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中共通过这几个“阴招”让国人不断“遗忘历史”
中共通过这几个“阴招”让国人不断“遗忘历史”(视频截图)

李军:中共通过这几个“阴招”让国人不断“遗忘历史”(视频)

走出文化亡国第8集——中国没有媒体,只有宣传机器(3)

【希望之声2020年8月5日】(编者按:目前,中国没有媒体,只有宣传机器,中共这是本集内容的核心观点。资深媒体人李军用自己20年的体制内实际经历来告诉观众,对于中共及其领导人所做的错事、坏事、丑事中共怎么想尽一切办法给予掩盖、消音,让你根本想不起这些事情。对于实在掩盖不了的,那就大事化小,或者转嫁责任,或者丧事当喜事办。)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走出文化亡国系列节目。我是李军。

今天,我们继续讲中国没有媒体,只有宣传机器的第3集。

上一集中,我们重点说了中共宣传机器如何来虚构中共领导人的伟大形象,虚构所谓中共如何伟大、光荣、正确。当然嘛,虚构就容易什么,穿帮。容易被揭穿。那么今天我们就接着说另外很重要的一点。

对于中共及其领导人所做的错事、坏事、丑事,怎么想尽一切办法给予掩盖、消音,让你根本想不起这些事情。对于实在掩盖不了的,那就大事化小,或者转嫁责任,或者丧事当喜事办。

中共在其执政的70多年中,政绩不太好找。要说做的错事、坏事、撒的谎那太多了。

最近,有一种说法,说中国人太健忘了。中共平均每十来年就要搞一次政治运动,迫害一个批人。死很多人,很多家庭因此支离破碎。但是过后很快就忘了,还说共产党好。其实,这是一种误解。中国人不是健忘,是根本就想不起来,因为根本没有人会提起,会讨论这些事情。你现在到中国大街上问问,你知道64吗?估计要是不翻墙的人10个有9个不知道。而经常翻墙的人应该都知道。这就是现实。这个现实就是中共对媒体以及影视文化机构严格审查的结果。审查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绝对不能让共产党做的这些坏事出现在所谓的媒体上或者是影视、出版作品上。

说起审查,我在媒体的时候记忆是很深的。就是经常有各种通知、传真。这个不容许报导,那个不容许报导。我记得有一次,我们新闻中心的主任,叹着气和我说,这个月光市委宣传部发的各种内容不容许报导的就这么厚厚一叠。每年到国庆、还有过年、人大、政协两会的时候,那为了维护和谐稳定的社会形象,那任何问题都不容许报导,包括哪里失火了,哪有交通事故都不能报导。必须全面都是社会稳定,人民生活幸福。然后就是党委、政府又做了哪些好事情,改善人民的生活等等等等,所有媒体全是这些。

我在电视台的时候,和中央文献研究室合作一个纪录片《奠基》,主要讲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我做其中一集的编导。因为这个片子是作为北京奥与会期间要放映的纪录片,所以前后我们跟被审核、修改了30-40遍。审片从市委宣传部、市委书记到省委宣传部、省委书记,到国家广电总局、中宣部、然后到北京奥组委、奥组委负责人,最后到分管宣传到政治局常委。每个细节,每句话,一点点有可能对共产党形象有影响的,都要改我记得我做的那集,其中讲到中国第一个乒乓世界冠军-容国团。容国团为中国拿到来第一的乒乓球世界冠军,但是在文革中被迫害,扣上特务、反革命的帽子,最后含恨自杀了。后来虽然给平反了。但是在节目审核中,哪些中共的官员说片子中不能用他,因为用了他会让人想起来文革。会让人知道一个世界冠军在文革中被中共迫害死了。这个会抹黑党的形象。说实话,我当时很愤怒,一个世界冠军被你们弄死了,30多年过去了,这个人的名字都不能提。因为提了会有损党的形象。我当时觉得,中国人真是太可怜了。

因为文革是中国做了一件很打的坏事,也是毛泽东直接发动的政治运动。所以是一个重要的禁地,不能让中国人想起文革来,要让他们想不起来。我记得当时和我合作一个小领导,看我有点情绪,就安慰我说。你就别想不开了。那刘少奇的儿子刘源,你知道吧。人家正宗的红二代,级别也够高。他找人给拍摄了一个纪念他父亲的纪录片《刘少奇》,后来广电总局就是审核不过,不给播。为什么,因为他里面很多篇幅都是在讲文革,关键是刘少奇是文革时候被整死的。一个中国国家主席在文革被整死,这样的内容怎么可能在中国的媒体播放呢,那部唤起人民对文革的记忆嘛,让人民去搜索一下,到底文革怎么回事情,为什么一个国家主席都能被整死,谁整死的?毛泽东?哇,那毛泽东不是红太阳嘛,这怎么能说呢。所以据说刘源很有本事,找了什么中央书记处书记,甚至找了某个政治局委员给批条子。广电总局就是不给播。文革那是死角,不容许说的,最后说是给刘源一个面子,把片子送到香港的凤凰卫视播了一下。算是很给面子了。你想啊,刘源他是个红二代的高官,想纪念他的父亲原来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但是因为涉及文革,所以被封杀了。他都被封杀了,那其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所以说这种审查对中国人的信息封闭是很厉害的。我只举文革一个例子,这样的禁地在媒体报导中是非常多,几乎所有中共干得那些坏事,全是禁地,都不鞥说,连提都不能提。所以,你即使在中国生活了几十年,你所知道的这个社会的基本信息可能都是共产党给你控制好的一个极窄极窄的一个范围。在这范围之外你根本都不知道,不信你可以问问稍微上点年纪的人或者年轻人,你知道1975年,中国发洪水板桥溃坝,一下死了有22多万人。是世界上死人最多的一次水垻的溃坝。你知道吗?在国内的人肯定会说,你又开始抹黑社会主义祖国了吧,你们是什么居心。所以你真是很无语。

