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中共“脑控”技术
中共“脑控”技术(图片来源:网络)

马斯克的脑机一体根本不算啥 更狠的无芯片脑控早已投入使用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1日】(编辑:何梓涵)前不久,特斯拉总裁马斯克通过在线直播,展示了他的神经学科公司「Neuralink」的脑机接口研究新成果。在马斯克的演示会上,大脑被植入脑机接口设备的一只小猪Gertrude,Gertrude脑部活动信号可以被实时读取。

对于这一成果,格外引人关注的不是它的技术而是它的影响。往好里说,人类的大脑即将与所用的知识库连接在一起,成为掌握无限知识的特种人,然后人类进入一个新的纪元;往坏里说,如果机器控制了人类的大脑,把人类囚禁在虚拟的世界中,那么人类又将怎么办呢?如果邪恶掌握了这种技术,人类岂不将成为非人?

这绝不是科幻,因为中共公安部已承认他们已在秘密的大规模的使用无芯片脑控设备中共官媒还大谈脑控设备的军事化,声称要推动“无人、无形、无声的三无战争”的发展。

爆出这个秘密的人叫汪海榜。汪海榜出生在江西省武宁县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古玩商。 2004年汪海榜从南昌大学毕业后,到广东的纬创和华为公司做手机研发工作。

2008年,他向纪委举报武宁县公安局时任局长邱国华等人贪腐,结果遭到非法关押、毒打、恐吓、栽赃嫁祸,以及被故意制造的车祸撞倒住院。

做为一个专业的IT人员,他发现从那时起自己被脑控,“他们用这种设备观察我大脑思维,监视我一举一动,并且开启语音功能对我颅内传音,24小时吵着我”。

汪海榜推测,直接对他进行这种迫害的就是武宁县公安局,因为“他用武宁话跟我直接说话,他不是说别的内容,直接说(关于)我的话,用我的一切事情来吵我。我做任何事情他都来吵我,直接在跟我对话”。

他表示,多的时候他能听到十几个人说话,少的时候也有五六人。这些人好像轮班一样,一个说累了下一个接着说,内容就是反复辱骂、诋毁,引诱他24小时不停的跟着生气、跟话,得不到休息。

十几年来,这种干扰对汪海榜造成巨大的痛苦。他说,“旁边的人都听不到,就我一个人听到。地方贪官太腐败了,他利用这种隐蔽的方式,想整死你。他可能刚开始几年以为我坚持不了两年马上就死了,想不到我一直坚持到现在”。

汪海榜表示,据他所知,目前中国的脑控受害者多达几万,“我问过好几个受害者,他们跟我是一模一样,都是24小时大脑不停(被骚扰)”。他说。

还有不少人因为无法忍受这种长期、不间断的折磨,自杀身亡。汪海榜在控告书中列举了六名受害者,包括吴巧妍,1983年生,福建福州人,于2011年1月1日自杀;程辉,1984年生,湖北武汉人,报案上访后被定为精神病,后不堪双重打击于2013年3月自杀;崔雅颜,1990年生,河南郑州人,2017年3月17日跳楼身亡;江雨朵,北京青年作家,2019年5月14日去世;宝力道,内蒙乌丹县人,2019年10月21日去世;李旭东,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老师,跳楼身亡。

汪海榜还表示,“现在全国所有的设备形成一套类似于移动通讯的网络,如果开启这套设备语音功能,不管你在哪里(都受影响)。我北京也去过,上海也去过,广州也去过,不管我在飞机上还是地下室,24小时大脑都有这个声音。”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近年来出现的中共官员跳楼亡或是跳河亡等众多的自杀案件,难不成在复杂的官场里,在激烈的权力与利益的争斗之中,他们被自己人脑控了?

虽然汪海榜得到上天的眷顾挺到了今天,但是,长期的大脑疲劳使他出现剧烈头痛、头晕、头沉,恶心呕吐,视物模糊,乏力,胸闷,呼吸困难等等一系列严重症状,2011年被迫停止了工作,2015年他开始了艰难的维权上访之路。

这些年里,他跑遍了公安部、国家信访局、中纪委、最高检、中南海、科技部等部门和单位,并通过网络、电话和信件信访,还联系国内外媒体曝光此事。

汪海榜说,国家信访局和纪委等单位都表示不知道此事,公安部信访接待处也一直否认,直到2019年,公安部信访接待处的人才明确答复说:公安部确实有这种设备,并且全国县级及县级以上公安部门都配有这种设备,可以观察大脑思维,同时可以把语音功能开启,进行颅内微波传音,跟你颅内对话。汪海榜强调,公安部的人“当时就这么说的”。

“什么经济犯罪、刑事犯罪,都是通过这种设备观察大脑思维,就可以知道你一切东西,现在不再是以前那种监听手机或者窃听器,不是那种老式的监听方式了,通过提取你的脑电波来观察你的大脑思维,来掌握你一举一动的”。

为了向外界证明自己精神正常、所描述的“脑控”经历真实可信,汪海榜到北京协和医院做了两次脑部核磁共振,去北大医院做了一次脑部CT,结果显示一切正常。

其实除汪海榜外,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脑控」受害者站出来发声,请求社会关注。

2018年7月,「泼墨女孩」董瑶琼揭露自己和很多中国人受到中共的「脑控迫害」,要求国际组织介入调查。

2019年9月,曾任中国某大型报业集团体育部主任的王先生向海外媒体披露,他从2016年开始遭到一种类似像幻听的“脑控”攻击。王先生的姐姐曾是美国总统小布什科学家智囊团的成员,中共安全部门的人找过王,希望他提供相关信息被拒。王先生怀疑自己被脑控和此事有关。

王先生还怀疑自己被当成“试验品”,幕后黑手从对他的脑操控中“找到一些经验和手段”。他说,“就像当年日本的731,他们想控制人,就采集人的大脑的数据,远程搜集、远程式控制,把采集来的数据进行对比研究”。

王先生还证实说,有几次他跟脑中的声音“对话”,了解到最早是总参2部、3部的情报部门在做这件事情。

不要以为这是一家之言,我们来看看中共官媒是怎么说的。 2019年1月15日,新华社转载《中国国防报》的文章《脑控武器的制胜之道》,声称“脑科学技术潜藏着巨大的军事价值,被用于现代战场智能化脑控武器的研制与运用,推动无人、无形、无声的“三无战争”的发展。

文中提到,“脑控武器的目的不是消灭敌人肉体,而是征服敌人的意志,这意味着战争的制胜之道从毁伤走向操控”,且新的控脑技术无需在人脑中植入芯片,电磁波、光线、声波、气味等都可以成为媒介。

细思极恐!我们不仅要问,谁能拯救地球,拯救人类?现下广传着各种预言,其中就有预言说,慈悲的神始终守护在我们,从未放弃过人类,神不看别的,就看我们是否还有向善的心和找寻神的智慧~

责任编辑:唐洁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