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熱點互動】南海戰雲密佈 美中會否交火?

熱點互動

【熱點互動】南海戰雲密佈 美中會否交火?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3日】(新唐人)【熱點互動】中共軍隊被令「不能開第一槍」,釋放什麼信號?南海臺海局勢,哪個更一觸即發?美臺走在建交的路上

主持人:觀衆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8月12號星期三。本期節目我們來談一談南海和臺海不斷升溫的局勢,那麼日前港媒披露中共軍隊被要求,在和美軍的對峙中,不能先開槍。而美國駐華使館也在前兩天剛剛換了他們的徽章,把中國兩個字去掉了。那麼這些事件都釋放出什麼樣的信號,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做些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衆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前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姚誠先生,姚誠先生您好。

姚誠:主持人好,唐先生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您。觀衆朋友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您可以發手機簡訊,或者在我們視頻下方留言。那我首先想請姚誠先生來跟我們解讀一下,姚誠先生我們知道您在中共的海軍待了二十多年,可以說是非常瞭解中共的軍隊和軍隊的情況。那麼現在港媒透露,在南海、臺海這個局勢日益緊張之際,中共軍隊被要求,在和美國的對峙中,不能先開槍。這個消息似乎和中共一貫的這樣的一個很強硬的,給人的這種作風和印象有一點點不一致。

所以一個當然就是說,是不是中共在體現一種剋制?另外一個,這是不是也說明瞭擦槍走火,交火的這可能性,風險是隨時都會爆發。我不知道您怎麼解讀中共這個透露出來的這種要求軍隊不能先開槍,這樣的一個行動。

姚誠:中共現在真正的明白了,美軍真的要打它,以前它還以爲是在做假動作,是爲了這個原因那個原因吧,所以說自從中美的經貿戰以後,包括外交戰,包括抓中共的間諜,特別是武漢肺炎造成了十幾萬美國人的死亡。所以美國已經看出來,中共這個政黨不給它消滅掉,中國沒安全,全世界都沒有安全。所以說一開始中美之間的作戰,美軍從南海這一塊,就是說要維護南海的航行自由權動作,想在南海給中共一個教訓。

那麼中共它在南海它不想打,它認爲如果中美之間有一仗,它要把這個仗拿到臺海來打,因爲臺海靠中國的暗擊兵力有一定的優勢,所以它不斷的在臺海加大壓力,那美軍就不斷的在南海加大壓力。那從現在看,中共不是想讓美軍到臺海來打嗎,那美軍就說,我就到臺海來打。那現在看,美國跟臺灣從政治的、外交的,包括軍事的合作,這都是非常的緊密的,所以中共現在看到了,怕了。因爲它中共跟美國軍力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

這一次的戰爭如果打起來,那肯定是有限戰爭,就是海空軍的作戰。海空軍這一塊,中共沒辦法跟美國打。美國他也不怕你,他到臺海也不怕你。他有導彈防禦系統,中國根本就沒有這些東西。他的艦船如果在海上跟美國打,它就是個活靶子,所以它們現在講不開第一槍,那也是被迫無奈。我都認爲它不但不開第一槍,第二槍它都不敢開,現在就這麼樣。

主持人:所以這種像不開第一槍,這樣的一個命令,是不是比較少見的,就您對中共軍隊的瞭解來說。

姚誠:對,中共一直在軍隊宣傳,它們人民解放軍多偉大、多強大。剛纔我也在想,中共對軍隊的信息封鎖非常厲害,那麼軍人們還是沉迷於在要跟美國一戰的這個決心,包括現在我估計寫什麼決心書的。但是中共的這個命令一發,把這些軍人給打懵了,這就是很有意思的。雖然它封閉消息,但是這個消息一發,中共的軍人知道了,形勢現在有多麼嚴峻。

主持人:好的。唐靖遠先生也請您來解讀一下,您怎麼看中共的這樣的一個命令出臺。

唐靖遠:就是不開第一槍。

主持人:對,不開第一槍這個命令。

唐靖遠:我是這麼看的,它這個我們都知道這個常識,軍事它其實是政治的一個延伸。那麼它這個不開第一槍的這個消息,我覺得嚴格來說並不令人意外。爲什麼?因爲在此之前,就是8月分之內我們看到中共從最高層習近平本人,再到中共的外交系統,已經是多次的公開連續的表態。表的態核心其實就一個意思,韜光養晦以待時機,跟美國的這箇中美關係不能夠失控。比如說習近平最典型的是,習近平在八一建軍節有一個非常突出的信號。

