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中共全國政協會議21日下午開幕,習近平等中共高層“無罩”現身,但身後約2100名來自全國各地的政協委員都戴上了口罩。(視頻截圖)
中共全國政協會議5月21日下午開幕,習近平等中共高層“無罩”現身,但身後約2100名來自全國各地的政協委員都戴上了口罩。(視頻截圖)

閆麗夢爆中共高層享防疫特供後 前高幹病房醫生再爆料

【希望之聲2020年8月5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逃亡美國的中國病毒學專家閆麗夢日前在接受採訪時爆中共高層防疫有“特供”。據稱中共高層知道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可有效減緩中共病毒引起的症狀,許多中共高層都在服用此藥,但這些資訊因涉及疫苗開發等巨大利益鏈,中共並未向普通民衆公佈。曾在中國任職於某三甲醫院高幹病房的心血管科醫生寧曉偉也表示,中共高層領導擁有特殊醫療照護、特供藥品。

據大紀元報導,寧曉偉說,近年中國的醫療單位雖有各種VIP病房,但並非有錢就能享受到高幹級別的醫療待遇。在上世紀的90年代,只有一定級別的官員才能入住雙人間的病房,高級領導纔有個人病房、衛生間;普通的病患只能擠在六人以上的病房,使用的公用廁所、醫療設備更是相差甚遠。

她表示,一般爲中共高層看診的醫生,絕大多數是該科業務最突出的醫生,她就曾遇過一個副省級別的領導,因受了外傷,召集了整個省的頂級醫生會診,甚至封鎖了整個外科病區。“那些高幹們老是說自己爲人民服務,事實上,是所有的中國人民都在爲他們服務。”而且,在中國,若一個高幹住院,那就是全家沾光。

寧曉偉表示,中共高級官員住院,百分之百全報銷。有些領導會藉此要求醫生多開許多特殊藥物,這些藥物多半不適用於病人的病症,但領導執意要開,也敢怒不敢言,只能照辦。

中共官員虛領醫療單位藥品,醫生們多半不敢舉報。寧曉偉說:“就算很看不慣,還是得讓他們領了很多藥回去。”她也曾見過某高幹住院,每天都得開一大袋藥回家,同事們私下都開玩笑議論,那位領導可能自己家裏開醫藥鋪,否則囤積這麼多藥做什麼?

寧曉偉說,中共高幹能獲得特殊管道的藥物及醫療資訊,是衆所周知的潛規則,如中共第二代主要領導人之一葉劍英晚年就曾特別從外國申請用藥。“在中國,只要有權有勢,什麼藥都可以拿到,就算中國沒有,也可以從外國引進。”

高幹病房寧曉偉也見到中共官員各種醜態百出,甚至干擾醫生正常的醫務判斷。曾有一名領導,因感冒強行要求給施打抗生素,寧曉偉看診後判斷該領導是患病毒性感冒,並不需要使用抗生素,但該名領導直接上告醫院,最後寧曉偉不僅要幫他施打抗生素,還遭受上級批評。

寧曉偉說:“在中國普通人生病真的很無助,只有極少數官員才能享有特權,看到事情的真相。”今年4月份,她在中國從事醫療的朋友們還在朋友圈發文,表示醫院裏仍有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確診患者,但卻都沒有往上報。目前在中國很多訊息都無法傳出來,不過很多人都會“翻牆”,透過網絡可能知道海外的訊息。

在7月31日的直播受訪中,對於爲何中共高層似乎未有人染疫,逃美的中國病毒學專家閆麗夢博士大爆中共高官防疫特供內幕,她說,在中國,達到某些級別的高官都知道羥氯喹中共病毒有治療作用,這些高官和一些軍醫院的醫生可能自己也在服用。但是這些重要資訊並不是所有的中國人都知道,那些面臨高風險的前線醫護人員也不知道這一點。

對此,寧曉偉也認爲中國的傳染病科醫生們可能知道羥氯喹的效用。不過在中國,醫生雖可以申請、特批藥品,但是不像中共官員們可以利用特殊渠道拿藥,就算這個藥品有治療效果,一般民衆也無法獲取使用。

中共高層的特供食品和醫療向來有所曝光。中共領導人多高壽,與中共特權體制有關。中共黨、政、軍及全國人大、政協領導人的醫療保健,由中央保健局負責,名列黨和國家領導人者,每人都配備有專職醫生護士,必要時還可配備醫療小組。保健局可隨時調動全國頂級醫學專家,爲需要的領導人服務。

網上曝光吉林大學第一醫院豪華幹部病房正式營運。耗資4億8千萬,建築面積5.6萬平米。設省級、副省級、廳級、局級牀位257張。內部配置全是國際頂級進口設備。護士年輕貌美提供“全方位立體服務”。

曾有報導說,中國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是爲了850萬以局廳級以上黨政幹部爲主的羣體服務的(中科院調查報告);另據監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國黨政部門有200萬名各級幹部長期請病假,其中有40萬名幹部長期佔據了幹部病房、幹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開支約爲500億元。僅有的醫療衛生資源,也向幹部公務員羣體過度傾斜,給藥的“分級制度”,對參加醫療保險的人羣,也要按照他們的政治地位、社會地位劃分等級,級別越高的,得到的醫療服務質量越高,藥品供應也要越好。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