那也有人说。现在是信息社会了,网络这么发达,应该掩盖不了了吧。其实也是一样,除非你翻墙。你看外面的信息。你要是在国内,前几天一个中国的曾经从事10年网络审查的审查员来到美国,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据他说在中国至少有100万-200万网络审查员,天天在审查各种敏感信息,这还不包括人工智能AI的自动审查,光人工审查就有100万-200万。这是他知道的,据我们了解在中国的监狱中还有很多网络五毛、水军,在监控着网络。还有网络警察。这些都归网信办。

所以你在网上,感觉好像是信息挺自由,但是你不知道你其实是在一个经过了严格的网络审查、关键词过滤、谁敢乱说话都会被警察训诫的一个网络环境中,就像李文亮医生,只是转发了同事提醒大家病毒会传染的消息。友情提醒而且还是在一定的范围。结果都收到警察的训诫。这一点,翻墙的人感触会很深,觉得墙内墙外简直像两个世界,信息差别太大了。但是翻墙的人和海外的人,应该说是可以看到全面的信息。因为你是即可以看到海外的信息,也可以看到国内的信息。你可以对比看。你自己可以去分析,谁在说谎,谁在说真话。但是国内就不一样了,虽然信息量也很大,但是也是在一个共产党控制的很窄很窄的范围里。所以你的思想还是被共产党控制的紧紧,让你喜欢谁就喜欢谁,让你讨厌谁就讨厌谁。

好,前面说了这么多,是在说中共怎么掩盖和消音。就是不让你知道。但是,现在社会毕竟科技这么发达了,很多东西掩盖不了了。人们总会知道其中一些消息,但是不会那么全面。那实在掩盖不住怎么办呢?如果让民众知道共产党做了如此的坏事情,那民众会逐步清醒过来,哦,中共这么糟糕啊。那当然不行,所以得想办法。共产党的办法我总结成了四个词:大事化小、偷换概念、转嫁责任、丧事当喜事办。

第一个是大事化小,顾名思义。就是把很大的事情,遍小。使得其影响力变小。例如当出现很多群体伤害事件,像什么矿难、像什么天津大爆炸、甚至这次的武汉肺炎,像这次洪水灾害。那你盖是盖不住了。所以首先是大事化小。死亡1000人,报导死了100人,死里几万人,说2-3千人。还有中国死亡人数35人的红线,因为按照中共的规定,死亡人数达到36人,就是重大安全事故。那主要负责人或者当地领导就要受到处理。所以很多灾难,包括像温州动车翻车这样的案子,都是死亡35人。很多人看到后来,都觉得奇怪了,怎么一出事情就是死亡35人,到处都是35人。真是奇葩。因为36人是共产党处理干部的红线,所以35人现象也就是中国独有的奇特现象。

当然还有例如反贪,什么周永康、薄熙来之类国家级贪官,最后公布初来也就贪污几千万而已。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些官员在中国还真是算清官了。一个部级干部,几千万。现在一个处级干部在家里都能搜出几个已的现金。当然,没有办法,如果你报出他贪污了几十亿、几百亿、几千亿。那老百姓心里失衡,贪污这么多。那会让老百姓对共产党产生怀疑,觉得贪腐已经治不了了。贪污几千万,然后又抓了一批,还显得共产党痛恨腐败,为人民除害似的。

好这是说大事化小,接着说偷换概念。偷换概念最典型得案例就是大饥荒。从1959-1961年,中国大概有几千万人饿死。而饿死的原因完全是人为的因素,搞人民公社使得粮食产量大幅下降、但是对外宣传搞大跃进。说亩产粮食几万斤,这边产量大幅下降,那边按亩产万斤交粮,最后农民连种子粮都交上去了。到最后农民一点粮食都没有了。国家还在出口粮食,结果那里一批一批人饿死。不敢上报,谁上报了谁就是抹黑社会主义。最后饿死了几千万人。这个共产党掩盖不住了,怎么办呢?就偷换概念,说什么呢-说三年自然灾害。说三年天灾,造成很多人饿死。其实后来有人还真去一点点查了那几年得天气,风调雨顺,啥也没有。包括我们小时候学历史得时候,也都是说三年自然灾害。共产党不愿意扛不起死几千万人的责任,就说成是自然灾害了。