歷年以來只要是八一建軍節,最高領導人他都要講話。講話裏面它有一個必定要出現的,固定的一個詞語叫做「做好軍事鬥爭準備」,但是唯獨今年習近平在八一講話,他沒有這個話。不但習近平在現場的講話沒有說這句話,在事後新華社發表的這個長文,因爲每次他講話都要發表文章,文章裏面也沒有這句話。所以這個就不是說是一時的疏忽了,它一定是中共高層有意的迴避了。那麼這句話它其實一消失,我覺得至少它,我接着先說這部分,在外交系統。

緊接着在8月5號的時候,是外交部長王毅,不是就接受專訪嘛。就公開的說我們定下的,跟中美關係要定下四點框架,第一條就是要避免對抗,劃定底線,避免對抗。在8月7號的時候是楊潔篪,級別更高了。楊潔篪出來就說,我們跟美國還要保持過去、現在和未來都管用的那個原則,保持這樣原則繼續進行交往。那麼在8月10號的時候,也就是中共在香港實施大抓捕的同一天,外交部同時也在新華社發表文章,然後也是這樣呼籲說,跟美國進行坦承的有效的對話。

那麼最近的一次是今天,就是外交部的副部長樂玉成,他也是公開的發表文章。說我們跟美國不能處於無線電的靜默,必須中美關係要得到控制,不能夠失控,不能夠走向徹底的崩潰,大概就是這個意思。所以你就可以看到,從習近平到外交部一系列的表態,它已經釋放出了一個非常強烈的信號,就是我覺得中共它至少在當前這一個階段,中美新冷戰這樣一個背景之下,它的一個戰略已經發生了變化了。

這個戰略發生變化最突出的一個特點,就是現在要力避和美國發生直接的衝突。然後換句話說,說白了就是對外要收縮防線,保持低調。可能要回到過去,起碼在現階段,暫時回到過去那個韜光養晦的這樣一個階段。然後對內,它可能要比較強硬,所以對內它最主要是要維穩,鞏固它的這種,因爲它外部遇到了危機嘛,所以我覺得可能是處在這樣一個關口上。所以在這樣一種背景之下,它出臺這樣一個政策,就是不準開第一槍,我覺得可以說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主持人:但這是不是也是說明,就是像剛纔二位都提到的,就是形勢已經相當嚴峻了。就是說這個軍事衝突的可能性,甚至對於美方來說,軍事衝突的意願已經到一定的程度了呢?

唐靖遠:對,尤其是在南海,我們看到出現了一個非常戲劇性的變化。就是在前兩年的時候,是中共在南海很囂張。

主持人:沒錯。

唐靖遠:美國反倒是在比較有點迴避,所以那個時候很多人,連美國都還比較受批評,川普比較受到批評。但是現在我們看到蓬佩奧在出來發表關於南海的聲明以後,這個是非常重要的關節點,它也是一個分水嶺。從那以後我們看到美軍的態度出現的一個,完全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美國在南海非常的高調,不但非常的高調,而且把他的演習或者是偵察防線已經推進到了,就是非常靠近中國的東部和南部的海岸線,推進到這樣一個位子。

這要在過去,中共其實是絕對沒法忍受的。所以你就可以看出來,完全美軍已經從被動轉爲了一個主動,發生了這樣一個轉變,而中共是反過來,就開始非常低調的在處理這件事情。因爲我們舉個例子,在2010年的時候就發生過那箇中美南海撞擊事件嗎?那個撞擊的地點距離中國大陸海岸線,其實是大概三百公里左右。但是我們看到的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是,這次美軍很多的偵查機不是連續的,連續十二天靠近廣東,甚至到上海,這個沿岸進行偵查,最近的距離不到一百公里,只有幾十公里,但是中共卻沒有做出任何強烈的反應。

