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熱點互動】《花木蘭》爲何引衆怒?/美大使投書黨媒 中共尷尬自爆其醜

熱點互動

【熱點互動】《花木蘭》爲何引衆怒?/美大使投書黨媒 中共尷尬自爆其醜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2日】(新唐人)主持人:觀衆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9月11號星期五。迪士尼新片《花木蘭》今天在中國大陸上映,不過此前已經在流媒體上映一週。此前因爲主演劉亦菲撐港警,而引發爭議,現在又因爲影片最後感謝新疆的中共機構,而掀起新一輪的抵制浪潮。另外,黨媒《人民日報》日前拒絕刊登美駐華大使的文章,美國稱其爲虛假的宣傳系統。那麼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討論這些最新的熱點事件。

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主持人好,觀衆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先生您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今晚我們也請來了一位特殊的嘉賓,就是影視演員姜光宇先生,請他來跟我們先分享一下,他對《花木蘭》這部片子的解讀。姜光宇也是通過電話和我們連線,姜光宇先生您好。

姜光宇:主持方菲你好,大家好,我是姜光宇。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今天難得上我們的節目。那我先直接問你對這部片子的看法,就是我們看到說這部片子上映,今天是在大陸上映,但之前很多大陸的網民都通過各種渠道都看了,所以大陸的豆瓣網上的影評並不高,是4.8分。我想先請您,我知道你看過這個片子,就是從專業的角度來講,你對這部片子有什麼樣的評價?

姜光宇:真的是不好看,這個還不是因爲什麼大家抨擊它啊,各種抵制啊,各種罵,讓我有了先入爲主的概念,還不是這樣的。因爲這個出來之後,我說我看看吧,畢竟迪士尼花了2個億嘛,所以應該我想看它這2個億花到哪了,拍成什麼樣了,結果一看真的是不好看。因爲它從臺詞、表演、人物的造型,特別的彆扭。而且很多臺詞大家看了知道,我覺得不是在說人話的感覺,就是聽不懂。

我不知道是因爲編劇故意把這個詞弄得特別的高深莫測,還是說翻譯的問題,反正我就聽得覺得這個詞說得莫名其妙。表演也是,劉亦菲一直演戲就不行嘛,所以現在你看看完了之後,出來一個新的成語叫「呆若木蘭」,因爲她那個表演太木了。

主持人:但好像它這個片子是特意的,專門刻意的爲了迎閤中國市場和中國觀衆,對吧?做了很多調研啊各方面的。

姜光宇:對,它之前劇本主動送到了中國,讓廣電部審,因爲廣電部不審的話,將來放不了,所以根據他們意見刪改劇本,刪掉很多戲、臺詞,做過各種精簡等等等等吧。就是說這個電影從一開始表現出,就特別特別迎合大陸市場,迎閤中國觀衆,迎閤中共的態度。所以你知道我看片的時候,還有一個感覺特彆強烈,就整個電影中那種諂媚的味道,特別得濃。就是它太想要表現出我懂你們,我要迎合你們,我要討你們的好。

搖尾乞憐的意味太濃了,太足了,就這個力用得太猛了,就整個顯得很彆扭,這個是讓我除了不好看之外,整個影片中的這個瀰漫着濃濃的這種諂媚的味道,讓我特別不舒服,你知道嘛。

主持人:這倒是個挺有意思的(觀察)。

姜光宇:而且它還特別想表現出,你看我們是懂中國的,我們是怎麼怎麼著。但是片中出了很多跟史實不符的地方,那也就罷了,因爲你畢竟好萊塢嘛,你不懂我們中國,這個也就算了。但是說你這種特別刻意想要迎合誰的口味的這種做法,而且你完全毫不掩飾的這樣表現出來了,就讓觀衆看完之後,覺得特別不舒服,因爲你不是在真誠的,就你好好講一個故事,哪怕很好萊塢,哪怕一點都不中國,沒關係啊,你看很多年輕人,迪士尼拍的動畫片版的《花木蘭》,那個也很好嘛。

主持人:那它這個片子現在引發很多爭議,之前主角劉亦菲撐港警,然後新片在結尾有感謝新疆的這些機構。當然迪士尼辯解說,我在那個地方拍片,我當然要感謝當地的機構啦。所以您覺得從演員的角度,從製片方的角度,他們這種做法合不合適?您怎麼看圍繞這個片子的這些爭議?

