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6月1日,李克強在山東爲地攤經濟站臺,翌日合肥城管發文組織負責人異地學習管理“地攤經濟”;僅僅4天“地攤經濟”隨即被全國降溫。(中國政府網官方發佈、合肥市城管執法局檔案資料)
6月1日,李克強在山東爲地攤經濟站臺,翌日合肥城管發文組織負責人異地學習管理“地攤經濟”;僅僅4天“地攤經濟”隨即被全國降溫。(中國政府網官方發佈、合肥市城管執法局檔案資料)

蔣實華:“地攤經濟”嫌土 粉裝“經濟內循環”

【希望之聲2020年8月5日】繼“地攤經濟”後,“經濟內循環”在大陸媒體開始熱炒。對比“地攤經濟”,“經濟內循環”聽起來要“高大上”的多。

地攤經濟”下臺原因?

中共總理李克強在今年兩會上自曝了一下家醜:6億人月收入在1000元人民幣左右。

何以解憂?“地攤經濟”被當成解藥。然而,大概熱度也就維持了兩週不到,這味紓困藥就被中共最高層列入禁品。箇中原因衆說紛紜,拋卻內鬥原因不提,其實,這“地攤經濟”無論如何講究,都與“厲害了我的國”太不般配。在中共國,上上下下都知道,你光會幹事是不行的,你得會吹才行。中共國向來好面子,哪能丟得起這份顏面?

說白了,“地攤經濟”這位藥敗就敗在了沒有進行黨話的“專業包裝”。倘若事先來個“自發性市場經濟”、“公有制下羣衆自助經濟”類似的術語包裝一下,輿論吹吹風,也不至於那麼快就胎死腹中。

經濟內循環”是個啥?

這不,“經濟內循環”登場了。這詞聽起來舒坦多了吧?一般百姓聽起來都暈乎。造詞政治可是中共的一絕,明明是黨媒,它偏要說“人民日報”;失業不叫失業,叫“下崗”;洪災不叫洪災,叫“水體面積最大”;薩斯(SARS)病不叫薩斯,叫“非典型性肺炎”;真的是“武漢肺炎病毒”了,又改叫“新冠病毒”。說來說去,中共就是怕人說大實話,非把你繞進去不可,給你一個動聽的謊言,騙不死你不罷休。

不是一直在忽悠“堅持改革開放原則不變”嗎?不是要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嗎?到底什麼叫“經濟內循環”呢?顧名思義,就是不跟外國人做買賣了唄,說白了就是閉關鎖國。中共近期把“內循環”吹噓的跟一匹經濟黑馬似的,能給四面楚歌的中共經濟解圍。真的是那麼回事嗎?

“厲害國”內災重重

經濟內循環”其實是個陷阱,而不是解藥。中共自2017年1月,其高層祭拜上海一大地址以來,象打了雞血一樣,一路高歌“厲害了我的國”,戰狼外交屢屢和國際社會擦槍走火。很快,中美貿易戰將中共當頭一棒打暈,2019年末至今的武漢肺炎和洪澇災害,導致外資流失,失業率飆升,經濟下行至有史以來最低。

2020年第二季度,中共國GDP增速僅爲3.2%。但就這一數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稱,國際諮詢公司牛津經濟研究院的一份新報告對此表示質疑,認爲中共高估了。2020年前五個月中共國的工業庫存較上年同期增長4.3%,庫存增長會導致價格下滑,企業負債將更重,同時也體現出投資拉動需求的短板。

來自7月份的“啓邁QIMA”調查報告顯示,80%的美國公司和67%的歐盟國家的公司正在離開中國。按照中共官員黃奇帆的說法,外資撤離將會導致70%的市場份額流失。

今年上半年,全國約2億農民工被困在自己家中失業,7月,870萬應屆大學畢業生面臨就業困境。有調查顯示,20~24歲大學畢業生的失業率是總人口失業率的三倍以上。中共認爲,困難的畢業生可能會“轉化爲負能量”。

今年27個省市發生洪澇災害,新華社7月30日說,湖南省安鄉縣大鯨港鎮,僅一地就有14000多畝農作物不同程度受災。而中國農業農村部發佈的數據顯示,上半年,中國夏糧達到2856億斤,同比增長0.9%。這樣的數字可信嗎?不知道這兩個部門哪個部門在說假話,更有可能的是它們同時在說假話。新時代的用己之矛攻己之盾。

面對經濟危局,中共多次發出預警,左一個“六穩”,右一個“六保”。穩經濟保民生是假,保權柄是真。中共政治局7月30日會議發出明確信息,當前經濟形勢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較大,複雜嚴峻,面臨風險。因此要打“持久戰”,中國經濟轉向“國內大循壞爲主體”。此前的6月18日,主管經濟的副總理劉鶴在陸家嘴論壇上拋出中國經濟要準備向“國內循環爲主”轉變,後黨媒多次追炒。7月30日,可謂正式定調“經濟內循環”運行模式。

中共國際洗腦術失靈

中共喊出“經濟內循環”的更大一個原因,是它偷搶騙的本性在國際上大曝光後,國際制裁越來越嚴厲,小偷和騙子面臨着“失業”的危局。

7月28日,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發佈《講中國的故事:中共塑造全球敘事的運動》白皮書,指出中共早已把“黑白”兩道的宣傳技能煉得爐火純青,能夠通過外國代理人得心應手地改造國際輿論場的“風水”。“國際洗腦”經驗非常豐富。

