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清代官帽:清代品官锦鸡方补(图片:〔清〕18世纪末–19世纪初,Denver Art Museum 藏/希望之声合成)
清代官帽:清代品官锦鸡方补(图片:〔清〕18世纪末–19世纪初,Denver Art Museum 藏/希望之声合成)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纪晓岚记载的「无官一身轻」的典型例子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58

【希望之声2020年8月9日】(作者:紫君)

南皮县令居鋐

南皮县令居鋐,在州县干过二十年幕僚(在古代称将军幕府中参谋、书记等,后泛指文武官署中佐助人员),对案牍文书官场来往应对十分熟悉。

每年都有很高的聘金。既然钱多了,就按照惯例捐了个官。自己觉得当了这么多年的幕僚,做官还不是轻车熟路,小菜一碟嘛。

可等他一上任,不知怎么的,头脑昏聩,平日呆若木鸡。如果和人争辩,则会面红耳赤干着急说不出话来。 面见上级官员进退应对,总是颠三倒四,令人尴尬。这样过了一年多,就被以才力不能胜任而弹劾免职了。

离任那天,他梦到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向他长揖施礼,说:「君已罢官,我也就从此告别了。」

居鋐霍然从梦中惊醒,一下子感觉心里明朗起来,再不是呆若木鸡的样子了。

因为没有钱,也回不去,就重操旧业,给人做幕僚。这时整个人又恢复到以前那样精明果决、判断如流的状态。居鋐梦中所见的那个人,是他前世冤家呢,还是韩昌黎韩愈)所送之穷鬼呢?

更多文章请点击【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