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中國銀行業醜聞不斷。(美聯社)
中國金融風險上升,中共銀保監會加緊控制小銀行。(美聯社圖片)

金融風險加劇 中共銀保監會加緊控制小銀行

【希望之聲2020年8月7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隨着中共病毒對經濟的打擊從企業向銀行擴散,中國金融系統安全受到的威脅正在加劇,中共監管機構開始對小銀行加緊控制。

香港英文媒體《南華早報》8月6日報道,在中共病毒爆發和蔓延期間,中國所有的企業都受到衝擊,中小企業受到的打擊尤其慘重。由於難以正常經營,許多中小企業成本支出增加但營收下降,無力償還貸款和貸款利息,銀行業面臨違約和壞賬上升的風險。

爲提振受中共病毒打擊的經濟,中共央行採取了一系列寬鬆措施,但這些廉價資金並沒有流入實體經濟,而是流入了回報率較高的股市和樓市,不斷攀升的資產價格令中共政府越來越擔心金融風險。

週二(8月4日),中國銀行業協會在一份新聞聲明中表示,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中小金融機構的公司治理和市場秩序陷入混亂,不良資產壓力正在加大,面臨更大的風險和挑戰。

爲遏制小型銀行風險,中共銀保監會推出新的舉措,其中限制結構性產品增長的措施引人注目。

結構性產品是一種銀行理財產品,將傳統的銀行存款與貨幣、大宗商品或股票掛鉤的高回報衍生品結合起來的金融工具,以吸引更多資金流入。

結構性產品給企業提供了較多的套利空間,銀行和企業都將從中獲益。

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研究院院長李奇霖分析認爲,由於中共病毒疫情蔓延,經濟步入衰退,大部分行業需求萎縮,實體經濟的賺錢效應較弱,面臨的不確定性和風險很大。在這種情形下,不斷地降低融資成本,給實體注入流動性,反而使企業破產重組,將低成本資金用於購買金融資產(理財、信託或基金專戶甚至股票),用於套利。比如某股份行在4月5日發行的6個月理財產品收益率是3.83%,同期1年期AA+中短期票據的到期收益率爲2.34%。這樣的利差,企業如果發行債券用於購買理財,能獲得超過150BP的收益,其風險收益比可能要高於投資實體。”

中共央行今年3月表示,一些銀行提供的結構性存款的最低迴報率應受到監管,因爲這些利率高於一般銀行存款的最低迴報率。

日本野村證券公司(Nomura)6月的一份研報表示,中共央行希望減少金融套利活動,即公司利用較低的利率發行票據和/或短期票據,然後投資結構性存款以提高收益率,而不是將廉價資金用於商業活動。

儘管結構性存款僅佔銀行存款總額的5%至6%左右,但它們很受小銀行歡迎。爲了吸引儲戶,小銀行一直在提供此類產品,以取代常規存款。中國招商銀行去年的一份報告估計,去年小型銀行佔結構性存款餘額總額的65%以上。

根據中國國際金融公司上週發佈的一份報告,今年6月,中國的結構性產品總額是10.83萬億元,減少了1萬億元(約合1432.7億美元),其中,中小銀行結構性存款下降了7740.5億元,而大型銀行的結構性存款下降了2368.7億元。

財新網6月份引述匿名消息人士的話說,中共銀保監會已告知一些銀行停止發行結構性存款。

限制此類產品可能引發一些小銀行的流動性壓力。不過,法國投資銀行Natixis上月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共央行今年還通過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將部分資金輸送給了較小的銀行,以幫助緩解它們潛在的流動性問題。

此外,中共國務院上月還表示,地方政府的部分特別債券發行配額將用於補充中小銀行的資本。

西班牙對外銀行(BBVA)亞洲首席經濟學家夏樂表示,中國金融體系的穩定依賴中共政府提供的隱性擔保,包商銀行就是典型例子。

夏樂說,如果小銀行出現大規模的破產重組,這將對整個體系造成巨大沖擊,市場對中國銀行體系的穩定性將提出嚴重質疑。

責任編輯:宋月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