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病毒沒你想的那麼簡單!病毒權威:可能演化「慢性病毒」,永久留在體內   (pixabay)
病毒不斷在變異 (pixabay)

病毒更狡猾了?最新發現:往常的方法已經無法“對付”它

【希望之聲2020年8月6日】(編輯:李文涵)近日,紐約一個實驗室的研究人員進行了一項實驗:人工誘導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關鍵部位“刺突”發生變異,成功使其對抗體不可見。

病毒學家(Pixabay)
人工誘導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關鍵部位“刺突”發生變異,成功使其對抗體不可見(Pixabay)

結果,研究人員發現,中共病毒可以一定程度上“躲避”抗體治療。這就對治療方法提出了新的要求。專家表示,綜合療法可能會有效——聯合不同的方式攻擊,即便新冠病毒躲過了一種方式,其他方式也能發揮作用。

抗體檢測(圖片:pixabay)
結果,研究人員發現,中共病毒可以一定程度上“躲避”抗體治療(pixabay)

許多針對中共病毒的疫苗及治療方法都瞄準了它最有力的武器——刺突蛋白刺突蛋白同時也是新冠病毒的致命弱點,沒有刺突,病原體就無法進入人體細胞。

許多針對中共病毒的疫苗及治療方法都瞄準了它最有力的武器——刺突蛋白  (創作室/FB截圖)
許多針對中共病毒的疫苗及治療方法都瞄準了它最有力的武器——刺突蛋白 (創作室/FB截圖)

基於刺突蛋白的療法可以阻止感染的發生。一些疫苗可以促使人體產生針對新冠病毒刺突的特異性抗體,有望成功消滅中共病毒。許多公司正在尋找中共病毒治療的方法,模仿這一過程大規模合成單克隆抗體。

模仿這一過程大規模合成單克隆抗體  (喬峯/FB截圖)
模仿這一過程大規模合成單克隆抗體 (喬峯/FB截圖)

但所有的病毒都會轉移目標。當病毒複製時,其基因物質不能夠完美複製,經常會發生突變。儘管大多數突變無關緊要,但偶爾也會出現“重要”突變,其中一些可能會讓它們躲過免疫系統的“偵查”。如此一來,能夠識別特定類型刺突的抗體在面對另外一種刺突時便無法識別,患者患病的概率就會升高。

爲研究這些關鍵的突變,洛克菲勒大學(Rockefeller University )病毒學家狄奧多拉·哈齊約努(Theodora Hatziioannou)和保羅·比尼亞斯(Paul Bieniasz)成立了一個研究小組。他們人工合成了能夠快速突變的病毒並使其攜帶中共病毒刺突,隨後在這些人造病毒中注入不同類型、可以附着在刺突上的單克隆抗體,最後讓健康人體細胞接觸並感染病毒。

爲研究這些關鍵的突變,洛克菲勒大學(Rockefeller University )病毒學家狄奧多拉·哈齊約努(Theodora Hatziioannou)和保羅·比尼亞斯(Paul Bieniasz)成立了一個研究小組  (Theodora Hatziioannou/FB截圖)
爲研究這些關鍵的突變,洛克菲勒大學(Rockefeller University )病毒學家狄奧多拉·哈齊約努(Theodora Hatziioannou)和保羅·比尼亞斯(Paul Bieniasz)成立了一個研究小組 (Theodora Hatziioannou/FB截圖)

當病毒暴露在大量抗體中時,一小部分發生突變的病毒躲開了攻擊,有些甚至成功在細胞內複製。比尼亞斯表示,這種突變可能會比較麻煩。

根據從世界各地收集的中共病毒的基因序列,已經有非常相似的刺突突變在人羣中傳播,不過這種情況較爲罕見。專家表示,在目前已知的中共病毒序列中發現的變異不到0.1%,沒有必要太擔心。如耶魯大學病毒學家內森·D·格魯博(Nathan D. Grubaugh)所言,仍然有“99.9%以上已測序的病毒”對該研究測試的抗體敏感。

疫鬼中共病毒(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在目前已知的中共病毒序列中發現的變異不到0.1%,沒有必要太擔心(希望之聲合成)

與該研究團隊進行合作的結構生物學家克里斯托弗·巴恩斯(Christopher Barnes)稱,這項研究還表明,這些帶有突變刺突的中共病毒並不比具有其他遺傳背景的病毒普遍,真正的中共病毒攜帶校對機制,其複製過程更不易出錯。

從理論上講,假使真正的中共病毒和實驗室合成中共病毒一樣處在極端條件下,如大批人使用相同的單克隆抗體療法,然後將具有耐藥性的病原體傳播給其他人,那麼新冠病毒的刺突突變可能會更加普遍。

然而,可以通過組合抗體來對抗這種突變的新冠病毒。

中共病毒的刺突結構複雜,有各種凹陷和縫隙,而不同的抗體各有自己偏好的位置,可以順勢附着在刺突上面。將不同類型的抗體混合在一起,可以同時從多個角度圍繞中共病毒形成方陣。

2020年6月25日,醫護人員在鹽湖城鹽湖縣衛生局外部進行冠狀病毒抗體測試。 (美聯社)
然而,可以通過組合抗體來對抗這種突變的新冠病毒 (美聯社)

“抗體方陣能有效地遏制中共病毒中共病毒可能能夠逃脫一種抗體的攻擊,但它一次性進化出多個突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紐約州立大學上州醫科大學(SUNY Upstate Medical University)的病毒學家和免疫學家哈里·E·泰勒(Harry E. Taylor)說。

當研究人員重複實驗時,這種情況得到了證實。他們給中共病毒注入了兩種單克隆抗體,一種鎖定刺突與人體細胞直接接觸的部分,另一種則鎖定刺突蛋白質的其他部分。結果表明,中共病毒不能同時擊退這兩種抗體。

那就是該病毒有一種僞裝自己的方式,一旦進入細胞內,會逃避免疫系統的檢測   (pixabay)
中共病毒不能同時擊退這兩種抗體 (pixabay)

幾種單克隆抗體目前正在臨牀試驗中,如果一切順利,這種混合抗體也許不僅能治療中共病毒感染,還能起到預防的作用。耶魯大學免疫學家巖崎明子(Akiko Iwasaki)表示,現在全世界都對疫苗翹首以盼,如果試驗成功,將有數百萬人從中受益。

混合抗體還能更加準確地模擬人體對新冠病毒的自然反應。該研究表明,從已康復的中共肺炎患者的血液中提取恢復期血漿樣本,在這種血漿中沖洗過的中共病毒很難再感染健康細胞。

美國一些科學家已經開始嘗試這種聯合療法,但巖崎指出,生產一種藥物時,其中的每一種成分都要分別取得審批,混合抗體可能更難推向市場。目前已有的數據表明,現階段並不需要數百種單克隆抗體來抑制這種病毒,兩種可能就足夠了。

這對疫苗的啓發尤甚。多樣性的疫苗可以引發多方面的免疫反應,一些免疫細胞和免疫分子會專門用於識別刺突,而另一些則更擅長識別新冠病毒的其他部分。斯坦福大學免疫學家王泰亞(Taia Wang)認爲,能針對中共病毒多種片段而不只是針對中共病毒刺突的疫苗,更有可能觸發人體的防禦機制。

責任編輯:李智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