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圖爲《紐約時報》位於紐約的總部大樓。(AP Photo/Mark Lennihan, File)
圖爲《紐約時報》位於紐約的總部大樓。(AP Photo/Mark Lennihan, File)

大外宣要“涼了” 紐時網站刪除數百篇中共付費廣告文

【希望之聲2020年8月7日】(本台記者楚雲珒綜合報導)中共大外宣近年來在美國長驅直入,無論是紐約時代廣場的巨型廣告牌,還是美國校園、智庫、傳媒、好萊塢、社交媒體,都不難見到大外宣的身影,有的是直接“講中國故事”;有的則是“曲線”美化中共當局與共產黨的形象。不過隨着中美關係的持續惡化,中共大外宣也受到重創。據美媒報導,美國紐約時報近期已經默默刪除網站上數以百計的中共付費廣告文章。

據《華盛頓自由燈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報導,紐時發言人表示,此舉反映紐時今年初停止接受國營媒體刊登品牌置入內容(branded content)廣告的決定,包括《中國日報》(China Daily)。

《中國日報》爲中共中央宣傳部主辦的英文報紙,被美國部分政壇人士視爲中共大外宣的重要管道。

報導指出,紐時過去10年刊登超過200則宣傳性質的廣告文章,部分文章企圖掩飾中國侵害人權的行徑。2019年一則影音廣告爲宣傳新疆地區觀光,將受壓迫的維吾爾族人描繪成中共統治下心滿意足的人民。

除紐時外,《中國日報》這段期間也向多家美國主流媒體買下廣告文位,用來向不知情的美國民衆散佈中國政治宣傳訊息。

致力遏阻中國在美國發動宣傳戰的聯邦衆議員班克斯(Jim Banks)稱讚紐時與《中國日報》切斷關係是明智之舉。他說,“紐時曾對中共在新疆與全球各地的暴行做出精湛且詳盡的報導,這些報導終於在紐時內部產生效果......我希望其他媒體跟進,開始將美國價值置於共產黨賄賂之上。”

《中國日報》過去十年在美運營費用增長了十倍

根據美國司法部今年6月發出的文件,指中國官媒《中國日報》英文版自2016年11月以來至今,向美國媒體支付1900多萬美元印刷費和廣告費,其中向《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等美國主流媒體支付的廣告費用超過1100萬美元。

《中國日報》在美國媒體打廣告存在已久。最引人關注的一次是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期間在《得梅因紀事報》(Des Moines Register)上刊登的廣告。《中國日報》在四個版面的廣告中,批評川普針對中國的關稅措施,強調自由貿易爲愛奧華州農民帶來的好處,之後引發了川普總統抨擊中國干預選情的強烈迴應。

這些廣告被冠以《中國觀察》的名稱,以插頁形式加進美國媒體刊物中。雖說是插頁廣告,其文宣更像是新聞,用來宣傳中國政府的立場,美化中國和中國共產黨的形象。

中國政府一直以來試圖提升自身在國際輿論場上的“話語權”,自2009年開啓全球大外宣計劃以來,不乏高調的媒體擴張事件。比如,新華社進駐紐約時代廣場附近的寫字樓,並在廣場上的大屏幕播放宣傳廣告;中共另一官媒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在華盛頓建立北美分臺,從多家知名西方新聞機構挖角;分發《中國日報》的報箱紛紛出現在美國各大城市街頭,報紙還一度進入了國會山議員們的辦公室。

司法部的信息顯示,《中國日報》過去十年在美運營費用增長了十倍,從2009年的133萬美元,上升到2019年的1200多萬美元。CGTN北美分臺2018年12月至2020年2月間收到央視撥款約6800萬美元,運營開支近5800萬美元。

中國主要的官方媒體也都在臉書和推特等中國禁封的社交媒體上經營賬號,有的甚至分欄目和語言開設多個賬號。這些官媒英文版的主要社媒平臺都有數千萬的關注者。截止今年8月,CGTN臉書賬號關注者超過1億,新華社和《中國日報》英文臉書賬號分別有8300萬和9867萬。有業內人士認爲,這些粉絲不少都是花錢買的“殭屍粉”。有報導顯示,新華社和中新社等機構通過涉及數百萬美元的招投標項目,爲他們的推特等社媒平臺增加粉絲。

爲限制官媒的宣傳,今年稍早,臉書已經將受政府操控的傳媒加上標籤,如CGTN的臉書主頁也被標註爲“中國官方媒體”;而推特也在8月6日緊追其後,將中英美法俄5國的國家附屬媒體、媒體總編、外長、駐外大使和官方發言人等的賬號標誌爲官方賬號。推特表示,這樣做的目的是限制國家附屬媒體(state-affiliated media)及政府主要官員傳播內容,且推特不會增強推廣這些賬號的推文。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