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季札守诺挂剑(图片:〔明〕张宏《延陵挂剑图》局部)
季札守诺挂剑(图片:〔明〕张宏《延陵挂剑图》局部)
文化古今

圣贤季札留下“挂剑”美谈 他的哥哥们为让他王位 竟这样做

《文化古今2》第11集

【希望之声2020年8月9日】(作者:Peter Li)春秋时期吴国,有一位公子叫季札,因为受封于延陵,所以大家又称他为延陵季子季札是中国春秋时期颇有影响的圣贤人物,曾与孔子并称“南季北孔”。季札身上体现的和谐、诚信、礼让、睿智等优秀品质,已经融入到中华民族的文化当中。

位于江南的吴国是由周部落首领周王氏同宗的姬姓诸侯创建的。据《史记·吴太伯世家》记载,相传周太王公亶父生有三子,长子太伯、次子仲雍和幼子季历。因为季历的儿子姬昌(也就是后来的周文王)十分聪明,公亶父十分喜爱,打算把王位传于姬昌的父亲季历,以便有朝一日能够让自己的孙子姬昌继位。但根据当时的礼法,王位理应传位于长子,因此公亶父十分的伤脑筋。长子太伯看明父亲的想法后,就和二弟仲雍借外出采药离开家乡来到了江南之地自创基业。太伯和仲雍接受当地部落的风俗,断发纹身,很快融入了部族的社会。他俩把中原先进的农耕技术带到当地,于是当地数百上千的大小部族,都自愿归附于太伯。太伯就此创建了吴国

季札是中国春秋时期颇有影响的圣贤人物(图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栏目提供)
季札是中国春秋时期颇有影响的圣贤人物(图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栏目提供)

开始吴国并不尊从中原的文明,不知周礼,还有着袒胸露背、刻面纹身的风俗,所以被中原诸侯国称之为蛮夷而加以排斥!但是到了寿梦当吴王的时候,一位楚国流亡的大夫,申公巫臣,来到了吴国,他教给吴国人中原的衣着服饰、风俗礼仪和用兵之术,从此之后吴国便开始了与中原各国的交往。这吴王寿梦有四个儿子:诸樊、余祭、夷昧和季扎。季扎最小却是最贤。寿梦临死之时,欲立季扎为王,但季扎坚辞不受。于是寿梦将王位传给诸樊,并约定兄终弟及,必使季扎取得王位。

季札成为了吴国的使者,即外交官,他的外交能力十分出众,对音乐的鉴赏评论能力也十分卓越。有一次他代表吴国出使鲁国,因为鲁国宫廷保存了周天子成套的礼乐,季札就要求欣赏一下大周宫廷的音乐。鲁国乐工为他演唱了当时的各种音乐和各种舞蹈。听到《唐》时,他听出了思接千载的陶唐氏遗风;听到《大雅》,仿佛感受到了文王之贤德;而当《魏》歌响起时,那“大而宽,俭而易”的盟主之志,辉映着以德辅行的文德之教。等看到《招箾》(shuò)舞起的时候,季札惊叹道:如此令人叹为观止的至德乐章,就如同苍天无不覆盖,大地无不承载;如同盛德之至,无以复加。意思就是再好的德行,也不会比这乐舞所象征的舜的美德更高了,等等等等,还有很多。

季札惊叹于令人叹为观止的至德乐章(图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栏目提供)
季札惊叹于令人叹为观止的至德乐章(图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栏目提供)

中国是礼乐之邦,季札对音乐的鉴赏评论能力如此的卓越,可谓是礼乐的化身。季札凭借深密的感受力和卓绝的见识,透析礼乐之教的深远蕴涵,以及周朝的盛衰之势,语惊四座,使众人为之侧目。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音乐、文学和美学理论,数千年至今,还在产生着影响。他的口才、参悟能力令众人心折。借此机会,季札传达了吴国愿与中原诸国友好往来的心愿,使得许多国家都愿意与吴国交好。季札此行还广交天下贤士,为当时中华文化的发展和扩大影响做出了贡献。

季札极重信义,是当之无愧的贤者。季札挂剑的故事至今流传甚广。在今天的徐州市泉山区云龙山的山麓之上有一块巨大的青石碑,石碑上刻着“挂剑台”三个大字,碑的两边还刻有一副对联,上联是“延陵季子兮不忘故”,下联是“脱千金剑兮挂丘墓”,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季子挂剑台。相传吴王余祭四年的春天,他派遣四弟季札出访各国,季扎出访途经徐国,由于季札名声在外,受到徐国君主极为热情的款待。宴会期间,徐国国君看到了他挂于腰间的佩剑十分喜爱。

徐州市泉山区云龙山的季子挂剑台 (图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栏目提供)
徐州市泉山区云龙山的季子挂剑台 (图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栏目提供)