你再比如说还有什么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对越自卫反击战等等。都是偷换概念,对越什么自卫反击,自卫啥,越南那时候在攻击红色高棉政权,哪里来攻击你中国了,你自卫啥。

还有包括香港反送终运动,明明是香港人要求废除送终条例,从3000个律师抗议,发展到100万人游行,到200万人游行。如果你真实报道,说香港人要求中国遵守一国两制的承诺,废除送终条例,那很正当啊。那中共的宣传机器肯定不会这样报,那怎么报道呢,所以中共的媒体,就一直在说,香港一小嘬暴徒要闹港独。明明是200万人上街了,他还是说一小嘬人要港独。把一个整个香港人整体的正当需求,要你尊守一国两制嘛。就睁着眼睛说瞎话。最后把事情越弄越糟,弄到现在全世界都在睁大眼睛看中共怎么撒谎,怎么偷换概念。原来啊,还真没有见识过,中共的宣传机器能如此乱扯。这次真是让全世界见识了。

所以这种偷换概念,也是中共一直在用的。明明这个事情是这样的,但是中共就给你偷换概念,说是那样的。而且它也知道你知道它在撒谎,那还是撒谎。因为国内民众看不到外面的信息啊。他只相信中共的信息啊。

第三个就是转嫁责任了。大家知道,中共自己宣传说它是永远正确的。永远正确,那犯了错怎么办?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办法就是把责任推出去,转嫁到你无法证实的地方去。

例如,六四中共对学生开枪了。中共一方面否认对学生开枪。这还不够,它还要倒打一耙。说是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反华势力在操纵学生,企图颠覆中国政府。其实我们那时候在做媒体的时候有句玩笑话,就是:西方反华势力就是个框,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装。共产党只要碰到任何问题了,包括什么六四学生,还有什么709律师案、还有香港反23条的游行,还有台湾大选、包括迫害法轮功。只要共产党做了什么可能让民众无法理解的事情,它就会抛出西方反华势力在幕后操纵,所以共产党不得已而为之等等。这里面最大的冤大头应该是美国中央情报局。这次香港反送终,美国中情局还特地出来澄清,他们没有参与这个事情。但是还是没有用,反正中共一定会拉着你垫背。你去证实没有参与,怎么证实?中共这个责任转嫁的,谁也无法去证实。也就严严实实的扣上了。而且国内民众也信。

其实说六四,美国在背后操纵。美国真是冤大头。因为那时候1989年的时候,中美还是在蜜月期,关系好着呢。美国希望通过中国来抑制苏联。而且从现在获得的一些情报,当时邓小平动员军队镇压学生,其实是和美国政府私下沟通过的。而且六四以后,美国是西方国家第一个和中国取消制裁,恢复和中国贸易的。这些中美高层都知道。所以说美国操纵学生搞六四,那真是骗骗民众而已。不过中国人呢是一骗一个准。因为没有选择。没有判断。

还有这次武汉肺炎,明明出现在武汉。非要无中生有的把责任转嫁给美国,因为习惯了,不转嫁不行啊,说是美国军人把病毒带到中国传递过来的。这在医学上站不住脚不说。是彻底把美国政府,美国两党激怒了。弄得两国关系彻底走向对抗了。

第四就是丧事当喜事办,这个很多民众应该都知道,只要一有大的灾难出现,中共是不会关心死多少人,或是他有什么责任的,一定会把丧事当成喜事办。什么多难兴邦,什么在党的领导下战胜了天灾。包括这次武汉肺炎,明明是政府隐瞒疫情,造成那么多人死亡。一方面死亡人数是绝对要掩盖的,不容许调查,不容许说。另一方面还在说中共的伟大,领导人民战胜了疫情。你要是政府不搞那个万家宴,要是不封李文亮那些医生的嘴,会死那么多人吗?你要是1月初发现的时候就控制住,在封城的时候,停止所有航班飞向世界各地,会把疫情一下子传染到全世界吗?所以现在川普就问一句习近平。你在中国2月份封城的时候,为什么不封国际航班。为什么那时候武汉人不可以在国内走动,却可以坐飞机去全世界?真不知道习近平能怎么回答。

好,今天说的有点长,主要说中共如何控制宣传机器,让民众看不到中共的真相。应该说,中共的宣传机器在这方面给中国人的洗脑、控制也是非常成功的。一般的人,也不会想到这些宣传机器如此严密的、系统的在控制你所能看到的、得到的信息。这也是造成中国人很难自我觉醒来认清中共的一个重要原因。希望我们在这个节目能够帮助中国人,唤醒你真正的自己的思想。去独立的思考一些问题。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欢迎您点赞、订阅、传播我们这个频道。我们下期节目讲继续为您解读中国没有媒体,只有宣传机器的有关内容。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转自鹿苑工作室YouTube频道,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