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日本現任副首相麻生太郎也罕見進入駐日代表處進行弔唁李登輝 。(自由時報)
日本現任副首相麻生太郎也罕見進入駐日代表處弔唁李登輝 。(自由時報)

【希望之聲2020年8月6日】(本台記者高健雯綜合報導)臺灣首位民選總統李登輝日前辭世,爲了方便日本友人和僑胞悼念臺灣駐日代表處從週一起在東京白金臺代表處官邸前空地設置「悼念李前總統登輝先生逝世簽名處」,爲期5天。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副外務大臣鈴木馨佑、前首相森喜朗等重量級政治人物和上千民衆前往悼念,森喜朗還計劃親自赴臺參加李登輝的葬禮。

據臺灣駐日代表謝長廷於臉書發文表示,活動第一天就有550人前往弔唁,第二天更達到850人,一些年邁的長者亦頂着烈日排隊等候弔唁,代表處周邊大排長龍。

前往臺灣駐日代表處弔唁李登輝的日本民衆大排長龍。(謝長廷臉書)
前往臺灣駐日代表處弔唁李登輝的日本民衆大排長龍。(謝長廷臉書)

日本政界包括副首相麻生太郎前首相森喜朗、副外務大臣鈴木馨佑、首相安倍晉三的胞弟衆議員岸信夫、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日華議員懇談會會長古屋圭司、衆議員木原稔、立憲民主黨代表、衆議員枝野幸男等人亦到場悼念,其中前議員江口克彥追悼時還頻頻拭淚。據謝長廷於臉書表示,李登輝在「龍馬的船中八策與臺灣的政治改革」一書中,稱江口克彥是他的「不二的友人」,從二十多年前擔任PHP總合研究所社長時,江口克彥就跟李登輝時常對談政治改革和政策,兩人交情甚篤。

衆議員岸信夫。(自由時報)
衆議員岸信夫。(自由時報)

據謝長廷臉書表示,就連一向被認爲是親中的自民黨二階俊博幹事長也公開表示,李前總統是偉大的指導者,希望有機會到墓前弔唁,可見李前總統在日本受到的尊敬不分黨派與立場。

不過,其中最受矚目的還是日本現任副首相麻生太郎罕見進入駐日代表處弔唁。據臺灣東海大學日本區域研究中心主任陳永峯接受自由亞洲採訪表示,自1972年日本和中華民國斷交之後,日本政界人士都不會進入到臺灣的官方房舍,但這次李登輝的去世,讓很多外交形式有所突破。他強調,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根據日媒報導,因顧慮北京,日本政府沒有預定派人赴臺弔唁,但現任東京奧運組委會會長、83歲的日本前首相森喜朗,則表態自願被檢疫14天,亦想親赴臺灣參加李登輝的葬禮致哀。但因臺日沒有邦交,日本將避免使用“政府特使”頭銜,而是考慮以民間交流形式進行。據報導,森喜郎還曾不顧北京反對,以人道爲考量,發簽證給李登輝入境醫治心臟疾病。

日本前首相森喜朗。(自由時報)
日本前首相森喜朗。(自由時報)

此外,日本產經新聞於社論中還提出,日本天皇每年兩次的特別授勳應頒給李登輝。日本執政黨自民黨保守派議員組成的“日本尊嚴與國家利益維護會”7月31日更提案,呼籲安倍政府考慮向李登輝頒贈日本最高級別的勳章

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李登輝不屈從中共霸凌受日本人尊敬

據自由亞洲報導,日本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在臺灣政論節目上表示,90年代,北京由江澤民當政時,日本被中共耍得團團轉,動不動就拿歷史上的事情找日本要錢,而日本政府這40年來,通過對中國開發援助、低息或無息,或直接給錢等多種形式,支出總數約3兆6500億日圓,但中共外交部卻對外聲稱沒有找日本賠償一分錢,並稱先進國家幫助發展中國家應該的。而等到被質疑拿了錢卻不感謝日本時,中共又改口義正詞嚴地說,這是日本對中國歷史上的戰爭賠償。因此日本人看到李登輝很羨慕,認爲臺灣這幺小,處境比日本還慘,但面對中共霸凌卻絕不退讓。

他說,“1994年千島湖事件,中國(中共)不承認,拒絕提供訊息,李登輝罵中共還是土匪,不是文明國家”。當時臺灣輿論擔心太刺激中共就會打過來。產經新聞就此問題採訪李登輝時,李登輝表示,對方理虧的時候,一步不讓,結果“李鵬隔天道歉,表示按臺灣方式解決。”

日本維吾爾協會名譽會長伊裏哈木也表示,日本人非常讚賞李登輝說自己曾是日本人,尤其李登輝在日本多次演講中都提到臺灣跟日本要建立“同盟”關係,主張日本和臺灣必須在任何時候要站在一起,日本人對這方面很有同感。

此外,旅居日本30多年的中國民運人士相林還表示,李登輝應該是世界各國卸任元首中在日本影響力最大、最有人氣的一位。

他說,李登輝與自民派前首相森喜郎思想一致,尊重皇室和日本傳統。他接觸的很多日本政界人士,包括現任東京都知事都參加過“李登輝學校”,尤其在日本保守派中威望很高,李登輝的逝去令日本社會非常關心和傷痛。如果不是因爲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疫情影響,去代表處弔唁的人會更多。

責任編輯:雲天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