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横河评论】抓主播扣记者是北京对澳媒体战吗 (音频/视频)

横河评论
横河评论 - 4 / 491

【横河评论】抓主播扣记者是北京对澳媒体战吗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1日】(主持人:楊光 / 嘉宾:橫河)中共继扣留自己大外宣CGTN澳籍主播成蕾后,又试图扣留准备撤回国的两澳洲媒体记者未遂。这是中澳媒体战吗?背后的真实原因是什么?为什么西方媒体讨好中共不能避免被北京惩罚。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中共四处出击,惹怒了里里外外的各方族裔,四面的战火是一触即发。我们看到在热战的阴影之下,还有一处叫看不见硝烟的战场,就是中共和西方国家之间的媒体战。

最新的媒体战是烧到了澳大利亚。在稍早的时候,北京扣押了一位在中共环球电视网工作的澳洲华裔主播成蕾;之后,澳洲驻北京大使馆通知另外两位澳洲媒体工作者尽快离开中国。然而就在他们离开中国的前夕,竟然就被中共的公安通知禁止他们离境。中澳两国经过了5天的外交对峙,这两个媒体人士终于安全的回到了澳洲。我们看一下在这一系列事件后面有什么内幕呢?我们今天就请横河先生来分析一下。

横河先生,中共扣留澳洲的华裔主播成蕾,这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她的罪名刚刚公布,说她危害国家安全。这件事情其实就有点让人捉摸不透,因为成蕾是中共的环球电视网的主播,环球电视网就是海外的CGTN。中共怎么开始抓「自己人」了呢?而且我们看到成蕾又说她自己是「热情的中国故事讲述者」,所以她应该就是中共大外宣的积极参与者呀?

横河:对,这有两个可能,一个就是中共对澳洲的报复,因为成蕾澳洲公民,所以只要抓了澳洲公民就算是报复了。第二种可能性就是卷入了中共的权力斗争,就是这个成蕾

我个人觉得还是报复澳洲的可能性比较大。成蕾虽然是大外宣的一部分,但是大外宣也分里外的,它在外围雇用了很多外国人,那些人只是工具,从来就不是真正中共认为的「自己人」,也就是说在必要的时候,这些人是可以被牺牲的。

相比较中共和澳洲关系,当中共需要绑人质来对澳洲施加压力的时候,作为大外宣外围记者的重要性就低很多了。她作为CGTN的主播,卷入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机会其实是很小的,至少比央视的后宫要小的多。而卷入中低层或者是地方事务的机会虽然要大一些,但是同时作为外国公民的保险系数也大,也就是说如果她在省一级或者是地方上闯了祸的话,地方当局一般不敢惹,它不会去主动抓外国公民。所以这一次显然是中央的决定。

另外一方面,就她本人来说,虽然参与中共大外宣的外围绝大多数是自愿的,但是也不排除有的人是糊里糊涂卷进去的,有的可以说是偶然失足的,也有当时加入进去的时候是全心全意的,但是他经历了特殊事件以后也会清醒。成蕾将来也许会有机会写个自传,把内幕披露出来。

但是有一点很可能是真的,就是澳洲媒体报导,她之前很长时间在脸书日志当中多次对中共在疫情当中的表现非常不满意,这是从她脸书上摘下来的。显然在这之前她没有表达过任何不满意,所以这一个事件可能触动她的哪一部分了,结果她就很不满意。

当然,她被扣留不一定和她表达不满有关,而仅仅是因为她是澳洲人,而中共需要一个澳洲人做人质。但是我还是相信,多数人即使他曾经是中共大外宣的一个部分,他仍然是有可能会觉醒的,无论是自己觉醒,还是在他人的帮助下。

妳说的绑架「自己人」,这个「自己人」范围其实也很广,因为中共有个统战系统,它随时可以把一些不属于它的人划到它自己的范围之内去。所以这个「自己人」,它可以是在中国管辖权范围之内的普通人,或者中共不喜欢的人,可以是中共的敌人,也可以是中共的人,就真正的中共的人。中共的人里面又可以分为核心的、一般的、还有外围的,需要的时候都可以绑架,只要能够对对方造成威胁和伤害就可以了,就是绑架所要威胁的那个人,或者那个组织,或者那个国家。因为毕竟在自己的统治下,它要绑架谁都很方便。比起真正的土匪、绑匪,那时候土匪、绑匪是不吃窝边草的,它得到别人的地盘上去绑架别人。相对来说,中共绑架在自己管辖范围之内的,那不是比绑匪到别的地方去冒险要容易的多了吗?所以中共是必然搞人质外交

