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圖爲8月25日發生暴亂的城市基諾沙的居民攜帶武器自我保護。(AP)
圖爲8月25日發生暴亂的城市基諾沙的居民攜帶武器自我保護。(AP)

美電影製片人:民主黨縱容騷亂和政治分裂 或致公民武裝興起

【希望之聲2020年9月7日】(本臺記者凌浩綜合編譯)保守派電影製片人和學者德蘇薩(Dinesh D'Souza)9月6日(週日)表示,如果美國當前的社會緊張局勢不能迅速得到緩解,這場由民主黨人的縱容帶來的騷亂和政治分裂可能導致“公民武裝的興起”。

德蘇薩告訴《福克斯》新聞:“問題在於你(對騷亂)的迴應是應通過執法部門,即警察來處理;如果事態升級,你就需要聯邦援助。如果事態再升級到超過某一點,你就可能需要向軍隊求助。一切地方政府和州長正在壓制警察,並向一些私人幫派開綠燈。如果警察不能保護我們,那麼你將看到全國各地公民武裝的興起。”

他補充說:“我不是主張這一點,我這是在預測。一方武裝起來後,這是另一方自然而然的反應。”

德蘇薩的新紀錄片《川普牌》(Trump Card)將於10月9日在線發行。他表示,民主黨人製造的分化升級引發了連鎖反應,導致城市崩潰,驅使更多的勤勞納稅人到鄉村地區開始新的生活。

他解釋說:“電影《破壞者莫蘭特》(Breaker Morant)中有一句話是,'當一方違反協議時,你會預期另一方採取相同的行動。’我們必須制止這種情況,否則事情只會更加惡化。城市將變得無人居住。城市是西方文明的中心,擁有商業和文化。民主黨人的所作所爲正在使這兩樣東西都失去。這意味着技術、商業和文化將離開城市,這意味着它們將變得像鬼城。”

德蘇薩還談到了現在的民主黨與25年前的區別。他說現在的民主黨在努力將自己重塑爲最左翼,同時也在與中間偏右的有信仰者漸行漸遠。

“沒有人會說共和黨和基督教是同一回事,”德蘇薩說,“因此,試圖把他們畫等號是太過分了。共和黨代表政治事務,而基督教不僅代表精神事物,還代表了超越生命的事物。基督教遠遠超過了保守主義或共和黨(的範疇)。”

他繼續說:“現在,基督教實際已經成爲當今美國的爭論焦點。例如,有人對宗教自由和教堂進行的猛烈攻擊。你在這個問題上會看到雙重標準:左派想要關閉教堂,但他們卻不想終止抗議活動。他們基本上是在說,與抗議者相比,去教堂的人應該是二等公民。或者一方比另一方享有更多的保護。”

德蘇薩還表示,投票給民主黨與整個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宗旨直接相左。他說:“另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特別是對天主教徒而言,乃至對整個基督教來說,就是與生命有關的問題。在這一問題上,天主教的教義再明確不過了。不是說有些天主教會是尊重生命的,而另一些天主教會支持生育選擇權的。天主教在本質上是尊重生命的,其基點在於生命是來自上帝的恩賜。尊重生命是信仰的核心教義,那就是上帝創造了我們,上帝關心我們,上帝給予我們的權利是不可剝奪的。”

當被問及當今的美國社會的分化與美國內戰時期的分化有何不同時,他對美國能夠再次團結表示樂觀。但他認爲,美國首先要經歷文化上的反彈,這將從所有主要城市的大規模人口外遷開始。

德索薩說:“情況與150年前大不相同,內戰絕非不可避免。還有許多其他的解決方案。不同羣體可以共存的方式有很多,但所有這些方式都將受到考驗。左派正在尋求建立一個由少數羣體受害者組成的聯盟,占人口的51%,這樣他們就可以掠奪並壓制其他49%的人口。我們要以各種方式阻止他們這樣做……這實質上將抹滅200年來西方文明的發展。商業和文化將被摧毀。”

他在共和黨和民主黨之間劃了一條界線,說一個(指民主黨)想製造無政府狀態和混亂;而另一個(指共和黨)則尋求基於個人主義、自由和經濟繁榮的和平共處。

德索薩說:“如果民主黨人想嘗試‘給犯罪團伙開綠燈並焚燒企業',那是他們的方式。我們的方式是和平、繁榮、商業和文明。然後,讓人們選擇是想要住在被燒燬的密爾沃基或者波特蘭,還是寧願住在一個漂亮的共和黨郊區。那裏真的很棒,商店裏有很多好東西。”

他繼續說:“這就是爲什麼民主黨依靠暴力的原因。他們只有能迫使別人按照他們的方式行事,才能最終獲勝。我認爲我們不會這樣做。我們不再願意向他們屈服並改變自己的方式,那麼也許他們會屈服。這給我們提出了一個更深層的問題,即我們如何找到前進的方向……我們不想要他們想要的美國,他們也不想要我們想要的美國。真正的問題是,我們如何相互共存。這是未來的真正問題。”

當被問及拜登是否能夠克服人們認爲的心理健康問題,以保住他的民主黨總統提名人身份時,德索薩說,他相信民主黨希望拜登保住總統提名人的地位,以此來淡化民主黨內部激進而分裂的政治認同境況。

他補充說:“我認爲民主黨的計劃是在大選後換掉拜登。他們不希望拜登在大選前趴下。他們之所以選擇他,是因爲他們認爲需要一個白人男性來掩飾其政黨的種族激進。”“拜登不是天生的安提法類型的人,但他拼命地設法擁抱這些他根本不瞭解的人。這些人對拜登來說,是完全陌生的。”

責任編輯:張莉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