刑后留下的疤痕,清晰可见。

妻子因不签字放弃修炼,被拒绝释放见丈夫最后一面

姜全德走的时候,他的妻子孙秀英仍被非法关押,因她没有违心地在放弃法轮功修炼的保证书上签字,农安国保直到姜全德去世也不放孙秀英,夫妻两人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

家属在接到孙秀英并已被农安县检察院非法批捕的口头通知后,到农安县检察院咨询详细情况,索要批捕通知书,检察院推诿到公安局。家属又找到农安县公安国保队长张树文,向他索要批捕通知书,他在电话里一直推脱责任,不说正经话,后来就无理挂断了家属的电话。

现孙秀英已由长春市第四看守所转押回农安县看守所。

至今被绑架法轮功学员,多人仍被关押,四人下落不明

2020年7月15日吉林省农安县发生的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中,22位法轮功学员被公安劫持,到目前为止,法轮功学员姜全德已在迫害中离世;法轮功学员孙秀英(姜全德妻子)、任永平、高小岐(高小齐)、蔡玉英被非法关押在农安县看守所;赵秀兰、于娇茹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单长河、冯驰、张殿元被非法关押在德惠看守所;张淑云、张秀芝、吴冬梅、孙凤仙现下落不明

当地涉案的中共执法机构有:农安县公安局、农安县看守所、德惠市看守所、长春市公安局第四看守所,以及长春市第四看守所。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