以前人质外交最早的时候,就是绑架在它自己统治下的异议人士,来向西方国家讨价还价,比如说魏京生等人。尤其是每年审查最优惠国待遇,每到这个时候,中共就会绑几个中国的国民、民主人士,然后到时候释放一两个,别人就说人权有改善,它用这个方法。那个时候还很有成效。后来当然就发展到绑架外国人了,比如为了保孟晚舟,绑架了加拿大人,那个效果就很不好。

主持人:我们看到成蕾被扣之后,有另外两位澳媒的记者他们就想尽快的离开中国。他们在撤回到澳洲之前,因为中共公安通知他们禁止离境,他们就吓坏了,他们就躲到澳大利亚的使馆避难了几天,他们自己说是害怕自己「被消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们是做了什么呢?他们自己这么担心。

横河:我觉得这和他们做了什么事情没有关系。我相信这两个记者只是做了记者该做的事情,尽力报导发生在中国的事情,而且他们遇到的麻烦和他们报导的内容也应该没有关系,因为他们毕竟是为自己服务的那个澳洲媒体进行报导,这些报导其实都是英文报导。在中国本来也看不到,所以不存在他们报导的内容不合适、影响中国民众这类的问题。

但是我想他们在中国报导多年了,所以他们应该非常清楚记者在中国是一个多么危险的职业,而且也知道一旦他们落到中共安全部门手里会是个什么下场,起码不死也得脱层皮嘛,至少两个加拿大人就是他们的榜样。所以他们是害怕自己会落到两个加拿大人那种地步,所以赶紧寻求澳大利亚使馆的帮助,这是主要原因。

主持人:您觉得中共的公安为什么不让他们两个离开呢?是跟成蕾有关系吗?因为它表面原因是想咨询一下跟成蕾有关的事情,还是说有没有更深层的原因呢?

横河:我想至少有三件事情是可能相关的,第一件事情是成蕾的事情,也许中共认为这两个记者成蕾有关系,因为都是澳洲人,而且都是在媒体工作,都在北京,可能很有机会是认识的,想从他们哪里找到可以给成蕾定罪的证据。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正好说明中共当局抓成蕾是出于政治原因,先抓人再找证据,如果是这样的话。

第二种可能性,和他们曾经采访过的中共认为很重要的新闻有关,有的时候是中共不知道被采访报导的新闻内容是哪来的,或者是谁向他们提供的,最简便的方法就是找到这个报导的记者,希望从他们那里查到这个消息的来源。这是第二个可能性。

第三个可能性,纯粹是报复澳洲,就跟抓成蕾一样。因为在这之前,6月份的时候,澳洲当局搜查了中共官方媒体驻澳洲的工作人员他们的住所,而且扣押了他们的电脑和手机等等电子设备。这件事情其实不是直接针对媒体来的,而是澳洲当局在调查新南尔威斯州的一个州议员,调查这个州议员过程当中就发现这个议员有一个华裔的职员,这个职员叫张智森,澳洲当局一直怀疑他在澳洲推进中共政府的目标,所以就牵连到这个职员。然后就发现这个职员和中共的那些记者们在同一个聊天群组里面,而在同一个聊天群组里面的另外两个中国留学生也被取消了签证。也就是说很可能他们是发现了这个聊天群组里面的问题然后进行处理的,所以并不是一开始就针对记者的。很可能是澳洲国内的一个刑事调查案,并不是直接针对中共的,或者说不是起源于针对中共的政治事件。

为什么说这个事情可能相关呢?是因为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9月9日的时候高调抗议澳大利亚当时的做法。他为什么当时没有抗议,拖到9月9日来抗议?这可以间接证明就是说抓成蕾和对澳洲这两个记者的事情是中共的一个报复行动。因为毕竟搜查中共记者是两个多月以前的事情,那当时没有反应拖到现在,说明现在高层放话了,就是需要报复了。于是把两个多月前的事情拿出来说事,这个可能性很大。这是报复澳大利亚对中共记者的搜查。

