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慄戰書被指是習近平在政治局常委中的唯一鐵桿。(AP)
慄戰書被指是習近平在政治局常委中的鐵桿。(AP)

陳破空:習近平的權力尷尬:敵人在內部

【希望之聲2020年8月4日】習近平上臺以來,竭力拉擡、任命自己的親信、心腹,多半是他任職浙江和福建時期的舊部,組成所謂“習家軍”。只要有官員任免機會,習近平都盡力安插習家軍,一處也不放過。哪怕武漢爆發大瘟疫,習近平也不放過機會,大發國難財,有關湖北和武漢的官員升降,他都急忙用習家軍卡位。

任人唯親、拉幫結派、團團伙夥,這些定義用在習近平和習家軍頭上,再合適不過。

習近平先後與江派、團派、太子黨和政治老人惡鬥,以求得習家軍一家獨大、習近平一人獨大。然而,鬥到今天,戰火逐漸延燒到習家軍內部。

6月,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手下的公安局長鄧恢林被抓,重演前三任重慶公安局長的宿命。同月,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突遭免職,去向不明。7月,陝西省委書記胡和平被調離,調回北京任文化與旅遊部黨組書記,明升暗降。鑑於陳敏爾、孟慶豐、胡和平都是習家軍人物,證明即便是習近平自己的親信人馬,對習而言,也並不可靠而狀況不斷。

或許,按照毛澤東的話說,他們都是“睡在身邊的赫魯曉夫”。連習家軍都靠不住了?習近平細思極恐,或常常嚇出一身冷汗。

與前些年習近平選擇性反腐必大造聲勢不同,如今,由於反對習近平的人太多,他們所居官位太敏感,以至於習當局已經不便公佈對他們的查處,甚至不公佈他們的去向。比如,沒有公佈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突遭免職後的去向。5月至7月間,北京衛戍區司令王春寧突遭免職,同樣去向不明。習當局盤算的是,公佈出來不但起不到殺雞儆猴的震懾作用,反而可能起到鼓舞或啓發其他反習人士的作用,同時也讓國內外看熱鬧,議論紛紛,臉面上過不去。

習近平曾向黨內喊話:“我們黨有8900多萬名黨員、450多萬個基層黨組織,我看能打敗我們的只有我們自己,沒有第二人。《紅樓夢》第七十四回裏,賈探春在抄檢大觀園時說過一句話: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是古人曾說的‘百足之蟲,至死不僵’,必須先從家裏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正所謂‘物必先腐而後蟲生’!”習近平很清楚,他真正的敵人,不在國外,而在國內;不在黨外,而在黨內;不在基層,而在高層;甚至於,派系纏鬥之間,如今敵人已經就在習家軍內部。

這一切怪誰?怪習近平自己,怪他所死守的那個制度。有美國媒體報道說,習近平身邊的“智囊團”都是強硬派,故而形成了一整套強硬政策,即極左政策。舉凡從新疆政策到香港政策,盡皆如此。其實,“智囊團”是否強硬派並非關鍵,關鍵在於習近平本身是強硬派,故而他聽不進溫和派的話,只聽得進強硬派的話。或者說,前者不對他胃口,後者才合他口味。於是,選擇和淘汰的結果,他身邊的“智囊團”當然就只剩下強硬派。準確而言,都是迎合他的強硬派。

習近平上臺近八年,按一般外國首腦任期,已接近兩個任期屆滿。但八年來,習近平在治國理政方面,用一事無成都不足以形容,應該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內政外交一敗塗地的習近平,竟仍然身陷權力鬥爭的泥潭。並非他樂在其中,而是他威信不足、德不配位,令官心不服、人心不服。更要命的是,情況昭然如此,習近平仍絞盡腦汁地謀權,甚至不切實際地貪求長期執政或終身執政。習近平眼高手低,每每陷入權力尷尬

習近平權力尷尬再次見證,這個一黨專政制度的失效、失靈、失敗,因爲權力來路不正,並非來自人民、並非來自選票,而是來自於中共高層的小圈子。本質而言,來路不正的權力不具合法性,必然受到拷問和挑戰,甚至隨時遭遇不測和顛覆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