所以這種一個對比就能看出來了,我覺得中共說明一點,中共心裏是非常清楚的,它知道現在,第一美國的態度已經發生變化了。中共過去他覺得想要訛詐,現在這種訛詐戰術覺得不成功,第二個它知道自己和美軍,就是剛纔姚誠先生所提到的,我非常贊同,中共非常清楚自己在海空軍的實力上,和美軍的差距有多大,他其實不敢來真的,所以一旦美國表現出來,我已經不怕要和你作戰,真的有這個求戰的這種意圖的時候,那麼中共它自己知道要收縮了,所以我覺得它有這個主要的原因存在。

主持人:那我想請姚誠先生談一下,剛纔二位都提到了中共軍隊和美國,像您說的不在一個層級上,就是如果說中美真的開戰交火的話,到底中共方面的這個勝算有多大?或者說換句話說,這箇中共軍隊的硬件和軟件現在到底是在一個什麼樣的狀態?爲什麼您說它和美軍不在一個層面上呢?

姚誠:我要補充前面講的一句話,不要被中共現在的表現所迷惑,他們在等待川普選舉以後,所以他們現在在南海採取的是持久戰,他們認爲美國遠離本土到南海待不長,因爲耗資太大,它始終有這麼個觀念。你不要以爲中共就是裝孬裝慫,不是這樣的,這個傢伙是狡猾的很,所以我還是認爲美軍也好、整個西方社會也好,不要被中共這種迷惑了,這是我補充前面一個,它不是說裝孬,它有它的策略它有它的持久戰略思想,在這邊用的

第二個你剛纔講的如果兩個打仗,會打到什麼程度?那麼我剛纔也是講過,美國的海空軍對中共的海空軍有決定的優勢,就說兩條航母戰鬥羣可以摧毀中共上千個軍事目標,那麼我可以這麼說,如果美軍要定下心來,利用海空軍打擊中共的海空軍,包括它的火箭羣,一天時間就把它打垮,中共沒有導彈防禦系統,中共這些軍艦它頂多裝了地對空導彈,這東西一干擾它這個導彈就找不到北了,所以美軍要想打它們的飛機都是活靶子,所以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

美中雙方都非常清楚他們的實力是怎麼樣的,所以這場戰爭它是絕不戰爭,它只是說海空軍作戰,目前還沒有跡象說要到登陸中國本土跟陸軍作戰,這個目前還沒有,光從海陸軍來說美軍佔有決定的優勢,中共根本抵擋不了他的打擊,因爲美國的遠程攻擊B-1B和B2,別說F30它都看不見,打了以後都不知道誰打的,這箇中共軍隊中央軍委非常清楚這一點,所以它號令就不要打架,這個話不是隨便說的,這個話說了以後對中共解放軍的軍心是非常大的打擊啊,不要小看這句話,因爲從中央軍委說出來的話,那麼就是特別影響軍心的。

主持人:那中共對於美國軍隊,有沒有比較大的威脅呢?從中共方面來看。

姚誠:中共目前能威脅到他的就是核武器,中共前一段時間講,如果美軍用常規武器攻擊他的核心點航空母艦或重要的軍事設施,它會用核武器來攻擊美軍,因爲它常規武器打不過美軍,它肯定要用核武器,當然我這裏講的核武器是戰術核武器,它不會動用那個戰略核武器。它對美國的威脅主要的是,一個火箭軍,東風31號、東風41,它只可能打到美國本土的。

另外就是海軍的核潛艇,戰略導彈核潛艇,就是部署在海南島亞龍灣的094,所以美軍一直在防這個094,它在巴士海峽這一段時間來它這個P84防艇旋螺機,包括它這個S135主要的,雖然它也到了中國沿海它是偵聽電子訊號的,但是他們重點防衛的是巴士海峽,他不讓中共的094戰略導彈核潛艇攜帶巨浪二甚至巨浪三進入太平洋,這個是目前唯一的來說,只能說中共對美的威脅只有這一個。

