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總部位於紐約的「中國褐皮書國際」(CBB)3月24日再次發佈中國經濟報告,預計第一季度大陸經濟創下有記錄以來最差,恐萎縮10%或11%。有大陸企業家向本臺證實,目前,很多大陸企業雖復工卻不能復產,甚至面臨停業。(AP圖片)
中國農民工和白領都面臨就業困境。(美聯社圖片)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1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和洪水的連續打擊下,中國經濟衰弱不堪,不僅上千萬農民工失業,作爲中產的白領階層也不能倖免,陷入就業困境

中國千萬計農民工失業

《美國之音》8月10日報道,出口需求下降出口訂單連續7個月下降的趨勢仍然沒有得到扭轉,加上中共病毒疫情得反撲,這些都嚴重打擊了中國製造商。

7個月來,中國工廠遭受了大起大落,從疫情期間的復產復工難,到最近中國大面積洪水侵襲,經營越來越難,越來越多得企業選擇裁員降低成本。

中國勞工通訊的媒體總監Geoffrey Crothall表示,受衝擊最大的是處在服務行業中的農民工羣體。由於早前中國內地的旅行限制和民衆節衣縮食這兩方面原因,嚴重衝擊了內地的餐飲丶旅遊丶教育以及娛樂業,農民工生計受到了影響。根據觀察,當下數目激增的針對欠薪的維權行動中,服務業工人是多過工廠工人的。

此外,中國工人的權益受侵害的狀況非常嚴重。

根據關注內地工人權益的微信公衆號“ 新工號51”的報道,“比亞迪”的口罩工廠中,一名工友的手被口罩製作機碾碎的情況。

報道稱,“口罩機器突然停下來,小夥子伸手進去把卡住的口罩弄出來,結果機器突然又開起來了,伸進去的整隻手被壓成肉餅。”

報道指出,車間已經三個月無休,過程中三名工友猝死。口罩車間從3月開始連續生產,直到6月中纔有了一天休息,他們每天從早8點工作到晚8點,中間只有一個小時吃飯時間。因此,這次工傷事件看起來是一場意外,但工廠高強度的工作條件丶安全培訓的缺乏,加上疲憊不堪的工人,使這場意外成爲必然。

中共官方公佈的6月份中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爲5.7%,比5月份下降0.2個百分點,比2月份的6.2%更低。

不過,西安交通大學公共政策與管理學院的車蕾的一項農民工調查研究(Unequal pain: a sketch of the impact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on migrants’ employment in China)顯示,截至3月下旬,至少有3000萬到5000萬農民工失業,而實際數字更可能高達7000萬到8000萬。直到5月中旬,可能至少還有2000萬農民工無法復工 。那些可以找到工作的農民工,通常工資較低丶工作條件更爲不穩定。

金融資訊公司佳富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消費者分析師崔爾南一篇“The Truth About Unemployment”的研究更認爲,預計在2020年年底,中國將有數千萬的失業數字,其中絕大部分將是農民工

大學畢業生畢業即失業

面臨失業問題的不僅是上千萬農民工,還有800萬大學應屆畢業生。據統計,今年中國有創歷史新高的874萬高校應屆生畢業。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下,中國就業形勢嚴峻,企業經營受困,用工人數不斷壓縮。

7月17日,中共統計局報告稱,調查顯示6月份中國20-24歲之間的大專以上學歷畢業生失業率高達19.3%,這意味着每5名畢業生中就有1人處於失業狀態。

佳富龍州經訊說,“從官方數據中可以確實看到的是,青年失業率在整體的比重中已經大幅提高,而這正是一直困擾中國(中共)政府卻久未能解決的問題。”

家住黑龍江的何小姐,去年從北京大學畢業後便以合同工的身份在京某教育機構工作了一年,二月還在老家過年的她收到了公司的解聘通知後便失業至今。

她說,“我已經投了上百份簡歷,但基本都石沉大海,除了有保險公司的來招下線,幾個月來只有4丶5次正式公司的面試機會。”

無奈之下,她在嘗試在微信上做一些時裝首飾的代購生意,但是收入並不穩定,她說,想在北京過上穩定生活,還是需要一份正經工作才行。

中國白領的“至暗時刻”

中國招聘網站“智聯招聘”在6月發佈的《2020年白領生活調研報告》顯示,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以來,有高達三成白領裁員,大多數白領遇到工資縮水丶漲薪取消或工資無法按時發放等問題,年長白領工作機會變少,年輕白領工資縮水較多。

例如,任職媒體編輯的任先生說,公司自2月開始在家辦公,而自己每月的工資便只能拿到一半,而這一半工資也要延遲發出。到了3月,公司現金流緊張,要求所有員工強制請半個月事假,也就意味着每人只能最多拿到半個月的工資。不僅如此,公司給員工佈置的績效不降反升,達不成的便要被扣獎金,成爲公司變相裁員的一種手段,主要目的就是“加大工作量和績效,逼你主動走,這樣公司便不需要根據勞動法支付解僱金。“

這種操作在疫情期間屢見不鮮,還會被冠以“自願降薪”的美名,如“58同城”丶“多維新聞網”丶“優信集團”丶“瓜子二手車”丶“新潮傳媒”等等都是這樣。

《2020年白領生活調研報告》顯示,疫情期間,白領們或多或少都經歷了一些“職場至暗時刻”。在白領被問及到疫情中所經歷的現象時,工資縮水問題最爲普遍,佔比達37.34%,還有30.68%的受訪白領在疫情中遭受裁員,僅2成白領得以倖免。

值得注意的是,年齡越長的白領,在疫情中遭裁員的佔比也越高,近4成70後受訪者表示自己的職位和薪金已被公司“優化”。佳富龍州經訊也提到:“年齡較大的白領工人在企業中往往更加脆弱,年過40的工人往往是企業裁員丶下崗的首選。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