姜光宇:這個片子,是,從去年就開始了,我後來再想這事,劉亦菲你想據我所知道的圈裏面的規矩,你想劉亦菲演了這麼大2個億的製作,加上1個億的發行費用,差不多3個億呢!這麼大的一個製作,在這整個電影從開始拍攝,一直到最後上映,整個這個期間,劇組的所有的主創人員是不能隨便在公開場合,關於這個片子也好,或者個人的公開表態,是要得到經紀公司和製片方的首肯。就是你公開的發言、公開的行動,都必須得經過他們同意的。

因爲你的一舉一動會影響到大家的觀感、輿論,這個社會的風向等等,會影響片子最後能賣多少錢的。所以迪士尼花了這麼多錢,它對這些其實很在乎的。但是去年你看8月14號,劉亦菲在她的微博上就發了這個撐港警的,是吧。你想,我覺得這絕不簡簡單單的是她一個個人行爲,因爲你想在那個,而且因爲去年8月份的時候,影片已經進入宣傳了、定檔,什麼時候上。當時定的是今年3月份,時間線都鋪好了,那麼大的錢、財力都投入進去了。

所以那個時候每說,特別是主演說一句話,你做一件什麼事,對這個片子都會有非常大的影響。她那個時候敢發這樣的一個帖子,我想迪士尼一定是知道,而且我覺得不光是知道,也有可能迪士尼主動讓劉亦菲發這麼一個東西,就是討好中共嘛。你看,我是站在你這邊的,我是你的人,它就想進入中國市場,所以我覺得這個意味太明顯了。包括後來你看,你剛纔你也說到了,它在片尾鳴謝的新疆的那些單位,吐魯番市公安局那是迫害新疆人特別用力的一個地方。

還有它的片頭特別逗,大家看它的片頭,不再是我們經常看迪士尼影片中那個經典迪士尼的logo,它把logo也換成了上海,剛開業才兩年左右,上海的迪士尼的奇幻童話城堡的那個樣子。你看,從頭到尾它整個都是在,像一條搖尾巴的狗一樣的,跟它的主人,跟共產黨說,你看我對你很友好,你趕緊把市場開放給我,想賺錢嘛,這個意味太明顯了。

主持人:是,新疆的這個集中營可以說是一個國際事件了,那時候。所以看來它可能基本上是屬於不在意國際上的觀感,而一意要一定要討好中共,要進入這箇中國市場去分一杯羹,這個意味可能還真的是出於利益。

姜光宇:是,好萊塢這兩年對中共的趨炎附勢、奴言卑膝已經到了,連美國人都看不下去的程度了,但是沒辦法。所以現在我們看到《花木蘭》的票房,我估計一定是慘敗的。3個億的投入,能收回我估計能有一點點吧,收回來就不錯了。它這個票房的前景很迷離啊,就是一片迷離,雌兔眼迷離。

主持人:借用木蘭詞中的一句話,好的,那非常感謝姜光宇今天難得有機會來【熱點互動】跟我們來分享您對這個電影的看法,我知道你很快也要推出自己的自媒體頻道,所以希望觀衆朋友關注你的個人頻道。好的,謝謝你。

姜光宇:謝謝方菲,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再見。那很有意思,我覺得光宇作爲一個專業的電影人,他對這個影片有他獨到的看法。那我們拋開電影,暫時離開電影之外,來談一談它的政治內涵。您怎麼看這部片掀起如此大的一個抵制浪潮,不但是民間,現在政府,包括美國的議員都發推,然後致信迪士尼,就是你覺得它這個是什麼原因呢?

唐靖遠:我覺得其實可以看到他們整個這個抵制的浪潮,它其實經歷了三波,而且是層層遞進的,是這麼一個關係。最開始當然是由於劉亦菲她個人的支持港警,這件事情在去年 8月份就引發了。那麼我覺得在這個時候,包括就是俐俐落落的一直延續到了今年,它表現出來的只是有一點,過去中國有句成語叫做愛屋及烏,其實我們可以把它換個說法,叫做恨屋及屋吧,就是說第一波抵制的最主要的原因,可以說是恨屋及屋。

就是大家不讚同劉亦菲的這種政治表態,而恨屋及屋,對這個電影也就產生一種抵制。但是畢竟它只是由於劉亦菲個人的原因,只是因爲她是主演。但是那個時候我們還不知道這個電影本身的內容,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或者是電影製片方有什麼問題。但是到了第二波,我們看到電影已經開始公映了以後,就是剛纔提到的,它在末尾出現了向新疆的兩個部門致以感謝。

主持人:兩個部門?還是不只兩個部門?

唐靖遠:反正就是我看到這個新聞報導,最主要裏面提到的是兩個,一個是新疆自治區的那個宣傳部,一個是吐魯番市公安局最主要是這兩個。所以你就會發現,一個宣傳部、一個公安局,它剛好就是一個是筆桿子,一個是刀把子,正好是中共政權的謊言和暴力這二者的一個代表。所以那麼這樣一來,我覺得它這個問題就嚴重了,就是整個事情我覺得它的性質開始發生變化。就是剛纔我們說的,之前你的抵制,大家的抵制還只是侷限於對劉亦菲她個人的因素。

