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習近平和李克強(美聯社)
習近平和李克強。(美聯社圖片)

張傑:中南海權鬥直播不遮羞 李克強是窩囊還是隱忍?

【希望之聲2020年8月5日】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總理李克強之間不合,早已不是新聞。但近日,又出新戲碼。7月31日,在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建成儀式上,主持儀式的副總理劉鶴在唸完“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後,掌聲響起,習近平起身回禮,這過程將近14秒。後劉鶴接下來念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名字時,李克強起身向身後回禮的瞬間,劉鶴馬上讀下一個常委韓正,以及中辦主任丁薛祥的名字,掌聲瞬間停住,有人手剛舉起來,來不及拍到手,就不知還要不要鼓掌?李克強顯得很尷尬,只好重新落坐。就在李克強回坐後,畫面顯示習近平側臉不屑地瞅了李克強一眼。畫面透過央視直播出去,不過此片段在新聞聯播節目中已被刪除。

今年以來,由於疫情、水災和中美關係惡化的影響,中國內外交困,處境艱難。李克強習近平之間的衝突似乎越來越公開化。5月28日人大會議閉幕日,李克強爆出全國6億人月收入僅一千元的大實話。當時外界多認爲這是直接打習近平“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的臉。李克強倡導的“地攤經濟”,在被中央和地方官媒跟進宣傳後,《北京日報》6月6日接連發三篇文章公開與“地攤經濟”唱反調。7月6日,李克強在貴州銅仁視察時看見很多閒置廠房,呼籲多用一些農民工。被媒體解讀爲,疫情下中國經濟恢復情況並不像習近平政治局講話那樣形勢大好。在7月15日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講話中提及,中國仍然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做什麼事情要盡力而爲。這被認爲是李克強暗批習近平大撒幣,不顧國力揮霍民脂民膏。7月23日也是在國務院會議上,李克強要求中央及各級政府非急需開支要減少50%以上。李克強強調,在經濟下行和財政困難的情況下,各級政府“不該花的錢一分也不能花”。外界認爲,李克強的頻頻出招揭了中共經濟底牌,等於戳破了習近平的所謂“實現第一個百年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泡沫。

李克強習近平的矛盾主要體現在:

第一,李克強資歷比習近平深。李克強當年是胡錦濤培養的總書記接班人,而習近平是江澤民力主的接班人,後胡錦濤不敵江澤民,習近平才成爲儲君。從李克強習近平進入中央委員會的時間來看,習近平相對於李克強屬於“後來居上”。比較一下二人的政壇履歷,李克強擔任正省部級職務的時間較習長了七年;進中央委員會的時間比習早了一屆。習對於李的資歷一直耿耿於懷,在黨內會議上一再要求李克強“要擺正自己的位置”。

第二,李克強是團派的代表人物。習近平多次公開批評團中央花拳繡腿,對團派代表人物更是下狠手,習近平認爲團派是他最大的威脅。習近平首先下手的是李源潮,在抓肖建華之前,李源潮的小舅子高全健曾被迫回京接受紀委調查,其目的就是想做實李源潮的貪腐,但未能如願。報導說,李源潮在去年11月,曾在政治局會議上,提出個人退位的意願。會後,李源潮與習近平徹夜長談,再三表示自己沒有權力慾望,只求告老還鄉。胡春華也屬團派代表人物,也曾分別被視爲胡錦濤和溫家寶的隔代接班人。在孫政纔去年金融會議期間被拿下後,胡春華十九大前向中央上書表明自己無意入常。而真正團派的領袖,前是胡錦濤,後是李克強

第三,經濟政策嚴重分歧。李克強是“市場和民營經濟”派,他主張:政府不推出刺激經濟的政策,而是通過逐步縮減國家主導的投資行爲;去槓桿化,以大幅削減債務,降低借貸與產出比;推行經濟結構改革,以短痛換取長期的可持續發展。李克強的經濟政策主張被外界稱爲克強經濟學。而習近平是“黨治、指令型和國有化經濟”派,習近平偏好的是前三十年毛時代的經濟模式。在依靠誰來管經濟和企業問題上,習強調黨治黨營,政治掛帥。他的批示是:“黨要管黨、從嚴治黨,加強和改進黨對國企的領導,充分發揮黨組織的政治核心作用”,而李克強主張由企業家來管。他的批示是:“推動國企改革,推進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和完善的法人治理結構”,“弘揚企業家精神”。2015年5月習近平授意劉鶴以權威人士的名義,在人民日報上發表對中國經濟的看法,暗批李克強的經濟政策。

第四,李克強被排斥於重大經濟決策之外。2017年4月,習近平拍板設立河北雄安新區,將新區定位爲“千年大計、國家大事”,“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後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但整個決策過程均未見李克強和國務院參與,由習近平一人獨斷乾坤。近四年中國對外大撒幣也是芝麻開花節節高。根據環球網的數據,中國合計對外援助達到60365億元人民幣,如果平均分配給國內3000家上市公司,每家可獲得20億元人民幣。如果貸給國內小微企業,可以徹底解決全部1000萬戶小微企業的融資難問題,平均每戶60萬元人民幣。如果用於“三農”,可以一次性實現全部一億農民的小康目標,平均每戶6萬元人民幣。如果平均分配給每箇中國人,每人4378.28元人民幣。但整個決策過程,均由習近平獨斷專行。中美貿易談判由副總理劉鶴負責,習近平直接決策。在去年10月中美談判進入最後階段,習近平突然悔棋,並稱責任由他一人承擔。今年爆發的新冠疫情和洪災,習近平也是表示由他親自指揮和領導。根據憲法,國家總理主管經濟工作,但李克強的政府權力被習弱化、邊緣化。