这吴越两国制造的宝剑在当时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而延陵季子的这把宝剑更是做工精湛,美轮美奂,无比锋利,举世无双。徐国国君一眼就看中了季子的宝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这把宝剑,恋恋不舍,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直说。季子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一想自己有出使诸国的国务在身,身为使臣没有宝剑在身不合礼数,就没有当场把宝剑赠与国君,但是他心中却是已经答应给对方了。于是暗暗做了决定,等出访其他国家的任务完成后,再回来徐国就把宝剑赠与徐国公。

可是,世事无常,等到秋天的时候,季子出访归途中再次路过徐国时,徐国国君已经病逝了。季子听闻后十分惋惜,当即解下佩剑打算送与徐国现任国君,季子的随从赶忙劝阻道:“这剑本是吴国的宝物,不可当作礼物送人。”季子说:“我不是赠给他的。此前我经过徐国,徐国国君十分喜爱这把宝剑,本想成人之美,只因我出使上国的任务尚未完成,无法献给国君。虽然没有与国君做任何允诺,但是我的内心已经暗暗做了决定要把宝剑送给国君。现如今国君已经去世了,可是我还在,而且我内心当初所做的承诺也还在。倘若我不把宝剑献给他,这是欺骗我自己的良心。因为爱惜宝剑而违背自己的良心,正直的人是不会这样做的。”于是他解下宝剑送给了继位的国君。继位的国君说:“先君没有留下遗命,我不敢接受宝剑。”于是,季子就把宝剑挂在了徐国国君坟墓边的树上就离开了。后人多以此事赞美一诺千金的季札

季子把宝剑挂在了徐国国君坟墓边的树上就离开了 (图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栏目提供)
季子把宝剑挂在了徐国国君坟墓边的树上就离开了 (图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栏目提供)

吴王寿梦死后,老大诸樊立刻要把王位让给季扎,并说:“这是父王的遗志。”季扎回答道:“父王在世时,我不愿位列东宫,父王归天,我怎么能抢兄长的王位?哥哥若再逼我,我只好出避他国。”诸樊拗不过季扎,只好以父命继位。做了吴王的诸樊心想,我要是活到老才死,按次序传位,传来传去,四弟还能继承王位吗?我得另想办法。于是,他亲自率领吴军攻打楚国,战死在疆场上。大臣们依照寿梦的遗愿,立老二余祭为吴王。余祭了解兄长的心意,说:“哥哥战死,为的是要把王位尽快传给季扎。”他也亲自率军去攻打越国,打了胜仗,自己却让越国的俘虏刺死了。

三公子夷昧依次当立,他也不肯登基,坚持让位于季扎,季札宁死也不同意,夷昧只好自己当了吴王。后来,吴王夷昧身患重病,死去时季札正奉命出使晋国,夷昧的儿子僚就趁机继承了君位。等季札出使完毕,回到吴国,仍旧将吴王僚当作自己的君王。这个时候,大哥诸樊的儿子公子光却十分不满,私底下说:“我爸爸不传位给我,而传位给我的叔叔们,就是因为等着有一天要传位给季子。若是遵照先君的遗嘱,应该让季子来作国君,四叔若当上了国君,我没有什么可说的,如果说不遵照先君的遗嘱,那么做国君的就该是我公子光,哪里轮得到他姬僚呢?”于是公子光在伍子胥的辅佐下找来刺客专诸,在宴会上用鱼肠短剑将吴王僚给刺杀了。

之后他又将国君之位象征性的赠与叔叔季札季札当然是不肯接受。季札说:“你杀了吴国的君王,如果我接受你给的君位,那不是和你一样成了篡位弑君之人了吗?为了争夺王权而父子兄弟相残,到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呢?”说完后,季子就离开国都到了延陵这个地方居住,此后他一生之中再没有回过吴国宫廷。季札一生不重名利,多次主动放弃王位,得到了当时很多人的好评。

但也有后人认为,古人治国有帝道、王道、霸道。其帝道讲究无为而治,凡事顺应天意,不做有为之事。季扎之兄欲以王位兄弟相传而最终传于季扎,是强而为之,最终祸起萧墙,手足相残。起因还是有为之心,不能顺承天意而传王位。而季扎挂剑一事虽于人是美谈,其实亦非美事。诸葛亮曰:“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使臣出访他国衣服仪仗不可过饰浮华。如今因一剑而使徐国国君生贪婪之心,而季扎不能解情,心中暗许赠剑,亦是自寻烦恼。天下爱此剑者甚多,爱物者亦甚多,岂能一一许之?

参考文献:

[1]季札挂剑传千古 让你增强「心诺」能力(看中国网)

[2]三国漆画中的季札挂剑(看中国网)

[3]季札(维基百科)

新唐人文化古今制作组提供

更多文章请点击【文化古今】系列

责任编辑:文思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