但是現在開始起,它已經變成了對整個迪士尼這部影片,包括迪士尼公司,整個這個公司它的價值觀的取向的質疑。

主持人:強烈質疑。

唐靖遠:強烈的質疑,對。然後我們看到,就剛纔我們回過頭來說,先說這部分,劉亦菲她個人的這種價值觀的問題,我們覺得她的價值觀是有問題,是因爲她表現出來的是,跟她所表演的花木蘭這個角色的這個價值觀是截然相反的。花木蘭這個角色她所秉持的價值觀,我們知道是忠孝兩全,這個是傳統文化中留給我們一個非常傑出的女性,一個文化符號吧,它有這麼一個內涵在裏面。但是那個時候花木蘭的忠孝是爲國效忠,她是抵抗外來侵略,是抗暴安良,這個是她的內涵所在。但是劉亦菲她自己實際所做的行爲,她是反過來的,她是支持暴政。

主持人:支持暴政,打壓良民。

唐靖遠:對,是在助紂爲虐,打壓良善,她其實是起了這麼一個作用。所以這個是一方面,那麼另外一方面,我們看到在價值觀上表現出來的衝突,就是在迪士尼公司。迪士尼雖然號稱標榜它自己是美國價值觀的一個代表,是吧,就是代表輸出美國的意識型態的這樣一個先鋒吧,可以這麼說,好萊塢一個典型的代表。但是我們看到它在影片最後所表現出來這種態度,實質上是在跟中共這種暴政,去進行合作的,去把酒言歡的。

也就是說它是在道義和利益之間,去選擇了利益,劉亦菲是在暴政和自由之間,去選擇了暴政。所以這種價值觀的衝突,它就不是一般意義上我們說的這種,只是人世間的一種,我喜歡和不喜歡,它不是這樣一個性質了。它其實涉及了人性最根本的東西,就像剛纔提到,甚至到了美國的議員,很多議員都開始發信,在開始質疑迪士尼公司的這個做法,它其實我覺得還有更上升的一個層面,就是說明什麼呢?這個事件它的發酵,已經觸及到了美國的國家安全利益,它已經到了這個層面。

因爲我們看見這個議員他寫信,不光是他一個人,不光是那個喬許‧豪利,然後還有其他的好多議員都在寫信。就是質疑迪士尼公司你的這種做法,是在毀壞美國的價值觀,美國最核心的價值觀,是美國可以說是立國之本,堅守了這麼多年的,這個是美國夢能夠得以成立,美國之所以能夠強大的最根本的一個保證。那麼現在你作爲美國的一家公司,你卻出賣美國的這樣的一個價值觀,去跟中共這樣的一個政權,去進行勾兌。去爲中共這種侵犯人權的行爲,進行粉飾,那封信他是這麼說的。

主持人:他說侮辱了美國的價值觀。

唐靖遠:對,所以這個就不是一個簡單的,說是你是公司我自己的一個商業行爲,你已經影響到了美國的國家利益了,它是到了這麼樣的一個層面。所以我們就看到整個剛纔其實我們提到的一個非常關鍵的東西,就是你可以看到劉亦菲也好,還是迪士尼也好,他們其實對中國過去傳統,就是花木蘭這個故事,這個傳奇它的價值觀進行了一種盜竊。表面上看上去,尤其是劉亦菲的行爲,表面上看上去都是在幫政府,但是其實它背後所體現出來的這種善惡的對立是截然相反。

一個是善的,是正義的,一個是邪惡的,它是截然相反。而且在花木蘭這個故事,我們知道歷史上傳統這個故事,它其實還有一層非常重要的內涵,就是花木蘭本身是非常澹泊名利的。我們都知道最後花木蘭她是從軍12年,最後其實是本來要賞賜她,讓她當尚書郎,《木蘭辭》裏面有寫,她自己不願意,「願馳千里足,送兒還故鄉」。她體現出來是一種功成身退,澹泊名利,這個也是我們中國傳統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個東西。

但是劉亦菲和迪士尼表現出來的是什麼呢?你看恰恰相反。是爲了名利去出賣良知,所以它表面上看起來很相似,很容易混,但是事實上,它的內涵是截然相反,南轅北轍。

主持人:對,這個反差實在太大了,所以我覺得也引發了民間強烈的這樣一個反彈。所以我想請趙培先生談一下,我們看到現在民間也已經出現了各種新的《木蘭辭》。比如臺灣的一個諷刺的網絡紅人,他就有一個新的《木蘭辭》,他說「擊擊復擊擊,木蘭當港警」,這個擊是擊打的擊。那還有人諷刺林鄭月娥,寫了個《林鄭辭》等等。您覺得這反映了什麼樣的民意?爲什麼民衆的這個反響會這麼強烈?也談談您的看法。

趙培:她改變了我們中華民族的對花木蘭的英雄,她演繹的這個英雄內核,所以他們纔會說你是做暴政。其實花木蘭本身他是一個在民間的女子,因爲他爸是軍戶,她爸年老不能參軍,她有一個爲父從軍,代表了孝。而她代父從軍,在《木蘭辭》裏面又說了,她能夠立下很多戰功。這就表明她當兵不是真的混混玩的,她也是爲國付出,她又體現了一個忠,是爲國付出。她爲什麼會做這一切呢?是因爲有柔然。