这是比较具体的一个单一事件,就是说针对这一个事件的报复。但是我觉得更广义的应该还有更大的背景,就是报复澳洲在这次疫情当中的表现。主要是澳洲牵头要求对这个疫情全球蔓延进行独立调查,这件事情触动中共神经了。所以它的报复行动,其实你看在贸易上也有,那这可能就是其中的报复的一部分。

主持人:据这两位澳大利亚记者,因为他们已经回到澳洲了嘛,他们事后在采访中透露说中共国安在跟他们的问讯过程中问到了他有关香港国安法的采访渠道。那这个国安他有权力问这个记者的采访渠道吗?另外一个就是从他这个透露的情况来看,中共确实是对他们在香港的情况,就是他们在香港的采访活动是非常感兴趣的。就是说扣留这2位记者的真正目的会不会就是想了解香港的民间活动人士的情况呢?

横河:这个就是我刚才讲的第二种可能性,想从记者那里得到被采访对象的消息。当然了,在香港问题上可能还不仅是被采访对象,更重要的是采访渠道,你比如说如果记者深入进去的话,他可以了解到一些香港反抗运动的组织形式;另外就是说记者采访到的一些信息,他怎么采访到的,是不是中间有人介绍?就是说普通民众或者抗议者和西方记者之间是不是有一些沟通的渠道?

这种消息对中共来说的话,一方面它可以深入去破坏港人的抗议活动,就是它了解了这个内部的运作方式,它就可以这样做;另外一方面,它也可以构陷港人当中的活跃人物、还有运动的领袖,就是通过从记者这条路找出一些罪名来去构陷那些运动当中比较活跃的人。这个从国安所问的问题可以看出来,就是说这些确实是他们感兴趣的,也可能就是他们想知道的。

至于说国安有没有权力问的话,国安跟公安不一样,公安它是管国内,国安是管国外。因为这两个人牵涉到是澳洲记者,而且还跟香港的采访有关的话,那么正好是国安的工作范围。至于说他有没有这个权限?在中国反正是没有法律,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他们执行任何任务都不需要考虑中国法律的问题,国际法也管不了他们,所以不存在这个问题。

但是我个人还是倾向于认为香港问题如果他们问了的话,也许只是这次事件的一个附带产品,就是说惩罚澳洲、报复澳洲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其中既然要问他们的话,那可能就顺便把这几件事情,什么成蕾的或者是香港采访的都问了。当然也可能实际上就是要问他们几个问题,但是他们就直接找到外交协助了。

不过我也不太相信中共没有打算把他们扣下来,因为外交协助花了五天的时间谈判才让他们走的,如果只是问一个问题的话,问不到也就算了,用不着花这么大的外交努力。所以我觉得还是中共蓄意报复。

主持人:那我们都知道因为在美国,现在美国带头掀起的这个反共浪潮中,澳大利亚是非常积极地追随美国的,所以现在中澳之间的关系的确是越来越紧张。如果说扣押成蕾人质外交,而且有可能也扣押这两位澳大利亚记者的话,那您觉得能起到作用的可能性有多大呢?我们知道毕竟澳大利亚在经济上是比较依赖中国的,所以我们也很难想像澳大利亚会像美国的底气这么足,是吧?

横河:其实澳洲做的已经很不错了。从反击中共统战工作的渗透到要求独立调查冠状病毒的疫情,从对中共的认识和反击中共的意愿来说的话,澳洲在西方国家当中已经是走在很前面的了。我讲的这两点都是领先于美国的。

而且严格的说,也不是澳洲随着美国反共,而是中共一直以来把澳洲当成自己的后院,利用经济手段对澳洲进行渗透和控制,甚至对澳洲的主权都已经形成威胁了,因为它渗入到这个选举、党派那个里面去了。澳洲其实跟美国是一样的,它只是开始反击而已。当然了,美国有更多可以制衡中共的杠杆,这是其他任何国家,不仅是澳洲,其他任何国家都难以做到的。