第二個就是說如果這個戰爭假如打響,那中共可能會使用戰術核武器,對美國的航母和大型海上目標,甚至包括關島進行攻擊。我這麼講如果你用常規武器攻擊他的航母,沒有用打不成航母,航母很多隔艙,打中一兩個沒有用,但是比如說鷹擊導彈,就是空對艦導彈攜帶一個戰術核彈頭,那威力就不一樣了,那對美國的海上的大型目標有威脅,如果說中共對美國要是有威脅的話,它離不開核武器。

主持人:好,所以就是說呢現在中共像您剛剛說的是在南海是持久戰,但是在臺海呢是另外的策略,等一下再請您談談臺海策略。那我想再問一下唐靖遠先生,就是說我們剛纔談到南海,但是在臺海一面其實這個局勢也是在不斷升溫。比如說,最近這個美國的衛生部長訪問臺灣,在同時中共軍機就越過中線,當然很快折回去了,但是第一次臺灣方面用這個導彈瞄準了軍機。所以有人就說,這個這次的衝突離戰爭只有三十秒,所以您怎麼看在臺海海峽的局勢?您覺得它和南海相比哪一個更加一觸即發。另外中國真的有這個底氣,真的會去用武力來對待臺灣嗎?

唐靖遠:首先我覺得這個這次臺灣做出這個反應,可以說是一個標誌性的事件,因爲這個是臺海這麼多年以來是臺灣這邊,臺灣一方第一次使用防空導彈來這個就是鎖定的,就是中共越過中線的軍機。這幾年來中共一直都在軍機做這種常態性、常態化的飛行,要麼就是越過中線,要麼就是繞過臺灣島一圈這樣子,這個也是一種威懾。那麼反過來,我覺得臺灣現在做出這樣一個舉動,他說明一點,就是臺灣現在有底氣了。

這個底氣他毫無疑問是來自於美國的強力支持,這種支持是政治、經濟和軍事全方位的,政治上不用說,美臺的關係我們看見在實質性的不斷地在提升,實質性的在提升,雖然嘴頭上是說,比如說你剛纔阿札爾他去訪問臺灣,是合作這個關於防疫,衛生部長嘛。但是其實他代表的政治含義是非常重大的,因爲這個阿扎爾訪臺,他是多年以來是美國第一個正式的、一個正部級的內閣部長訪臺,這個舉動相當於打破了過去中美之間的一個默契。

中美之間就是從建交以來,就已經有一個默契,或者說是一個承諾,美方就是我們不會跟臺灣發展官方的關係,我們只跟臺灣保持非官方的關係,那麼阿札爾訪臺相當於事實上打破了這個默契。所以這個政治意義是非常強烈的,這個對於中共的刺激可以說非常大的,要按照中共過去的話,基本上就已經相當於是踩了紅線了。軍事上就不用說了,美國現在不斷持續的給臺灣提供先進的武器軍售。剛剛最新的一批是提供,出售了四架無人機。這個無人機它其實也是有特別含意的,因爲這四架比較先進的無人機出售給臺灣,他就意味着臺灣已經具備了相當程度的斬首的能力。

主持人:喔。

唐靖遠:也就是說,臺灣已經具備了更大的反擊中國大陸,就是如果說中共要對臺灣實施武力的入侵的話,他其實是有這樣一個軍事的內涵在裏面。當然還包括美國在經濟上面,給臺灣的這樣的一些支持,就是雙方加強經貿的合作。還包括美國在臺海的軍事的部署這方面,也是非常,就是剛纔我們都提到嘛,就美國的軍機沿着整個東海岸,東南和這個海面飛行,進行這種偵察。這種舉動本身,其實就給了臺灣非常強有力的一種支持。

所以我覺得你可以看到他體現出來是,臺灣和美國的這種非正式的一種全面的,政治、軍事,包括軍事在內的一種同盟關係,正在不斷的加強,所以它是在這樣一個背景之下發生的。所以在這種背景之下,我個人覺得中共不太可能,在現在的這個階段直接對臺灣動武。因爲中共它想要拿下臺灣,這個是它既定的,是一個長期的目標,這個是沒有問題的,它不會變的。只要中共這個政權還存在,它就不會變,這個是它的相當於是基本路線一樣的。

