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劉銳紹
時事評論人士劉銳紹 (攝影 / 鄭銘)

劉銳紹調侃北戴河會議:習近平一人獨大謀連任 李克強不想下臺求自保

【希望之聲2020年8月9日】(本臺記者林秀宜採訪報導)中共面對洪水、疫症、中美貿戰,及國際制裁等危機下,外界關注中共高層每年的「北戴河會議」的內容及規模。香港著名時評家劉銳紹直言在習近平一人獨大下,北戴河會議召開與否已不重要,但有三大問題必須解決,事關中共和習近平的執政危機。

中共每年七、八月間,中共黨政軍、人大政協等五大系統的領導層成員,退休的黨國元老等,皆會雲集河北秦皇島市的北戴河海邊休養區,期間不定期舉行各種非正式會議,被稱爲「北戴河會議」,也是外界觀察中共高層互動、路線政策轉變的機會。

今年中共面對洪水、疫症、中美貿戰,及國際制裁等危機。外傳「中共領導層神祕的北戴河會議」已悄然在8月1日到7日左右已開召開完畢,會期跟往年相比,遭到大幅縮減。

北戴河會議三部曲 有人重箭落馬

熟悉中國事務的香港著名時評家劉銳紹解釋「北戴河會議」也叫「神仙會」,因爲沒有議程,可以風花雪月的談:「但是這些會其實亦是中共高層互相觀察,很可能有些人拋些說話出來,其實又引一下你們的反應,這些便是宮廷鬥爭,或者宮廷遊戲裏面的一些互相試水溫。」又被稱爲「務虛會」,即是互相摸到對方的底牌,同聲同氣的人組成小圈子,展開一些小型的會議:「於是便把自己的想法放出來,這些內容不實在的,所以便叫務虛會。」

搞完神仙會、務虛會後,就有「碰頭會」,他指:「這個時候就是所謂的初露的真章了」。大家碰完頭後,若有重大決策的時候,就需要有正式議程:「曾經在北戴河就舉行過中央的,例如說政治局,有時是可以擴大會議,就變了大家如果是碰頭會裏面可以妥協的,那麼便沒事,如果不能妥協的,於是便在正式的會議裏面,這個會議是硬碰的。」

他以1988年鄧小平時代的北戴河會議爲例,當年中共高層碰頭討論,因物價改革出現嚴重的通貨膨脹,照理應列入正式議程,結果沒有:「其中有提及闖物價關的時候,當時最高負責趙紫陽總書記,當時他就執行鄧小平的指示,闖啊,如果闖到頭崩額裂,另外一個就是當時的總理李鵬,就趁這個機會就插趙紫陽幾刀。到最後,其實始作俑者,拍板叫闖關的又是鄧小平,到最後鄧小平看到撞到頭崩額裂,又不可以不收,於是便犧牲了趙紫陽了。」

其後由李鵬取代趙紫陽任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他說:「大家看看,原來北戴河會議裏面,神仙會、務虛會、碰頭會,都不會刀光劍影的,不會真的斬到支離破碎,但一旦去到真的會議裏面,它又不是正式議程來的,接着就看,你看哪個人就是,重箭落馬。」

劉銳紹強調,習近平上臺後的北戴河會議,已沒有內部的意見交鋒「全黨全國一片鴉雀無聲」。因此,北戴河會議有何用?「倒不如在北京開,一樣的,就是因爲你習近平一言堂。」

一言堂下 北戴河會議變質

過去每年的北戴河會議多少都會找一些民間專家學者出席,他說:「以前江澤民、胡錦濤的年代,還會請專家跟領導人上堂,開的會議大家給意見,雖然影響不了中央的,但你也算是一個集思廣益的過程。」但習近平時代已沒有了:「所以過去北戴河會議是一個開放,相對開放,接着集思廣益,然後把這種風氣帶回北京。結果現在,大家有沒有聽到這類訊息出來,沒有的。」

劉銳紹認爲在習近平一人獨大的情況下北戴河會議開與不開已沒有分別。但無論中共在北戴河或北京開會,不外乎三個重點。

一是中美關係。由於美國中共病毒疫情再爆發,加上今年11月3日美國總統選舉,美國對中國的壓力將持續上升,劉銳紹說:「究竟對美的政策,究竟會如何。粗略來看,對美國過去就割肉去養敵人,等敵人對自己不要那麼大壓力,一下子吃光你,然後就買時間。究竟現在這個策略還行不行呢?我想中共高層一定會談這個問題。」

