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公安局、派出所找我做裝修

分類圖片傳奇人生169

公安局、派出所找我做裝修

【希望之聲2020年8月6日】(主持人:宋陽)

 

聽衆朋友,您好,我是宋陽。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故事是《公安局、派出所找我做裝修》。故事的主人公一九九六年三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九九年七月中共鎮壓法輪功後,她遭遇過公安局,派出所的抓捕迫害。可是後來爲什麼公安局、派出所的人要專程找她家做裝修,要把掙錢的機會給她家呢?讓我們一起來聽聽她的故事。 

一九九七年夏的一天,我丈夫騎自行車趕路,前面有一個女子車子倒了,我丈夫沒有撞到她。她就來到我家,說我丈夫撞到她了,非得要我們拿出二百元錢給她才能了事。

我家那時候生活非常困難,連二百元錢都拿不出來。最後,我跟親戚借了二百元錢。我丈夫不同意給她錢,說沒有撞到她,那人說:“就算我訛你的。”這時周圍有好多人看熱鬧,我就跟丈夫說:“給她吧。”那人拿錢就走了。

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姿態要高一些,不能跟不修煉的人一樣。

沒過多久,多年不見的朋友一個接一個來,他們都是包工頭。當年我們家沒有電話,他們只能滿街打聽我家住在哪裏。我知道這些掙錢的機會是修大法得來的。我失去的是二百元錢,得到的是更多的二百元,修大法是有福份的。自從煉了法輪功,我家經濟好多了。

二零零六年又發生了一件事。我給女兒買了一臺新的自行車,女兒去練車,撞了一個老太太,當時沒事,老太太只罵了孩子幾句,就完事了。

過了一個多月,老倆口來了,說:你家小孩騎車碰過我,當時沒事,過後肋骨痛的上不來氣,上醫院拍片子,一根肋骨骨折,你看片子還有這些藥票子,你承不承認?我說,你們都一把年紀了,不用拿這些票據來。你們也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大法的,只要找到我頭上,我就承認。我今天兜裏就一百塊錢,你先拿去吧,回去好好看病,不管花多少錢我都認賬,也不用拿任何票據,你說花多少錢我就給你。過幾天開支我去看你。

老倆口滿意的走了。過幾天,我開支了去看他們。她女兒說:“我媽一身病,這些年一直病病歪歪的,我媽有我們兒女一幫呢,不會要你的錢。也就是你們修煉大法的承認這事,要是我,我都不承認。”說着瞪了她媽一眼。他們執意不要錢,也不用我負責什麼。

我去小賣店買了四樣禮品,返回看他們。她女兒說:“真沒想到你沒生我們的氣,還會來看我們。”老人連說:“謝謝!”我說:“都是大法師父教我這樣做的,要謝就謝師父吧。”

等我再次登他們家門時,已是他家尊貴的客人了,她女兒爽快的退出了中共的共青團、少先隊,老倆口常念“法輪大法好”。

我與丈夫做房屋裝修工作,上門找我們裝修的人蠻多。不曾想中共的黨書記、派出所警察也來了,要把掙錢的機會給我們。

一天,屯裏來了一輛黑色警車,開車的警察到處打聽我的住處?一位修煉法輪功的朋友跑來送信說,有警察來找你,你快躲躲吧。

我出去對車裏的警察說:“我是你要找的人,你有什麼事嗎?”他說:“這是什麼地方呀,打聽個人都沒人告訴,是你人緣差嗎?”我說:“正相反,是鄉親們在保護我。”警察說:“書記家買了新房要裝修,信不着別人,派我來請你,還說到這一打聽就找到你了,沒想到沒人告訴我。”我說,“以往開警車來的警察都是來抓我、迫害我的,鄉親們都在保護我,所以不告訴你。”我給他講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和正在遭受的迫害,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騙局。他說:“書記說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以後我也象鄉親們那樣保護你。”

來到書記家,書記對他妻子說:“要熱情款待她,家裏有啥好吃的都拿出來,中午要給做飯。他們不是一般的工人,是煉法輪功的。”我就跟他們講了法輪功真相。我說:“共產黨當初打天下時,不是許諾實現共產主義嗎?啥時實現?”書記說:“當初說的好聽,騙人的。”我說:“你們入黨時不是宣誓:吃苦在前,享受在後嗎?怎麼貪污腐敗如此盛行?”書記說:“那是喊口號,糊弄老百姓的。”我說:“你對中共的瞭解比我多,我看了《九評共產黨》才知道老百姓讓中共害慘了,你看過《九評》嗎?”書記說:“沒有,說什麼的?”我說:“評論共產黨的,非常詳細,透徹,我明天拿一本送給你。”書記說:“好的。”

