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清代官帽:清代品官錦雞方補(圖片:〔清〕18世紀末–19世紀初,Denver Art Museum 藏/希望之聲合成)
清代官帽:清代品官錦雞方補(圖片:〔清〕18世紀末–19世紀初,Denver Art Museum 藏/希望之聲合成)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記載的「無官一身輕」的典型例子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58

【希望之聲2020年8月9日】(作者:紫君)

南皮縣令居鋐

南皮縣令居鋐,在州縣幹過二十年幕僚(在古代稱將軍幕府中參謀、書記等,後泛指文武官署中佐助人員),對案牘文書官場來往應對十分熟悉。

每年都有很高的聘金。既然錢多了,就按照慣例捐了個官。自己覺得當了這麼多年的幕僚,做官還不是輕車熟路,小菜一碟嘛。

可等他一上任,不知怎麼的,頭腦昏聵,平日呆若木雞。如果和人爭辯,則會面紅耳赤乾着急說不出話來。 面見上級官員進退應對,總是顛三倒四,令人尷尬。這樣過了一年多,就被以才力不能勝任而彈劾免職了。

離任那天,他夢到一個蓬頭垢面的人向他長揖施禮,說:「君已罷官,我也就從此告別了。」

居鋐霍然從夢中驚醒,一下子感覺心裏明朗起來,再不是呆若木雞的樣子了。

因爲沒有錢,也回不去,就重操舊業,給人做幕僚。這時整個人又恢復到以前那樣精明果決、判斷如流的狀態。居鋐夢中所見的那個人,是他前世冤家呢,還是韓昌黎韓愈)所送之窮鬼呢?

更多文章請點擊【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