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新疆(美聯社資料照)
新疆(美聯社資料照)

新疆建特殊“居民社區” 維吾爾模特披露被關押內幕後再失聯

【希望之聲2020年8月6日】(本台記者福明真綜合報導)31歲的新疆維吾爾族青年麥爾丹・阿巴(Merdan Ghappar)原是一名淘寶模特兒,被當局任意關押,他披露了失去自由的生活,卻在5個多月前失聯。據悉,新疆喀什政府建立了一個特殊“居民社區”,用於重新“安置”從拘留營中釋放的穆斯林。有知情者透露,這個社區與拘留營的環境非常相似。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麥爾丹・阿巴在新疆藝術學院主修舞蹈,畢業後和其他新疆青年一樣,在2009年前往較爲富裕的東部沿海城市謀生。

長相俊俏的麥爾丹・阿巴最後在廣東佛山成爲淘寶的服裝模特兒,他的朋友表示,他每天收入人民幣一萬元,事業做得非常有起色。

然而隨着中共對新疆的管控力度加強,麥爾丹・阿巴在2018年8月被當地警方以“販賣大麻”爲由抓捕,遭判刑16個月。而他的朋友堅稱他是無辜的。

麥爾丹・阿巴在2019年11月刑滿獲釋,才過了一個多月,警方又上門告訴他必須回新疆進行例行註冊程序。

今年1月15日,他在兩名警察的陪同下乘機回到了庫車。

一個多月後,他的親人突然收到了他的微信消息,而這些文字和視頻講述了他回到新疆後的恐怖經歷。

他透過手機微信說他一開始被送到庫車市的警方監獄裏。“50至60人擠在一個不超過50平方公尺的房間,大家都戴上所謂‘四件套’,包括黑色的頭套、手銬、腳鐐,還有一條鐵鏈將手跟腳綁在一起。”

麥爾丹・阿巴還寫道,他疑似聽到偵訊室裏面傳來的持續尖叫聲。

被拘押的維吾爾小夥麥爾丹·阿巴(Merdan Ghappar)(視頻截圖)
被拘押的維吾爾小夥麥爾丹·阿巴(Merdan Ghappar)(視頻截圖)

1月22日中國的中共肺炎疫情來到高點,囚犯們分別坐上小巴士被載往不知名的地方。麥爾丹・阿巴因爲感冒流鼻水而和其他人被送到他所描述的“疫情控制中心”,他就是在這裏用手機錄製影片和發出訊息。

影片中的麥爾丹・阿巴用右手拿手機,鏡頭下的他身穿髒衣服,且腳踝腫脹,左手則被銬在鐵牀上,無法自由行動。他所待的房間除了一張牀以外,沒有其他傢俱。

麥爾丹・阿巴寫道:“我的身上都是蝨子,每天我都在抓蝨子,太癢了。這邊的環境當然比大家都擠在一起的警方監獄還好,在這裏我可以獨居,但有2個人看守着我。”

只是就在記錄了幾天生活後,麥爾丹・阿巴突然失去音訊。自此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

BBC報導稱,無法確認前述訊息與影片的真實性。

不過研究中國維吾爾政策的英國諾丁漢大學專家萊恩・圖姆(Rian Thum)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種種跡象表明,這段視頻屬實。

“我們沒有理由懷疑視頻的真實性。視頻中的種種細節、以及他的家人提供的信息,讓我們相信這個故事與我們已知的當地實際情況是吻合的。”

現居芬蘭的維吾爾援助協會會長哈瑞・哈木拉提(Halmurat Harri)對自由亞洲表示,就連麥爾丹這樣的維吾爾人都受到了這般待遇,可想而知,新疆穆斯林正面臨怎樣的生存危機。

美國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的中國新疆政策專家米爾沃(James Millward)說,麥爾丹的遭遇和其他記錄到的個案一致。

目前不知道麥爾丹身在何方,但米爾沃說,透過這起個案可發現,即使是受到良好教育且相對成功的維吾爾族人都可能成爲拘禁的目標。“很明顯,他根本就不是需要職訓的人。”

中共政府在新疆設立所謂“再教育營”,強迫維吾爾族人在所謂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進行思想等各種改造,引起國際社會撻伐。根據可靠消息估計,在過去幾年至少關押了一百萬人。

另外,自由亞洲電臺近日報導,新疆喀什政府已經建立了一個出入受限制的特殊“居民社區”,用於重新安置從拘留營中釋放的穆斯林。知情人士透露,這個位於喀什地區馬蓋提縣的社區,除了允許獲釋人員與他們的家人一同生活外,與拘留營的環境非常相似。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