但是至少在現在這個階段,無論國內的形勢,還是國際的形勢,對它是極爲不利的。它在現在如果要對臺灣實施這種武力的入侵,它現在連香港都還沒搞定,對吧,我們看見。

主持人:但是也有人說,香港下一步就是臺灣。

唐靖遠:對,就是如果它真的是搞定了香港之後,而又沒有受到相應的這樣一個懲罰,那它很有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就是得手了一次,那它很有可能會再去得手第二次,會有這樣的奢望。但是在現在這樣一個背景下,我覺得它自己在香港都還沒有搞定的這種情況下,再加上內部又是洪災,然後又是各種內部的矛盾。再加上跟美國這邊的這種強大的,對它進行的這種制裁等等。就是中美關係的急速的惡化,會導致產生的一個最直接的結果,就是它必須考慮一個風險。

如果中共現在就要出兵臺灣的話,它在很大可能性上,會要冒着直接跟美國開戰,相當於是這樣。就它不是跟臺灣打,它實質上是要跟美國打,甚至還要包括美國的一些盟友打。它要面臨着這樣一個風險,所以我覺得在這種情況下,可能性是比較低的。

主持人:其實我覺得唐靖遠先生提到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我想問一下姚誠先生,就是這兩天,臺灣前總統馬英九說了一句話,他說如果中共打臺灣的話,首戰即終戰。所以他隱藏的含意是說,中共打臺灣,美國是不會幫的。那剛剛唐靖遠說,中共打臺灣,很大的風險其實是在跟美國打。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姚誠:我覺得馬英九作爲一個臺灣的前總統,講出這麼個不符合實際的話,感覺到真的不可思議。那麼我現在就講講臺海的問題,我從軍事上講臺海的問題。剛纔唐先生講得非常好,中共現在沒有能力打臺灣,爲什麼?我們從軍事上來說,海軍裝備不到位,它現在071到075這塊的大型的登陸艦的話,不到30條,這是一個,不到30條。第二個它動臺灣的時候,要海軍陸戰隊,搶灘的陸戰隊要10萬人20個旅,它現在不滿編是8個旅,根本不夠。

再加上南海那一部分的陸戰隊都調不夠來用,它根本就沒有人打,就是它根本就沒有能力去打臺灣。它爲什麼對臺灣有這麼威脅呢?中共從,那時候我在海軍,從80年代中期就制訂了預案,叫封臺預案,就是封鎖臺灣的預案。它爲什麼要採取這個預案呢?因爲它沒有能力打臺灣,它想封鎖臺灣。封鎖臺灣達到什麼東西呢?達到由於臺灣兩頭在外,能源進口,產品出口,封鎖臺灣導致臺灣經濟崩潰,臺灣內亂,它們取而代之。

那現在,就延遲到現在它沒有能力打臺灣的時候,它還會延續它的封臺作戰預案,所以它現在只限在這個程度。那爲什麼這段時間加大了對臺灣的威脅呢?主要的呢是想把美軍引到臺海來,它其實是調虎離山,南海對於中共來說是命脈,全世界的百分之多少的,將近一半的物資從這過。南海豐富的是油氣,南海豐富的旅遊資源,南海豐富的漁業資源,是中共不想丟的。臺海有什麼呢?臺海沒有,臺海只是一個政治上的目標。

所以它不想丟南海,它要跟美軍一戰,它希望在臺海。但現在看原先的美軍,他們想在南海打,讓臺灣自保,所以賣很多武器給臺灣。就是臺灣要什麼,我就賣給你,你自保。那從現在看,不僅僅賣武器,他的軍隊實際上已經介入臺海的防衛。你看這兩天我也知道,在臺灣的東部的一個島上,他要部署一個全方位作戰的部隊,而且他要部署超高音速的中程導彈。就是說你中共不是說你想讓我到臺海來嗎,你以爲我怕你嗎?我就來了。

所以馬英九講這個話,真的是太弱智了。中共打臺灣一個是打不了,第二個是,剛纔那個唐先生講得非常好,其實不是打臺灣,是要跟美國人打,你不把美國人趕走,臺灣你弄不好。

主持人:就是您說中共打臺灣,美國絕對會介入,是這個意思嗎?

