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紀昀想要後人說「這是紀曉嵐的遺物」(圖片:Gisling/維基,CC BY-SA 3.0/希望之聲合成)
紀昀想要後人說「這是紀曉嵐的遺物」(圖片:Gisling/維基,CC BY-SA 3.0/希望之聲合成)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紀昀想要後人說「這是紀曉嵐的遺物」 董曲江的見識更超脫瀟灑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58

【希望之聲2020年8月9日】(作者:紫君)

人死物亡

清代著名的藏書家、版本學家錢曾在他著的《讀書敏求紀》中記載說:

「明代藏書家趙清常死後,他的子孫把他遺留的藏書賣了。結果在武康山中,人們大白天的就聽見鬼哭。有聚必有散,怎麼就那麼看不開呢?還有明朝的壽寧侯張巒的子孫,把他死後遺留的舊宅拆賣略盡,只剩下一個廳堂了。後來又把廳堂的木料拆卸下來賣給我的先祖。拆卸的那天,工匠也說聽到大廳的柱子中有哭泣的聲音。

千古癡魂,如出一轍。

我曾經對董曲江說:「大地山河,在佛家看來都認爲是泡影,那些個小小的遺物還值得一提嗎?

「我百年之後,如果我的圖書器物古玩字畫散落在人間,假使鑑賞家指點着摩挲着說:『這是紀曉嵐遺物。』那不也是一段佳話嘛,又有什麼可遺憾怨恨的呢?」

可曲江則說:「君說這話,還是有一種求名的心在。依我看來,活着時爲了消遣打發日子,不得不借這些東西以自娛自樂。至於死後,我已經不在了,其它還有什麼呢?生前所有的,可以任憑它被蟲子蛀老鼠咬,丟進泥沙。

「所以我的書都沒有印章記名,我的硯臺也沒有銘刻留字。就像那好花朗月,勝水名山,偶然與我相逢,便爲我所有﹔待時日已過,人去煙消,就不再知道是誰家的東西了。何必要刻什麼名號提什麼字,爲後人計算呢?」

還是曲江的見識更加超脫瀟灑啊。

更多文章請點擊【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