我又說:“二零零一年‘天安門自焚’,你可知道?”書記說:“知道,內部在傳,公安系統有些人員大年三十頭天突然被派去北京,不知何事,回來說是在大年三十下午到天安門廣場看了一場火,就讓回來了。”我說:“那完全是中共事先精心策劃的,爲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騙局。”書記說:“你們什麼都知道。”

我說:“現在不是文化大革命時期了,那時信息封鎖,老百姓沒辦法瞭解事實真相,現在是網絡時代,我有翻牆軟件,可以送給你,你自己上網看看。我還知道神的事呢。”書記說:“吹牛不犯法。”我說:“我一點不吹,不象你們那個黨,盡騙人,宣傳無神論,不讓老百姓信神。可我到當官家幹活,看到你們家家都供着各路財神,你家不也沒少供嗎?”書記說:“我還說不過你了?”

我告訴他說:“你們入黨時,舉着拳頭宣誓時,說要把生命獻給它,有這事吧?就這事是當今天大的大事。中共幹多少壞事你比我清楚,你不退出來所有壞事都有你一份,脫不了干係。”書記說:“誰都知道,沒啥好結果,有什麼辦法呢?好在我快到年齡了,快退下來了。”我說:“當然有辦法,要不怎麼叫神呢?國外成立了一個“三退”網站,就是退出中共的黨、團、少先隊組織,我可以幫你退,你也可以翻牆自己退。小名、化名都可以,方法很簡單。”

幹完活臨走的那天,書記不在,我問他妻子書記退黨的事,她說翻牆看到外面的世界好驚奇啊,書記用真名退的。書記妻子說,以後我們親戚來,我們都給他們這樣辦理“三退”。我說:“恭喜你們脫離了中共,站到神的一邊。”

當地一個派出所要裝修,因爲迫害大法弟子最積極的前任所長調走了,新任所長是原來的副所長,比較瞭解真相,他找我裝修是因爲煉法輪功的人可信,還有一個原因是對這些年的迫害表示一點歉意。

到派出所去裝修,我心裏想的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要他們看大法書。這裏的警察從法輪功學員家裏非法抄來了好多大法書。一天,有警察拿來兩本書,說有兩個符號不會念,也不知道什麼意思。我和他們一起讀了大法師父的《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和《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他們又說,這些年上指下派的總去抓法輪功學員,卻沒看見煉功是啥樣子。於是我給他們演示了五套功法。

幹活中,和警察們聊了很多,我問他們知不知道自己有“把槍口擡高一釐米”的權利?我說執行命令是你們的職責,“擡高一釐米”打不準是你們個人的事。他們表示贊同,說從來沒考慮過這方面的事,只知道中共把派出所這部門當狗一樣使喚,讓咬誰就去咬誰,以後得長腦子了,原來自己是有很多選擇的。

我說,古人云:“積金遺於子孫,子孫未必能守。積書遺於子孫,子孫未必能讀。不如積陰德於冥冥之中,此乃萬世傳家之寶也,福於後世兒孫的是德。”他們笑了,說:“你師父可真有本事,把你們教的不管有沒有文化,都能出口成章,還之乎者也的。”我說那當然,這算什麼,我還知道當今最大的事呢,法輪大法已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退黨人數與日俱增。

他們說:“你翻牆了?”我說:“你們辦‘三退’了嗎?這事可要抓緊呀,用化名、筆名退同樣有效。”他們表示可以考慮。

平時,我經常碰到主動跟我搭話聽真相的人。前不久,我剛下樓,就有人搭話瞭解“三退”的事。

於是,我就給他講什麼是“三退”,我說:“你小時候不是入過團、戴過紅領巾嗎?得退出來,要不你就是跟中共一夥的,中共乾的壞事就有你一份,到老天淘汰共產黨時你會受牽連。”鄰居說:“那我退,不和它一夥,和你們一夥。”我告訴他平時多念“法輪大法好”這句話,有神保護。他說明白了。

(改編自【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九日】公安局、派出所找我做裝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