姚誠:你這不看出來了嗎?臺灣是美國封鎖中共的第一島鏈核心,臺灣絕對不能丟。臺灣一丟以後,中共佔領檯灣以後,日本、韓國整個西太平洋就受到了中共的威脅。這個是一個,我剛纔說臺灣沒有什麼經濟資源,沒有天然氣,沒有石油,但是他有政治的因素,這個是一個,統一祖國嘛,這個好聽吧。其實還有一個大家不是很清楚的事情,臺灣是一個天然的良港,臺灣拿下來以後,臺灣有很多好港口,可以做核基地,可以做航母基地,直接面對着第二島鏈了,就突破第一島鏈了。

美軍絕對不會讓中共登上臺灣島,這一點馬英九講這個話,他根本就沒有常識,他根本就沒有從政治和各方面因素去考慮。怎麼可能美軍不介入呢,你就美軍不介入,日本都要介入。

主持人:是,沒錯,美日這個。我很快再問一下,那在您看來,中共現在這樣的說出這個不發第一槍這種往回縮的表現,那它可能就是說在臺海意識到美軍要來真的,所以它一直往回縮。但是您覺得它這樣往回縮就能避免這種開火,或者軍事衝突的發生嗎?

姚誠:在軍事謀略上,其實我有一句話說的,不是扳住中共在說,中國五千年的歷史,中國在軍事謀略上的這種造詣,是西方世界比不上的。我爲什麼說,你不說什麼三十六計、孫子十三篇,你不要說。中共爲什麼要,比如說在印度不打,它不想跟印度打。它也不想在南海打,它也不想其實跟日本,跟哪裏衝突。它知道這些包圍中國的這些軍事、這些國家,它的背後就是美國。它不把美國打走,它沒有辦法施展。

所以它要想魚死網破,決一死戰,它就想朝着它有利的方向,在臺海跟美軍打一仗。因爲它在安徽、江西、湖南、福建這塊,部署了16個旅的火箭軍。它有一個優勢就是它的這些導彈,飽和性的攻擊,它以爲它可以把美軍嚇住,但是現在看嚇不住。它目前還是,它估計又回到剛纔唐先生講的,它又回到韜光養晦的那個角度。它並不是說不跟你打,它是等待時機。

習近平傻就傻在這裏,如果給習近平五年、十年的時間,再跟美國人鬧翻了,美國真的不好玩它。他就是急功近利,想在他的任期內做出一定成就來,但是他操之過急了,他的軍力沒有達到那種程度。比如說它的055下水的6條,海事剛剛開始,075兩條,它還沒有形成戰鬥力。它還沒有建立導彈防衛系統,它就是活靶子,它沒有戰力,現在就是這麼個情況。他太清楚自己,你別看他在網上吹牛,他純粹吹牛。現在吹炸了,自己打自己耳光了:哎喲!我不開第一槍。

方菲:好,唐靖遠先生您想要補充有關臺海局勢的嗎?

唐靖遠:好的,我想簡單迴應一下剛纔姚誠先生的。我非常贊成這個判斷,如果中共打臺灣,美國一定出手,這裏面我覺得它至少有2大原因。第一個原因是美國在臺灣有非常重大的地緣政治的戰略利益。換句話說美國保護臺灣、保衛臺灣並不是學雷鋒來做好事,單純來幫忙的。美國現在對中共實施的這種遏制的戰略,最核心一點就是剛纔姚誠先生所提到的,第一島列。不能讓中共的軍事勢力能夠突破這個第一島列,那麼第一島列臺灣是最核心的。所以過去不是有句話說臺灣是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就說明他的非常重要的這種軍事戰略上的價值所在,這個是第一。

第二個美國現在對臺灣,我們看到從川普當政以後至少已經通過了5個跟臺灣有關係的法案了,這是全方位的在提升美臺關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最近就是今年,6月份是由參議員赫利提出的叫做《防衛臺灣法案》。這個法案的核心是什麼呢?就是要求美國必須具備在中共入侵臺灣形成既成事實,也就說得手之前,美國必須要具備能夠阻止中共的能力,美軍。這個是一個法案。第二法案就是7月份剛剛上個月是約霍,他是個衆議員他提出來的,叫做防止臺灣被侵略法案,大概是這個意思翻譯過來。這個法案它是反過來的,它的核心內容是什麼呢?就是如果一旦中共侵略臺灣,那麼國會要馬上授權給川普總統,就是可以對中共動武。