白皮書的研究顯示,中共新華社、中央電視臺、中國環球電視網、《人民日報》、《環球時報》、《中國日報》和中國網,多數都在社交媒體推特、臉書、“油管”和Instagram上開有公開賬戶,而這些社交媒體網站對中國國內大衆都是被屏蔽的。同時中共利用大量領薪水軍通過視頻和評論等,爲中共的大外宣充當啦啦隊。兩者一唱一和,在自由的西方媒體環境中蠱惑國際社會。

同時中共還利用華爲、千人計劃、孔子學院和一些留學生、商人及海外華僑在西方世界特別是美國充當間諜,竊取知識產權、生物技術、商業機密以及軍事情報,網絡極其龐大,這一切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極大威脅。

中共獨裁本性,對香港人和國內民衆的人權打壓,掩蓋武漢疫情所導致的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這一切使得世界越來越看清中共邪惡的本質。美國近期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美國民衆有73%左右的人對中國(共)有負面看法。世界各國紛紛追責中共。

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於在尼克遜總統圖書館發表對“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之未來”的演說,正式宣佈揚棄華府對中共自1972年尼克遜訪華以來之“接觸”(Engagement)政策,爲美中建交41年後華府對北京政策之重大轉向。該演講被譽爲新鐵幕下的討共檄文,意味着中美脫鉤勢在必行。臺灣遠景基金會執行長賴怡忠分析,蓬佩奧的演說代表美國已踏出引領全球圍堵中共的第一步。同時美國開始繼封殺華爲後着手封殺TikTok(抖音海外版)。華爲已遭澳大利亞、英國等多個國家的封殺。孔子學院已在瑞典遭到全面關停,印度目前正在考慮關停多家孔子學院。

中共在國際上面臨人人喊打的局面,日子越來越不好過。國際上混不下去,就關起門來欺騙百姓,妄圖用內循環割韭菜。但是這一招也不靈了。

“內循環”真有動力嗎?

經濟的發展需要動力。有學者分析,財政投資、外資和個人消費構成中共國經濟運行的動力。如今看看這幾項指標,哪裏還談得上什麼動力呢?

自中美貿易戰以來,特別是美國《香港自治法案》實施以來,致使外資根本不看好中國,紛紛外流。同時內循環本身,會將中國外貿企業腰斬,外貿商品迴流國內市場,會對國內市場造成極大沖擊,拿家電市場來舉例,2019年中國家電市場總零售規模8910億人民幣,出口家電3654億人民幣,這41%的家電迴流國內市場,將會有多少企業因價格戰而破產倒閉?

靠政府投資?中共國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債務槓桿奇高,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2019年統計,中國債務總規模是GDP的300%以上。中共經過近20年的房地產業,除了表面的虛假GDP以外,錢都流盡了貪官和房產商的腰包裏。貴州省獨山縣因打造“天下水司第一樓”而聞名,2018年的政府負債攤到個人頭上是人均11.2萬元。中共的貪官們要的政績和贓款,哪管百姓的死活,近日山東的合村並居,上演的又是新一輪的“土改革命”悲劇。

據2020年數據,中國人因購房導致人均負債高達13.34萬元,6億人人均月收入1000元,這樣的一個居民消費能力能夠支撐起內循環經濟嗎?今年上半年的主要消費數據顯示,大陸消費下滑嚴重——上半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11.4%。上半年新車市場銷量同比下降22.5%,二手車銷量同比減少57.31%。到處是失業、糧荒、病毒的,誰還敢花錢啊?所謂內循環,癡人說夢而已。

仇美煽動擋不住“天滅中共”

最近因中美關係越來越緊張,中共已經在國內展開仇美宣傳,並將宣傳某種程度上上升到戰爭層面。《環球時報》胡錫進又叫囂準備1000個核彈頭,中共小粉紅們拿出前黨魁毛澤東的《放棄幻想 準備戰鬥》一文來煽動國人民族主義情緒,北京地區街道上居然張貼戰爭人防宣傳畫,話裏話外的意思是要和美國必有一戰。

其實,這又是中共的洗腦術,騙國人反美仇美,好把自己的罪惡掩蓋起來。中共仍然是在用人海戰術的戰爭經驗來洗腦中國民衆,豈不知現代戰爭,特別是象美國這樣軍事強國,誰還搞人海戰爭啊?再說平民根本就不會是美國軍事攻擊目標,美國無人機斬首行動的厲害程度,想必中共的小兄弟伊朗早已祕密彙報給老大哥了吧。

而美國更大的殺手鐗是經濟制裁,針對中共貪官量身打造的經濟制裁,這是更厲害的斬首行動,將常委級別的高官在美資產凍結,僅此一招就足以讓中共俯首稱臣,還需要搞什麼襲擊平民嗎?

中共惡貫滿盈,天滅中共在即,國人應該清醒了,不要再聽它蠱惑。什麼內循環、雙循環?天滅中共無懸念無解藥,老百姓真正的解脫就是退出中共!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