當時的北方民族入侵的時候,會劫掠中國北方的人口,或者對民生造成很大的破壞。它其實是有一個家國大義在裏面,大家注意一定是家在前,國在後,在《木蘭辭》裏的體現。那麼你現在你動用了這個女星,代表的形象是代表着中共去鎮壓香港爭取人權,爭取法治的這些平民。那是不是整個跟中國的這個花木蘭這位英雄,所代表的這個文化內核,正好是相反的呢!她成了一個侵略者,她成了一個對中國平民下手的這麼一個人,那是不是正好相反,所以他們諷刺這個影片的意義就在於這裏。

另外,從文化上它也是,這部影片有個很大的問題在哪?它不光是說一個體現了這個方面,另外它滲透了很多me too的概念在裏面。我們知道原版的動畫片裏邊的男主角只有一個人,在這部因爲受到me too女權的影響,它把他分成兩個。主要爲了防止上司騷擾女下屬的問題,所以它分成了兩個。所以這個你就讓人很無解嘛,你一個好萊塢要想表現中國的花木蘭這樣一個英雄,她上戰場也不是爲了獲得名利,所以她一直對所有人保密。

一直到最後,她也沒說我是女兒身,直到回家,她換下軍裝,表明我是個女兒身,所以纔有那個「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它一開始就沒準備凸顯一個女權,或者一個暴力的這樣名利的形象。所以你一直用劉亦菲來做了這麼一個形象,那麼大家就覺得你這個形象比較符合港警嘛,比較符合香港女特首嘛,她代表中共來鎮壓百姓,比較符合這麼一個女的在上面鎮壓下面,不違揹你這個me too的女權概唸的這麼一個形象。

所以這也是一個很主要的原因,所以整個的迪士尼可以說把中國的文化符號花木蘭,給搞反了。由家,保衛家,到保衛國,到保衛平民,到不貪圖名利,整個反了之後,那就是一個暴政的屠夫形象,也就是香港女特首的這麼一個形象掛在那。所以人家的形容還是很貼切的,所以我覺得整個顛倒錯位的是迪士尼的選角,到整個劇本的內涵,才讓人家有了這個形象,我覺得它應該把這個糾正過來。

主持人:是,所以有海外分析人士說,他把這個片扭曲成一種忠君的那種內涵,其實是迎閤中共這種所謂正能量的宣傳。但是我們看到說,很有意思就是中共外交部的趙立堅又出來說話了,那他是大肆讚揚主角,他說這個主角代表了真正的中華兒女,是當代的花木蘭,網民又有很多話說,我不知道您怎麼看趙立堅的這個評論?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我覺得趙立堅他的這個說法,他是一種沒文化的說法,我要不客氣的說。剛纔其實我們已經談到了,趙培剛纔也提到了這方面的很重要的一個點,就是其實現在這部《花木蘭》的電影,它是把中國過去這個花木蘭進行了一個價值觀的盜竊,甚至是一個扭曲,它裏面最重要的就是黨國不分。就是它把現在過去花木蘭,其實過去說忠孝,移孝做忠,忠孝忠孝它其實是一體的。

花木蘭當然最主要是因爲孝,並不是說是像現在電影所拍的,說是花木蘭爲了要表現個人價值,實現光宗耀祖這樣的一個價值,我纔要去揚名立萬,不是這樣的。她只是在一種被迫,一種無奈的情況下,才悄悄的替父從軍,是這樣的。這個其實是中國過去核心的一個孝道吧。是因爲這樣,但是移孝做忠,最後它表現出來是對國家的一種忠誠,爲國殺敵,保家衛國,它是這麼一個核心。現在它這個電影,它其實把它給盜竊過來之後,把它變成了對黨的忠誠。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其實劉亦菲她可以說是黨的兒女,準確的說她是黨的兒女,算不上是中華兒女。

主持人:我插一句,因爲其實網民,因爲趙立堅稱讚這個演員本人,可能還不一定說只是指她的角色,是說她本人是真正中華兒女,然後網民就說,應該是真正的美國兒女,因爲人家是美國籍的。

唐靖遠:對,這個就是第二點,我覺得就是趙立堅這個說法,其實缺乏一個最基本的常識,或者說他是有意的迴避了這個常識。就是劉亦菲她本身是一個美國公民,你怎麼能把她叫成一個中華兒女?當然我們從人的概念上講,如果說你是一個美國人,比如說你是移民,中國人移民或者是意大利移民的,你對自己的故國你還是懷有這樣的感情,我覺得這是一種正常的人的這種感情。

但是趙立堅所說的我們提到中華兒女,我覺得他其實更多的程度上應該是一種文化的概念,就是關於中國人我們過去其實在一些節目中有討論過這個問題。中國人的概念其實首先是一個文化概念,劉亦菲在這個事件裏面所表現出來這種價值觀的取向和我們中國傳統價值觀的取向是完全不搭邊的,她的價值觀取向其實和中共黨文化所宣傳的價值觀是一致的。所以我爲甚麼說她其實是黨的兒女?她其實不算是中華兒女,她其實嚴格意義上從這個角度上講,起碼在電視她表現出來的價值觀跟中國人不是一回事,我是這麼來看。

主持人:是,跟傳統中國人不是一回事。我想請趙培先生談一下,劉亦菲這個片子其實是像剛纔姜光宇先生提到是一個精心打造,迪士尼爲了迎閤中國市場和中國觀衆,但是並不討好,在豆瓣上中國觀衆也不買帳。可是之前我們看到像功夫熊貓、動畫版的木蘭很受歡迎,我感覺當時它們並沒有刻意的去討好中國市場或者中國觀衆,但是那個片子在中國人中間也很受歡迎。您覺得這樣的一個對比反映出什麼樣的問題呢?