換句話說,這兩個法案一旦通過,那麼美國介入臺海戰爭已經沒有任何障礙。美國已經從法理上一旦通過這個法案就成爲法律了,哪怕是川普沒有連任了,換了其他的總統,按照這個法律規定,你都必須要參與的。你都不能夠坐視不救的,它是有這麼一個關係在裏面。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中共它們應該非常清楚現在所在臺海如果要動武,它會面臨一個什麼樣的一個局面。

方菲:是,而且這兩天還有一個相關的新聞,我想請二位解讀一下。美國駐華使館在它的徽章上把中國兩個字去掉了,所以以前是美國駐華使館北京中國,現在就是美國駐華使館北京。後來當然使館出面,因爲反響很大,他就趕快出面說這是我們全球品牌變動的一部分。但是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講,看得覺得不那麼簡單,所以這個是一個事情。

還包括這兩天篷佩奧國務卿他在接受採訪的時候,主持人就直接問他,說衛生部長訪臺等等一系列事,說美國現在政策是否是在向臺灣傾斜?他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好像有2次把臺灣用國家這樣來提到,說怎麼怎麼樣。所以這些信息合在一起,很多人認爲至少有2個,一個有可能把中國去掉,這個意味着認爲中共政權不具有合法性,還有一個有網友就調侃說美國駐華使館臺北的字樣。我不知道您怎麼解讀?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我覺得美國官方這個解釋,他應該是一個外交辭令。

方菲:是嗎?你也是。。。

唐靖遠:對,我是這麼看。因爲他把中國兩個字去掉,這個動作本身傳達的最強烈的信息,我們看到和他最近美國高層官員不斷的出來反覆的強調,中共不代表中國、中共不等於中國。這個是完全一致的,它是一個完全一致的動作。換句話說,我覺得他們這個動作相當於是美國在採取一種做而不說的方式。它就是說我沒有捅破這層紙,沒有明確的說宣佈中共你是非法的。但是美國現在是在用實際行動,比如說類似這樣的實際行動,來不斷的把中共和中國進行切割、進行切割。所以做而不說,我覺得這是美國現在對付中共現在一個非常突出的一個特點。

方菲:也可能很有效。

唐靖遠:對,這個是一個。第二個就是這種舉動的本身,他實質上潛在地、可以說是默默的把美國駐中共的大使館級別,其實是可以說是降格了一點。爲什麼這麼說呢?我還專門去查了,過去美國他要是駐其他國家使館Logo,就是徽章它是一致的。就是上面寫着美國,下面一個embassy大使館一個單字,就是統一的。但是在駐中國的大使館它是特別的,就是特別註明中國北京,是用中文這樣來顯示的。就是給你註明了一個國家,然後註明一個城市。現在它就是統一了,所有不管是在中國的使館還是其他國家的所有的使館,全部都統一了。就是上面寫的這個美國大使館,然後下面寫着一個城市的名字,或者寫着東京,或者寫着北京等等。

這樣一來在我看來,它事實上相當於取消了對中共的一個特殊性這樣一個態度。還有一點你剛纔提到,蓬佩奧他在這個講話中這個也是比較罕見的,提到臺灣的時候使用了國家這樣的概念。我覺得這個其實他涉及到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過去中共自己的宣傳一直對大衆有一個誤導,就是中美關係是建立在一箇中國,而且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合法的政府等等。就是三個聯合公報這個基礎上的,但是這其實是個誤導。

因爲真正美國當時對中共這方做出的承諾是隻有一句話,這句話的真實的表述它應該是說:美國認同中國提出來的,全世界只有一箇中國,而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是這個立場。但是後來就在今年《華盛頓郵報》前一段時間曾經還發過一篇文章,專門的解釋這個問題。就說有一點區別,美國從來就沒有承諾過說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方菲:而且全世界只有一箇中國,這箇中國,美國也沒有說一定是你中華人民共和國。