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認爲,習李之間的矛盾由來已久,從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之後就已經公開化了,就“你一拳我一腳,相互不買賬”。

根據上述分析,觀衆朋友會問一個問題,既然李克強習近平不和,處境如此尷尬,爲什麼還要在十九大上留任,受習的窩囊氣?有人認爲是面子問題。從李克強來說,如果只幹一屆,其本人會感到委屈,習近平也會被人認爲心胸狹窄,不能容人。但這種觀點難以服人,因爲政治局及其常委基本上都是習家軍人馬,李克強繼續幹,要麼完全服從習近平的命令,要麼與習不痛快,其本人更無面子,不如趁着十九大換屆,就坡下驢,豈不更好。加之,中國的經濟已處在停滯期,只會越來越艱難。幹一屆的總理前有先例,如朱鎔基就只幹了一屆。從習近平方面來說,要面子,就更顯得站不住腳,因爲習近平的性格蠻橫,既然與李克強不和,讓其下臺豈不更顯得自己的權勢?還有人還認爲,李克強貪戀權力。但李克強也曾擔任過河南省委書記和遼寧省委書記,也是見過風雨的,知道貪戀權力將會帶來殺生之禍,薄熙來、孫政才的例子就在眼前。

如果上述理由不成立,是什麼讓李克強繼續留任?下面,我談談自己的看法:

一是,李克強是中共的改革派李克強是團派的代表,是支持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的。其經濟政策主張傾向於自由經濟和市場化,行政政策主張簡政放權,小政府和大社會。儘管在習近平的壓力下,李克強也不得不調整其政策,委曲求全,但我傾向於認爲這是政治謀略。

二是,李克強不是窩囊而是隱忍。李克強的弱勢和習近平的強勢形成鮮明對比,李克強被認爲是中共最弱勢的總理。但我認爲這種評價太表面化,縱觀前八年的經歷,李克強習近平的高壓下,並沒有倒下。在2016年人大會上,儘管習近平以不鼓掌的方式對李克強進行打壓,但在會後的記者招待會上,李克強依然談笑風生。2017年人大會議上,外界認爲李克強已是"跛腳鴨",他的記者會有告別演出的味道。有關他前途的種種猜測甚囂塵上,主流觀點是"他肯定會退下來",但李克強並沒有退下來。面對習近平戰狼外交李克強外交風格低調務實;習近平的大撒幣,李克強力主量力而行,勤儉節省;習近平高高在上指揮,李克強疫情高峯赴武漢慰問,水災期間赴貴州考察。李克強知道中國人的心理,那就是希望國家安寧和經濟發展,厭惡政治運動和階級鬥爭。李克強已經通過講實話和做實事贏得了民心。

三是,李克強留任的目的在於保存改革派的實力,收拾習近平新極權主義失敗後的亂局。當前海外媒體分析中共高層權鬥,習慣性地將其分成江派、團派、習派等,認爲各派系之間勢不兩立,形同水火。其實,不同勢力的爭鬥一直存在,所謂黨內無派,千奇百怪,但我們不應忘記他們既有爭鬥,也有共同的利益,都不希望共產黨這條船翻了,無論是劉少奇、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還是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

李克強留任並非其個人意志,而是改革派的集體意志,他們必須要保持自己的勢力存在。如果李克強出局將意味着改革派的徹底失敗。習近平嚴重誤判中國經濟實力、國際形勢和中國人的民意,妄自尊大,一意孤行推行極權主義路線,中國已處在危機四伏之中,險象環生。李克強一句真話戳破了厲害國的肥皂泡,一個地攤經濟使中國強勢崛起露出了原形。任志強的不妥協、蔡霞的怒斥黑幫,郝海東的“反共建國宣言”以及民心的背離都使已進入耄耋之年的中共政權難以爲繼。70年大限的預言像達摩克利斯劍一樣高懸在中南海上空。

最後,我們總結一下。我認爲李克強習近平和劉鶴羞辱表明中共改革派頑固派的鬥爭已經公開化,不需要再遮遮掩掩。目前嚴峻的國內外形勢使習近平顧不得臉面,從而採取這種下三濫的小伎倆。李克強留任的原因是爲了保留改革派的政治勢力,一旦習近平的新極權主義天怒人怨時,李克強可以代表改革派取而代之。在重要的歷史關頭,李克強會絕地反擊,上演習李龍虎鬥。我們應該從近來李克強抓住瞬息即逝的機會,頻頻出擊看出他的智慧和韌勁。

目前,習近平的新極權主義正在將中共帶上不歸路。2018年習在國內玩成了孤家寡人,2019年後在國際上形單影隻。但我也要指出,習近平李克強的矛盾是中共黨內權力之爭,他們在維持共產黨長期執政和權貴集團利益上是一致的。就中國民主化而言,或許習近平蠻橫、剛愎自用的政策更有利於中共的覆滅和中國民主化的實現,只是中華民族將遭受更大的苦難和不幸。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