趙培:其實我們可以看它的內容上的對比就很反映問題,首先它是整個人物形象的審美標準,用豆瓣上的話說是最土最俗的影樓風,其實就是他認爲他看到中國的古代的要想做得好一點就像當年劍仙奇俠傳做那種影樓風嘛,但是現在中國人審美早就提上去,我們不喜歡這種了,我們還是喜歡我們民俗本來的東西,所以它用了各種螢光色刷臉啊,讓老百姓戴不住,就是我並不認爲你是我們中國人,爲甚麼?你審美跟我們不一樣。

第二點,像功夫熊貓和之前動畫版的花木蘭,大家可以看大家認爲很成功的原因是甚麼呢?它裏面有一個半神的色彩在,因爲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有神的情況。比如說這次最被大家詬病的是,當初動畫版的守護龍木須讓它給砍沒了,它換了一個妖婆,換魔女來變成鷹啊幹甚麼,大家不喜歡魔女這個東西。在人類歷史上,你可以不懂中國文化,但大家共情的一個東西就是神傳文化都是神傳的,這是一個共情的東西,所以那一套木須龍就很討喜,它也促成了木蘭的參軍、促成木蘭未來心態的轉變,它推進了當年整個動畫版的劇情。

你看功夫熊貓也是,它表現的是人到底爲了甚麼要去行俠仗義,特別是這個劇情最關鍵的就是一個主角是有一個心態變化,一般刻劃得非常好就是說她從一個普通的少女一直到代父從軍是一個心理變化,另外到戰場上殺敵,她也有心理變化。那麼這一系列心理變化在一個木須守護龍的情況促成的,或者在她對自己精神世界昇華之後,就很自然的表現出來,這就跟中國古代修煉的概念有些相似,當然在影視作品中非常突出,就是她心裏得到昇華然後會獲得超能力啊或者幹甚麼超級英雄就出現了,在美國好萊塢的影片當中也非常容易出現。

但是這一次她心裏的昇華是甚麼呢?就是說木蘭必須承認自己是女的才能夠用得了「氣」這個東西,我就講你對中國的文化瞭解的這麼膚淺嗎?我們大老爺們就不能練氣功嗎?所以這個東西應該是木蘭的,假設我們隨便它隨便編,你也應該按照超級英雄來編嘛。木蘭在她的精神得到提升之後,她認爲應該保護更應該做到更進一步不止是代父從軍,她還要幹甚麼幹甚麼,唰的一下能夠使用神通了,能夠使用功能了,那我覺得挺好的是吧?可是它非得加進一個女權的概念,就是木蘭必須得承認自己是女的,不承認就用不了這個氣功,這個就讓大家…

主持人:還不如把它拍成漫威的英雄,是吧?

趙培:對,你拍成漫威英雄我也贊同,你知道嗎?她心裏提升之後,明白了家國大義或者某些情懷之後,她看到百姓的痛苦之後她能有一個昇華,然後成了超級英雄我也贊同,但是你不要拿這種女權的東西來,所以中國人就不認同這個。哪怕太極你不懂,太極心法你不懂,岳家槍的心法你不懂,周易、八卦你都不懂,你總該搞點武俠小說來知道有點內功心法,你哪怕讓木蘭跌到地洞拿到內功心法都比你這樣編強得多,所以中國人在中國大陸根本沒法跟這種東西共情,所以在豆瓣上只打了4.8分的低分。

其實就是說你內核沒抓住中國的神傳文化和大家對神是有一定的敬仰。另外,內心的提升在中國一直認爲精神有個提升、境界提升了,能力上就會有個大的提升,這種共同的人物變化,而你用了一個女權的概念,這樣徹底在中國是砸鍋了。現在豆瓣我剛纔看的是4.8的低分,不及格的水平了。

主持人:沒錯。唐靖遠先生您要補充是嗎?