唐靖遠:對,問題的最關鍵的概念就是在這。就是美國承認全世界只有一箇中國,但是這一箇中國究竟是你中共自己說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呢?還是說是一直已經存在100多年的中華民國呢?現在是個未知數,你現在說不清楚。所以至少在這個問題上,我們看到是美國它已經非常開始靈活的在不違背自己過去的原則的情況下,的確這個政策是開始在往臺灣這邊在開始傾斜。也就是說還是回到剛纔那句話,美國是在做而不說,嘴上沒有明確的捅破這一張紙。但是它實質性的在把美臺的關係,尤其是官方關係,在實質性的不斷的在提升、不斷的在強化。所以這個趨勢有一點點像溫水煮青蛙這樣的。

方菲:是,姚誠先生在這個問題上,如果在幾個月前大家來談美臺建交的可能性,可能都不太會談。但是現在這個美臺建交的可能性,大家已經是在談了。我不知道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在這個問題上,美臺現在是不是真的在往建交那方向在走?那麼美臺最終是否建交,它取決於哪些因素?這方面您有什麼想法?

姚誠:我從軍事上面解讀一下這個現象。就是美軍決心要跟中共打一場,因爲不打一仗十幾萬人死的冤魂都沒辦法伸。川普現在講的什麼話,不跟你中共說話,割隊了,不跟你說話了。不管你愛說什麼就說什麼,我就根本不理你了。那麼爲了能跟中共打一仗,他不斷的在施加壓力。剛纔唐先生講的包括建交的這個事情,不排除駐建交,就是派軍隊進入臺灣。你中共不是說有什麼國家安全法嗎?違反這個法我就要打臺灣,就是讓你動手,這是一個。

我覺得如果川普,就是美軍要想打一仗的話,那麼在11月份之前,可能運用這種東西來進一步的刺激中共讓它出手。這是一個。因爲戰爭是雙方進行的,你看中共裝孬它不打這個仗沒辦法打,這是一個。從用外交這個手段是不是可以挑釁中共。第二個我還是看重南海的這個形勢,南海,美軍在1、2年前就說過,7個島礁影響自由航行。而且06年的時候菲律賓通過國際海洋法庭起訴,最後中共不承認。但是現在國際上還是認爲這7個島礁,至少美軍可能限時讓中共把這7個島礁上的武器裝備給撤掉。它就無法理性,你國際法庭它已經判決了。那現在就要看中共會不會撤?中共要是不撤,美軍會不會強力的把它撤掉?

方菲:對。

姚誠:然後7月初的時候,中共在西沙羣島進行演習,美國就公開說出來了:你中共在西沙這個地方演習是不合適的,因爲西沙是有爭議的地方,不是你中國的領土。這個就是甚至升級了,比7個島礁要升級了。西沙有什麼呢?它不但有駐軍它還有行政機構,三沙市就在上面,它有居民、中共74年1月份拿下西沙以後,它一直是它的南海的一箇中心區域。美軍說了這個話,西沙不是你的,那這樣的話,他會指使越南進來。因爲越南一直說西沙是他們的國有領土,就是挑釁中共。

另外大家已經看的到美軍需要在南海建立他的基地,他的基地現在駐在關島太遠,駐在東北亞、在日本這塊到南海來也太遠。他需要在南海有基地,南海基地現在基本上定下來了。一個是菲律賓的蘇比克灣,一個是越南的金蘭灣,再加上臺灣的高雄,形成南海鐵三角。他需要,那麼他會幫助菲律賓拿下黃岩島,所以前段時間他要拿黃岩島。他拿下黃岩島幫助菲律賓,菲律賓會把蘇比克灣給他,克拉克空軍基地都給他。爲什麼呢?黃岩島還遏制了蘇比克灣,這個島要不拿下來,美軍進入蘇比克灣很麻煩。所以中共不但在臺灣通過外交,甚至要建交不排除,爲了跟中共一仗,接着給它加大壓力。

方菲:好的,因爲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非常感謝姚誠先生和唐靖遠先生跟我們的精采點評。所以看來南海、臺海地區局勢,仍然是非常險峻的,所以我們持續關注。我們也感謝觀衆朋友的收看,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您訂閱或者是轉發,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責任編輯:蔡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