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中共全国政协会议21日下午开幕,习近平等中共高层“无罩”现身,但身后约210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政协委员都戴上了口罩。(视频截图)
中共全国政协会议5月21日下午开幕,习近平等中共高层“无罩”现身,但身后约210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政协委员都戴上了口罩。(视频截图)

闫丽梦爆中共高层享防疫特供后 前高干病房医生再爆料

【希望之声2020年8月5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逃亡美国的中国病毒学专家闫丽梦日前在接受采访时爆中共高层防疫有“特供”。据称中共高层知道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可有效减缓中共病毒引起的症状,许多中共高层都在服用此药,但这些资讯因涉及疫苗开发等巨大利益链,中共并未向普通民众公布。曾在中国任职于某三甲医院高干病房的心血管科医生宁晓伟也表示,中共高层领导拥有特殊医疗照护、特供药品。

据大纪元报导,宁晓伟说,近年中国的医疗单位虽有各种VIP病房,但并非有钱就能享受到高干级别的医疗待遇。在上世纪的90年代,只有一定级别的官员才能入住双人间的病房,高级领导才有个人病房、卫生间;普通的病患只能挤在六人以上的病房,使用的公用厕所、医疗设备更是相差甚远。

她表示,一般为中共高层看诊的医生,绝大多数是该科业务最突出的医生,她就曾遇过一个副省级别的领导,因受了外伤,召集了整个省的顶级医生会诊,甚至封锁了整个外科病区。“那些高干们老是说自己为人民服务,事实上,是所有的中国人民都在为他们服务。”而且,在中国,若一个高干住院,那就是全家沾光。

宁晓伟表示,中共高级官员住院,百分之百全报销。有些领导会借此要求医生多开许多特殊药物,这些药物多半不适用于病人的病症,但领导执意要开,也敢怒不敢言,只能照办。

中共官员虚领医疗单位药品,医生们多半不敢举报。宁晓伟说:“就算很看不惯,还是得让他们领了很多药回去。”她也曾见过某高干住院,每天都得开一大袋药回家,同事们私下都开玩笑议论,那位领导可能自己家里开医药铺,否则囤积这么多药做什么?

宁晓伟说,中共高干能获得特殊管道的药物及医疗资讯,是众所周知的潜规则,如中共第二代主要领导人之一叶剑英晚年就曾特别从外国申请用药。“在中国,只要有权有势,什么药都可以拿到,就算中国没有,也可以从外国引进。”

高干病房宁晓伟也见到中共官员各种丑态百出,甚至干扰医生正常的医务判断。曾有一名领导,因感冒强行要求给施打抗生素,宁晓伟看诊后判断该领导是患病毒性感冒,并不需要使用抗生素,但该名领导直接上告医院,最后宁晓伟不仅要帮他施打抗生素,还遭受上级批评。

宁晓伟说:“在中国普通人生病真的很无助,只有极少数官员才能享有特权,看到事情的真相。”今年4月份,她在中国从事医疗的朋友们还在朋友圈发文,表示医院里仍有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确诊患者,但却都没有往上报。目前在中国很多讯息都无法传出来,不过很多人都会“翻墙”,透过网络可能知道海外的讯息。

在7月31日的直播受访中,对于为何中共高层似乎未有人染疫,逃美的中国病毒学专家闫丽梦博士大爆中共高官防疫特供内幕,她说,在中国,达到某些级别的高官都知道羟氯喹中共病毒有治疗作用,这些高官和一些军医院的医生可能自己也在服用。但是这些重要资讯并不是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那些面临高风险的前线医护人员也不知道这一点。

对此,宁晓伟也认为中国的传染病科医生们可能知道羟氯喹的效用。不过在中国,医生虽可以申请、特批药品,但是不像中共官员们可以利用特殊渠道拿药,就算这个药品有治疗效果,一般民众也无法获取使用。

中共高层的特供食品和医疗向来有所曝光。中共领导人多高寿,与中共特权体制有关。中共党、政、军及全国人大、政协领导人的医疗保健,由中央保健局负责,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者,每人都配备有专职医生护士,必要时还可配备医疗小组。保健局可随时调动全国顶级医学专家,为需要的领导人服务。

网上曝光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豪华干部病房正式营运。耗资4亿8千万,建筑面积5.6万平米。设省级、副省级、厅级、局级床位257张。内部配置全是国际顶级进口设备。护士年轻貌美提供“全方位立体服务”。

曾有报导说,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局厅级以上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中科院调查报告);另据监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各级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了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开支约为500亿元。仅有的医疗卫生资源,也向干部公务员群体过度倾斜,给药的“分级制度”,对参加医疗保险的人群,也要按照他们的政治地位、社会地位划分等级,级别越高的,得到的医疗服务质量越高,药品供应也要越好。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