唐靖遠:好的,我想迴應一下趙培先生剛纔提到的,我覺得趙培先生剛纔說的我非常贊同。整個這部片子我們看到編劇是西方人,它表現出來好像是非常想要討好中國的觀衆,它集合了很多中國元素,是吧?包括從這個演員都是華裔的這些大明星,然後弄了很多,片子裏面也是一樣的,甚麼「氣」啦,剛纔提到的是吧?弄這個甚麼福建的土樓還有居住環境,包括畫得那些妝等等。其實那個妝是五代時期梅花妝,這些我們都不用說了,就是說它集合了很多中國元素,想要表現出這是一部中國風格,有中國文化韻味這樣一部電影。但實質上它弄成了一個不倫不類的拼湊和雜燴,它的確是這樣的,讓中國人沒法接受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個。

它表面上是說我們拼湊了很多中國元素,但是它表現的實質我覺得剛纔趙培先生我贊同,就是它其實是借用了中國文化的殼,來講了西方左派政治正確的一個內涵、內核。所謂的女權主義自我意識的甦醒和成長,其實是弄了一個這個東西,甚至還把剛纔提到這個「me too」這些就是現在西方最流行的意識形態東西把它弄進去了。這對中國人來說,我們先排除另外一個概念,作爲一個中國人華人現代人,你對這些概念你接受不接受我覺得是個人的事,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你既然是在拍一部歷史電影,是中國的一個傳奇人物的歷史電影,你要最起碼尊重一下中國古代文化和尊重最基本的歷史事實。

結果它搞得很多完全是錯位的,我也看了豆瓣那個評價,有人說除了這個名字和花木蘭是一樣的,能對得上號,其它所有的全部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完全對不上號,就是亂七八糟一堆拼湊起來的一個東西。我覺得它爲甚麼會出現這麼一種現象、錯位,裏面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爲中共的審查,因爲中共因素的介入所造成的。

我們看到是有這樣的報導,就是這個片子在開始就是寫完劇本之後,剛纔姜光宇也提到先是交給廣電部去進行審查的。舉個例子,其中有一個問題就是這個片子要拍呢,不能夠把它明確的表現出來指名它是在哪一個朝代。

主持人:哦,這是爲甚麼?

唐靖遠:我就不知道,中共的官員他的很多思維非常奇怪,但是就給它們訂了這麼一條框框,結果最後我們看見,就舉這一個例子,在這個電影裏面表現出來造成的後果就是甚麼呢?就是剛纔趙培先生提到的,本來花木蘭明明是個北方女子,結果把她居住的地方拍到福建的那個土樓去。還有就是裏麪人物穿的服飾、服裝哪個朝代都不是,可能花木蘭穿的那個服飾還比較接近於在那個時候民間的服飾,但是裏面皇帝的着裝,包括鞏俐出演了一個女巫,還會一些黑魔法甚麼的,這完全就是西方電影概念中的一些東西。

所以它弄成這麼一個雜燴最大的原因,我覺得這個就是直接造成的一個結果,就是由於中共有審查、有干預導致這個導演爲了要迎閤中共,其實不是迎閤中國文化,它是爲了迎閤中共,所以才導致自己把這個電影搞得整個亂七八糟,整個全都混亂了,結果哪方都可能不一定討好。也許西方人可能從政治正確這個角度能夠接受一些電影所宣傳的理念,但是對中國人來說的確是很難能夠接受。

比如說剛纔提到那個動畫片,過去的動畫版花木蘭爲甚麼在過去比較接受?我覺得裏面有兩個原因,就是還是比較受歡迎,受中國人的歡迎。第一它整個動畫片場景的設定、人物的服飾,包括語言,很多它基本上還是比較契閤中國人的這種概念。包括木蘭居住的環境、月洞、牆、竹林等等,這些要素跟現在這個完全是不一樣的。還有一個就是我覺得其實動畫版的花木蘭,它並沒有真的體現出中國文化的內涵,但是它體現出來一個東西,就是迪士尼動畫經典的童話公主篇的,其實它是拍成了那樣一個內涵在裏面。也就是中國觀衆其實接受它,並不是因爲它表現了純正的、原汁原味的中國文化。不是,是因爲其實是接受它用中國文化的外殼,講了一個好萊塢的傳統的經典故事,我覺得是這樣。

方菲:但至少是西方的傳統文化,或者說是一些普世價值的東西。還有很快我問您,看您很快跟我們談談您的看法。就是這部片現在在臺灣的票房還是不錯的,好像是第二,那這是不是說明抵制沒有用呢?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其實有多重因素。一個首先臺灣人他們過去好多對這個其實是不瞭解的,對劉亦菲引起的糾紛。

方菲:您覺得他們是不瞭解。

唐靖遠:很多人是不瞭解的。

方菲:去年撐港警的好像鬧得很大。

唐靖遠:我看見因爲有在去採訪一些人,在現場,很多人他們說:過去還不知道有劉亦菲這樣一個事情,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很多人他有這樣一個概念:電影歸電影、政治歸政治,這是兩碼事。我個人不太贊同這種看法,因爲我覺得他們忽略一個東西,就是電影歸電影、政治歸政治,其實這個時候我們在一個正常國家的人,他其實是正常思維的想法。但是這部電影它其實背後有中共的因素,而中共它有一個非常突出的特點,就是它可以把任何東西它都政治化。所以這部電影事實上不是說我們不想去把它要政治化,而是中共已經把它政治化了,你是避不開的、迴避不了。

