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習近平和王岐山出席人大會議(美聯社)
習近平和上屆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出席人大會議,資料圖片(美聯社)

外賓來訪中南海關門不接待 王岐山繼續“隱身”

【希望之聲2020年8月27日】(本台記者楚雲珒綜合報導)近日,多國政府高官訪問中國,不過都是由中共外長王毅在北京之外進行接待。目前不但中南海關門不見客,作爲負責中共官方更高一層級接待的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也一直“隱身”,引發關注。北京目前的局勢也讓外界猜測不斷。

據中共海外大外宣多維報導,日前中共外交部宣佈,印尼外長蕾特諾(Retno Marsudi)於8月19日至21日訪華,是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正式訪華的首位外國外長。

報導稱,印尼外長訪華,屬於官方訪問,也是中共加強周邊外交、緩和南海局勢佈局的一部分。既是官方訪問,在北京除與王毅會談,中方也應有再高一級官員接見,而這個角色按慣例應是由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擔當。

《明報》27日發文稱,原本預料蕾特諾將獲得王岐山接見,從而給王岐山在疫情之後一個亮相的機會。然而,蕾特諾一行並未去北京,而是與王毅在海南保亭舉行會談,印尼國企部長艾瑞克也參加了會談。王岐山因此仍沒露面。

其後,王毅又先後接待了巴基斯坦外長庫雷希、越南副總理兼外長範平明、匈牙利外交與對外經濟部長西亞爾託,但都不在北京,不是在海南保亭,就是在廣西中越邊境或北海市。

直到王毅8月25日啓程出訪歐洲五國,王岐山也未在北京接待過一位外國訪客。

報導說,之所以在北京外接待他國訪客,其實是中南海高層不讓訪客到北京,原因爲何尚未知,但很大可能是北京機場仍未對他國航班解禁的緣故。

自中共病毒疫情大爆發後,中共對所有飛往北京的國際航班都指定入境周邊城市,檢疫後再轉飛北京。如此,王毅要到京外接待外國訪客,而作爲國家副主席的王岐山也就不便離開北京,只好繼續隱身。

報導稱,自5月出席中共“兩會”後,王岐山一直沒有公開露面了,因爲他既無黨職,在政治局會議中也無職務,又無適合他的“禮儀性外交”場合供其現身,故其隱身時間較其他高層更久。

除上述分析外,中南海關門及王岐山“隱身”引發更多猜測,其中一個普遍的觀點是中共內鬥

中共今年以來處於內外交困的狀態,疫情問題、港區國安法讓西方國家遠離並討伐中共,而國內經濟下滑加上尚未退去的洪災讓中國民衆怨聲載道。在這期間,中共紅二代任志強、蔡霞、法學專家許章潤等人士先後就中共處理疫情等問題對當局問責,體制內反習聲音空前高漲,中南海氣氛詭異且緊張。而與任志強關係密切的王岐山在此期間避不出山也不奇怪。

習近平在“十八大”上臺後,王岐山擔任中共中紀委書記一職。在王岐山的“鐵腕”下,包括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中辦前主任令計劃、政治局委員孫政才、政協副主席蘇榮等七名副國級以上高官及江派數百名部級官員紛紛落馬,同時幫助習近平從政治對手手中奪回黨政軍大權。

但在中共“十九大”上,王岐山未能連任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日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教授松田康博曾對中央社分析,王岐山的未留任代表着習近平的妥協。

王岐山被認爲在中共統治集團中思想相對開明,能力出衆。因他在2003年SARS疫情時臨危受命,出任北京市長,打贏了那場戰疫。此次疫情發生後,民間輿論強烈呼籲要他出來領導這場抗疫。不過今年3月,王岐山好友任志強發文抨擊中共掩蓋疫情,並暗諷習近平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事後,任志強被開除黨籍並立案審查。王岐山是任志強在上學時的輔導員,兩人亦師亦友。任志強事件也讓王岐山受到影響。

德國之聲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分析,疫情初期,由於中共瞞報輿論封鎖和封城而造成的災害,讓中國社會對習近平有太多憤怒,自由派藉着這種民意,直接發起了對習和中共的挑戰。任志強此敏感時刻發文批習,習會認爲任背後一定存在一個黨內反習勢力

以任志強和王岐山的關係,這一反習勢力指向了王。但評論認爲,任志強寫批習文章,不太可能去徵詢王岐山的意見,更不會在王的授意下寫該文,一旦王和這篇文章發生聯繫,那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但對於反習勢力來說,他們就是要讓習近平看到該文並聯想到王岐山,以加重習王二人之間的芥蒂,進一步離間和分化。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