至于说底气足不足,对于中共的报复,澳洲会受到非常大的压力。尤其是澳洲在铁矿石等等这种工业原料,还有农牧业产品这方面呢,它的出口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比美国任何一个工业都要严重得多。所以如果说中共的报复压力仅仅施加到澳洲身上的话,那澳洲会很难承受。

所以我认为如果更多的国家能够站出来对中共说不的话,那么每个国家的压力就会减轻。因为中共如果是每个都要报复的话,也就是全面报复,全面报复就是说中共就面临了一个它会伤及自己了,就会有这样的后果。所以它不可能对所有人报复,它只能选择性的。这时候就是大家都能够站出来对中共说不,那就好了。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在大多数情况下讨好中共,不管是国家也好,组织也好,公司也好,它并不能够使自己处于一个不被中共打压的地位,就是想得到什么好处,用讨好中共的方式是得不到的。

这一次最后逃离中国的两个记者之一,就是一个ABC澳广的记者。我们知道澳广长期以来一直在讨好中共,甚至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应该是2019年的时候访问澳洲的时候还专程去参观了澳广。就是今年前不久澳广还发表了攻击法轮功的报导。当然这个报导出于什么目的,是不是为了讨好中共,这个我们不好说,因为只有它自己知道。但是它肯定知道中共是非常高兴看到这样的报导的。

然而当中共翻脸的时候,它不会因为你有了那个报导就放你一马,这个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一次我们也看到中共并没有在对待澳广的记者方面有什么特别优惠的地方,并不是因为他讨好了中共的报导了,它就怎么对他好,没有这种事情。而且这个不是第一例,在这之前已经有过。

澳洲的新闻集团很久以来一直想进入中国市场。新闻集团的头子不是默多克吗?默多克的儿子詹姆斯·默多克甚至在西方媒体的会议上,突然跳出来指责西方媒体在报导法轮功事件上面对中共不公平。这是2001年的时候,那时候正好是新闻集团非常想进入中国的时候。

这个除了讨好中共以外,没有其它任何意义,没有任何其它的解释。然而就在消耗了20亿,我不知道是美元还是澳元,花了整整10年的时间以后,还是在中国市场上一事无成,最后新闻集团不得不退出中国。这就是一个例子。你再讨好它都没有用!尽管你讨好它的是你认为中共最喜欢的事情都没有用。脸书扎克伯格现在也明白了,中共绝对不会让他进入中国市场的,他就是个人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跑到天安门广场跑步吸雾霾都没有用。

主持人:那么我们看到现在澳大利亚对记者这件事情的反应,可能也确实表达出来他们目前处在压力之下。他的外长佩恩对这件事情,虽然说表示让人失望,但她又说不会报复中共,不会吊销中共在澳大利亚记者的签证。您怎么解读她的这种态度呢?

横河:这个态度应该还是可以理解吧,因为不见得所有的人都能够这么一对一对等的去跟中共碰撞,而且这个事情这是对于双方互派记者的问题,这本来就是不对等的。西方媒体派驻中国的记者是真记者,他没有其他的身分,和没有其它的功能;而中共派驻西方国家的呢,那些记者他不是记者,他是党的喉舌。这还真不是骂他,是他们自己说的。除了喉舌以外,还兼有间谍和颠覆活动的功能。澳洲当局搜查那些记者,就是因为他们和澳洲的政客有关系,所以就是他有间谍和颠覆功能了。

除此以外,双方在派驻人数上、活动的自由度上,都相差太大。按说起来的话,对等本来应该是最低限度的要求,现在西方国家变成了一个努力争取的目标,而在争取的过程当中还没有对等,就是想争取对等的时候采取一些措施,就要被中共外交部不停的抗议、谴责,说是一些敌对势力有意的在破坏中国和某某国家的友好关系,弄得好像是西方国家在挑衅一样。

所以说中共的行为,它是两方面造成的。一方面当然是中共的邪恶本身,但另一方面,西方国家长期的绥靖政策也起作用。就是说长期的容忍这种不平等的关系存在,导致后来不对等变成了一个常态,变成正常的了。你要把它争取到对等的时候,反而倒好像是你的错了,你的不是了。如果从一开始就对等的话,也不至于到现在要改正都那么难的程度。