當然還有一個因素,就是很多人他可能都是過去看過動畫版的花木蘭,他留下一個非常深刻的、非常好的印象。現在他們都長大了,當了父母了,因爲都帶着自己的孩子去看這個電影,也就是說自己也回顧一下過去的美好的這樣一個記憶,所以我覺得其實它是有這些因素在。不過我覺得從另外一面,臺灣其實也只是第一週,它的票房大概算下來120萬美元。其實這個數字嚴格的說並不高,比起它投入的,這個可以說是小小的零頭,而且我們還要看第二週。第二週它的票房就是能夠下降的多少?因爲正常情況第一週會比較高,第二週以後正常下降30%-50%。如果說花木蘭下降更多的話,那麼我們可以說它這個抵制還是有作用的。

方菲:好的,我們花木蘭這個片子就先談到這裏。我們下面還有一點時間,我們很快談一下另外一個話題。這個話題,我想請趙培先生先談談您的看法。另外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這幾天中共這個黨媒《人民日報》,它拒絕刊登美國駐華大使的一個投稿。美國駐華大使他的文章主要是講要對等,要不受審查的交流。結果《人民日報》就說我們是嚴肅認真的大媒體,不符合我們標準,我們不登。然後美國大使館後來今天發了一篇文章,標題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虛僞宣傳。您怎麼看這一輪的攻防,然後您對《人民日報》自己聲稱是負責任的、嚴肅的大媒體,您又是什麼樣的看法呢?

趙培:其實美國把這篇文章也發到微信和微博上,現在微信公衆號已經是徹底刪了,微博最開始的狀態是禁止大家評論和禁止大家轉發。據說現在已經屏蔽了,你看不到了。至於美國大使館自己能不能看到呢?希望他們出來跟大家說一下這個後續發展。其實爲什麼《人民日報》不登呢?因爲它是一個中共的黨媒,這個是在美國之前的政策當中,就一直把黨媒跟中國共產黨等同起來。這個就非常說明問題了。那它不登,代表中共不希望它發,所以美國大使館用了這一條計策,來證明瞭蓬佩奧之前所做的各種把黨媒也標記爲中共使團的一系列的政策,是非常正確的,而且拒絕很多人簽證也非常正確的,因爲你就是外國使團,就應該限制人數。

而且他把中共大使在美國會見學校限制,也加入中共黨媒之上,我覺得這個證明瞭一切都正確。因爲你看《人民日報》在你國內就不是言論自由的媒體,爲什麼呢?因爲這個蓬佩奧做了很多對比,他說之前比如說《華盛頓郵報》還有各大美國的媒體,都接受了你中共大使崔天凱的投書,爲什麼你現在不接受我美國大使在中國的投書呢?這是個什麼問題呢?那就是剛纔說的它怕老百姓、怕自由的思想,其實就是這樣。那麼從另外一點證明,美國外交對等政策也失之於中共黨媒也非常合理的。

爲什麼?我們現在看到推特上已經根據美國的建議,把一些政府機構已經標上。甚至你現在看《人民日報》它也標上了是一個中國States宣傳的一個媒體,也都標得很清楚了,這就對了。這就證明瞭美國國務院的一系列做爲都是對的,因爲《人民日報》不是一個自由的媒體,也不是說真話能讓所有人發聲的媒體。它只是一個中共傳聲筒,那麼這種傳聲筒在美國能不能發聲呢?這纔是一個重大的問題。所以等於是美國用這招,把中共的所謂的對等,所謂的自由的真相全逼出來了。

這一下子在美國的美國媒體應該都看清楚了吧!美國政府要求你做的一系列事情都是正確的,你不能在刊登這種文章,你再刊登這種文章,你起碼也得寫上是中國國家宣傳文章,或者是中共的黨媒文或者是幹什麼的。所以我覺得這招用得是十分好,既證實了中國現在的新聞情況,又證實了這些中共的媒體就是中共的延伸機構,也證明瞭美國國策現在做的,遏制它們在美國的宣傳遏制的非常好,所以三點都做到了。

方菲:是。唐靖遠先生,我覺得很多人都跟趙培先生的看法有點類似,可以說是美國給中共做的一個套,結果中共跳進去也不是,不跳進去也不是。您怎麼看?

唐靖遠:對,我贊同這個分析。這是美國就是非常聰明的一招,什麼意思呢?我覺得它背後體現出來一個非常重要的東西,美國現在對中共真的是在採取一個完全對等的戰略。

方菲:而且非常瞭解,我覺得他們現在對中共

唐靖遠:對,而且他這一招是什麼?他不光是在內容上面要求跟中共進行對等,他其實在形式上都對等。什麼意思呢?我們知道,過去中共對美國進行這種滲透、打輿論戰、打滲透戰,它其實都是利用美國的開放。它就是既然你開放,那我就進來利用你開放的條件來破壞你的開放,它其實是這樣的破壞美國的民主,其實也就是最終的結果是要破壞你的開放。我們現在看到美國是反其道而行,是反過來的。