二是中共眼前面對的經濟危機、天災人禍。他直言中共面臨的天災實質是人禍:「中共高層造的人禍,亦可以是地方幹部,造出來的禍,但是你面對的,無論是天災人禍,損害的都是黎民百姓,而黎民百姓,在中國的特點就是,可以承受,承受力很強,但承受到差不多也會爆的嘛,對不對?那現在觀察著很多地方,就是那個不穩定因素越來越多的,大水一定很多地方糧食失收的,而國內亦都說了,全國三十個省市區等等,不算港澳臺那些,有二十七個是受災的,你說厲不厲害。」

在大陸南方水災、暴雨連綿之際,上月22日,習近平不去視察災區反而到吉林省四平市考察,瞭解糧食生產情況,更大讚東北黑土地是「耕地裏面的大熊貓」。劉紹紹分析習近平想展示的姿態是:「糧食安全在中國,不是有半年的糧食警界線嗎?不用怕,但是如果你處理得不好,這些數字夠半年吃,是夠半年大家食得飽,還是夠半年大家僅僅吃得飽。」

中共目前的天災人禍、經濟下滑,會否引發民亂?他直言是中共最擔憂的事:「民亂往往是中國曆代封建皇朝轉變的,你說契機也好,轉折點也好,甚麼也好,所以這個一定要去計算,內部的穩定,所以北戴河會議也好,北京也好,一定會談這些問題的。」

三是,習近平爲2022年底二十大鋪路,爲求第二度連任,他說:「這段時候就要想辦法排除困難,我過去已經分析過,胡春華這段時間突然間上升的,他其實就是接習近平的班,是錯的。大家不要以爲他真的會接習近平的班,做總書記,不是的,只會接李克強的班。」

習近平求連任 李克強首要求自保

外界一直在觀察李克強與習近平的內鬥,劉銳紹認爲,李克強絕對挑戰不了習近平,李首要做的便是自己保護自己,首要「自保」:「這個自保有兩個含意的,第一個就是保證自己任內,現在到二零二三年,人大換屆還有約三年時間,李克強一定要保護自己不要出事,如果一旦出事,甚麼鍋也會卸在他身上,你看看,他現在就是中共中央應對疫情小組組長,如果到時真的發生甚麼事,現在大陸的疫情翻覆,大家不要相信官方的數字,我們沒辦法有其它數字,正因爲過去一段時間官方的隱瞞,以至到後來它說疫情結束,但現在又再爆發,大家已經對官方的數字,覺得基本上是不可信的,所以如果這個鍋又卸在李克強身上,是很容易,還沒到二零二三年,已經可能要下臺了。」

李克強自保的第二個含意是,即使2023年平安渡過,平穩下臺,會否遭秋後算帳呢?他說:「因爲中共很多時候,你要轉移視線,尤其是轉移最高層的責任,便一定會出現,我經常說的,上要卸責,下要承責。上最大的當然是習近平,李克強相對於習近平,就是下了,到時經濟上出現很大的波動,你猜習近平會負責嗎?所以這些使很多人開始估計,李克強最近有些動作,其實都很有趣的,第一件事,他在剛剛的人大會議裏面,他不斷透露了很多數字,中國人現在真的一千元月收入。」

最近除了提到地攤經濟,又說小店經濟,凸顯經濟困局,他說:「小店經濟在這個疫情出現了之後,是大幅下滑,因爲未有最新的數字,但是你看國內那個公司登記,或者取消,以至沒有營運的,因爲很多你都要每年報帳,二零一九那個要報,二零一九是全年中美貿易戰的時候,接着現在上半年的數字,又出現了很多的中小型企業倒閉,或者沒營業,李克強作爲總理,他一定要告訴大家知道現在的形勢,所以有些人就說,你這樣是否在拆習近平中國夢的臺?」

劉銳紹強調,李克強根本沒有實力挑戰習近平,只是一個攻防戰:「這個防主要就是李克強,而攻就視乎習近平有沒有需要,如果他現在仍然位置是這麼強的,他也沒需要攻,他只需要用時間減低各方面的威脅,而如果他看到,李克強根本不可能威脅他,而其它幾個政治局的常委,你說排第三的慄戰書,慄戰書現在很弱,而且他亦不能連任的,接着汪洋,汪洋最近他搞扶貧工作,已經給他少許曝光,因爲今年是扶貧的所謂收官年,習近平一定要找汪洋出來幫他擡轎。」

他指,目前除了王滬寧,跟習近平走得比較近之外,其他趙樂際、韓正,全部不可能構成習近平的威脅:「現在唯一的就是,可能習近平自己怕過頭,怕過頭的時候,他就一定要把安全係數提高,反而可能會壓出一個禍,如何壓出一個禍呢?如果他把精神放在解決民生事件,各方面,民怨便不會高,那如果你的精神放在保著權位,又怕這個,又怕那個,在香港,他又怕人家透過香港來分裂他,於是便弄了國安法,接着引起全球主要的很多國家也針對中國,使他自己本身疲於奔命。」

責任編輯:蔡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