这要有一个过程,我个人对这点是很乐观的,因为对中共强硬、要求对等这是一个大趋势,而且是一个全球性的趋势。虽然过程当中有让步、有退缩,但是这个大趋势是不会变。

主持人:那就像您前面讲到的,因为美国他有非常多制衡中共的手段,所以相比之下,美国确实是目前最强硬的了。我们看到在媒体上,他不仅是要求中美两国在媒体人数、记者工作环境、还有信息自由这方面对等,当然现在是没有做到。而且最近的事情,就是刚刚发生的,美国驻华大使要投稿给《人民日报》,他的稿件里是抱怨美国记者在中国面临的诸多限制。也就是说美国现在不仅是政府在施压,而且同时他也在主动的给中国人民机会来了解真实的情况。

横河:对,但是这个恐怕美国也没有寄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人民日报》真的会登他的,我觉得这只是一个挑战,就是说看你《人民日报》敢不敢登。因为美国政府其实在给中国人民机会了解真相的事情上已经花了很大的努力,除了其它方面以外,我知道美国驻华大使馆他自己就不停的在公布,就在谈美国的外交政策,里面很多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做了介绍。

讲到美国的话,其实还是没有做到对等。就是现在做到对等,从人数上,只是中共几个主要中央级的喉舌在美国的工作人员,和美国所有的媒体在华的人员,这个人数对等。这几个主要的中央及喉舌,只是说那几个被定为外国使团的喉舌,其实中共还有更多的没有被定为外国使团的喉舌在美国。

另外,美国只是把极少数的中共喉舌定为外国使团,即使那样子,对他们在美国采访的限制还是远远不能跟美国媒体在中国采访所受到的限制相比。美国其实就是他们要到什么地方需要通知美国政府,作为外交使团,美国政府不会在他们的过程当中有什么限制,就是要通报一下。但是美国的媒体在中国,实际上采访的时候是每时每刻都要受到干扰的。不过当然了,美国这已经很好了,如果全世界都能做到美国这样的话,那么对于中共在全球的扩张和侵略行为是一个限制和打击。

刚才妳讲这个美国驻中国大使,他最近是这样的,他是投了一篇文章给《人民日报》,这个文章后来当然就毫无悬念的就被拒绝了。他的题目叫做「基于对等重置关系」,他就讲中共讲专注于合作,要搁置分歧,那么说美国多年来同意了这种方式。但是发现中共是充分利用这种方式,就是它回避分歧作为接触的前提,而且做了承诺也不付诸实行。结果就是美中关系对美国人民有用的成果就越来越少,就是说美中关系没有给美国人民带来任何好处,只给中共带来了好处,其实就是这个意思。他还举了很多例子,说在中国遭受不平等待遇的有很多方面,包括美国的公司、媒体人员、外交官,还有民间,都受到了不平等待遇。

这篇文章遭到了《人民日报》拒登以后,蓬佩奥昨天专门发表了个声明,他说到这里也是一个不对等的问题,美国大使要登一篇文章都被拒了,而仅仅是今年,中共驻美国的大使崔天凯就已经在《华盛顿邮报》和《美国政治》等主流媒体上面发表了五篇专文,就是说中国大使要在美国的大媒体上发表任何东西都是随便的;而且他还接受了CNN、CBS等等媒体的独家专访。就是说至少这个不对等已经是7:0了,就他举的例子当中。

另外,当然他也提到了,中共无论是外交部、《环球时报》还有各个官方宣传机构,都在利用推特和脸书随便的推广他们的那些大外宣的政策,也在攻击美国。不仅是对美国,对其他国家都一样。而这些社交媒体,推特和脸书在中国却是被禁的,他举了很多例子。

我认为美国要在媒体上和中共对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能永远不会对等,因为美国代表了自由、民主、法治、人权,他和中共的意识形态、制度和价值观是完全对立的,所以中共只要还在一天,就永远不可能和美国对等。

主持人:就像您刚才分析的,美国是知道中共不可能给他登这个文章,但是也把这个文章写出来去投稿了,所以中共的发言人赵立坚他说美国在故意的碰瓷。所以我们也确实在最近看到了,美国主动出击做了很多的事情,有那种主动碰瓷的成分,当然这个又是另外一个话题了,我们今天没有时间来分析了。那好,今天的节目我们就谈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