他用這一招的意思就是你中共不是要封閉嗎?你封閉你自己,你要封這樣、封那樣,好,那我就用你的這個封閉來打擊你自己的封閉,讓你自曝其醜。其實美國這一招的手法,最後達到一個效果,讓中共自己來承認、公開的表演一次自己的非法性。就是你號稱你是開放的,你號稱自己是民主的,但你看你卻連這麼一篇文章你都不敢登。那麼你有言論自由嗎?你沒有。你有人權嗎?你沒有。所以他其實就是用這種方式,沉重的打擊了中共它自己的合法性的問題。

從這個文章的本身,美國大使的文章我覺得他重點說了2個問題,核心信息。一個信息就是中美之間的關係爲什麼這麼惡化到現在這種程度呢?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爲中美不對等。就是因爲美國單方面向中共開放了,而中共卻單方面選擇性的跟美國掛勾利用這樣的開放,所以美國現在要尋求一個對等,這是第一個核心信息。第二個核心信息就是由於這種不對等,美國現在要把這個平衡回來,這種只是一種平衡對等的動作。並不是像中共所說的要遏制中國的和平發展,更不是說要阻止中國人民追求美好的生活等等。其實它就這2點核心信息,這個我覺得他的確是說出了當前中美關係的一個真相。這個真相毫無疑問對中共的這些謊言都是有殺傷力的,所以《人民日報》說它是久負盛名的…

方菲:對,嚴肅媒體。

唐靖遠:專業的媒體。我覺得它可以說是久負盛名的專業的謊言製造機,我覺得可以這麼來說。所以對它這樣一個機構來說,它對這樣的文章登出去,它是不敢登的,它接受不了這個真相,我覺得這個是最主要的原因。

方菲:對,我覺得美國現在真的是比較瞭解中共,我記得之前有一個例子也是。一位白宮的一位官員說:他希望能夠跟中國的人大代表對話。因爲中共不是說人大代表代表人民嗎?那我就跟你的人民對話。結果被拒絕,也是沒成。那麼這一次他用這種投稿的方式,你不說你有新聞自由嗎?那你登不登我的東西?所以一下子就檢測出中共到底有沒有新聞自由。

然後這篇文章標題也很有意思,他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虛僞宣傳系統。有人就認爲說他爲什麼不直接說中國的虛假宣傳系統?而是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虛假宣傳系統?是不是暗示其實中共治下的人民共和國並不代表中國?您覺得這樣的解讀,您怎麼看呢?

唐靖遠:美國過去就是一直重申堅守一個中國的原則,但是對於一個中國的具體的內涵,他並沒有去做出具體的解釋,他一直保留了一種模糊。現在這個模糊,我個人是覺得他們開始越來越清晰了,什麼意思呢?就是他越來越往一國兩府這樣一個方向上去界定。就是一個中國兩個政府,所以他爲什麼現在很強調這箇中華人民共和國,我覺得他是有這層涵義的,其實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質上它真正的內涵跟中共是一體的,就代表中共政府。

所以美國現在非常刻意的去強調我只是對你中華人民共和國來怎麼怎麼地,就強調了你只是其中一個身分。那麼我所說的中國很有可能還包括中華民國在裏面,那麼一個中國可能有兩個政府,我現在是暫時的承認你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其實從理論上講,未來我不排除我會去承認中華民國,因爲過去美國就是先承認中華民國,只不過後來才又轉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這樣的歷史其實完全是會重演的,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所以我覺得至少現在看到這個趨勢,就是美國在把一個中國兩個政府,一國兩府這樣的一個概念,我覺得他在逐漸的把它清晰化。

方菲:所以您覺得他這個標題是特意這麼寫的?

唐靖遠:對,我覺得他是有用意的。

方菲: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虛僞的宣傳系統。趙培先生也請您很快評論一下,因爲我們看到現在雙方在外交和媒體領域的脫鉤,似乎越來越加速。最近中共也宣稱說要把美國駐華,包括香港外交人員要給予限制,要見誰之前或者要跟誰談話之前,也要得到批准等等。您覺得這樣下去,這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或者是會往哪方向走呢?

趙培:其實就是雙方更大範圍的,我們就從美國這角度來講,因爲中共已經徹底把美國在中國說話渠道給封了。因爲它們已經把虛僞的宣傳系統這個事都不讓美國在中國媒體提,那肯定是說美國早就沒有了,而且美國記者會被趕出中國越來越多。美國這一方面他能怎麼做呢?他其實就是既然你都不讓我登了,那麼我還可以進一步的手段,把你更多的記者趕出去。另外其實現在更大的爭議就是有一些假IP在天津的媒體,打着洛杉磯本地的華語媒體。

方菲:華人資訊網。

趙培:對,其實美國還可以把這些假的媒體也趕出美國,所以美國有更多動作做。爲什麼?因爲美國執行開放政策,先信任你但是你犯的罪越來越多,那麼我對你的限制也會越來越多。所以美國下一步做下去就是他把中共和中國人分開,做得會越來越快。

方菲:好的,非常感謝,因爲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謝謝2位今天的精采點評,我們也感謝觀衆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責任編輯:蔡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