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近日,英國研究機構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中國是全球設置最多監視器的國家(圖取自Pixabay圖庫)
近日,英國研究機構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中國是全球設置最多監視器的國家(圖取自Pixabay圖庫)

中國大陸農民無法適應的高科技:“刷臉”

【希望之聲2020年8月3日】爲了活命,俺得去北京打工,老家沒有土地了,俺得吃飯填肚子;俺還得養活年邁的父母,這是老祖宗留下的傳統。

俺是“腰纏麻繩”來到北京的,感覺在北京實在太難了,俺窮的就剩一張皮糙肉厚的黃臉了,可俺的臉是真實的,不是假的。

下了車,想投靠俺村在北京當快遞小哥的金鎖子兄弟。可小區保安不讓俺進,說是要健康碼健康碼是啥玩意?有健康碼就不得瘟疫了?保安說:“健康碼就是證明你來過這裏,與健康無關。”

保安斜眼瞅了一眼俺手中的“諾基亞”,拿出他自己的手機給俺刷了一次臉,證明俺是綠色的“無公害物質”。但是照片不給俺,這不侵犯了俺的“臉權”了?俺長的不好看,可好歹也是這世上獨一無二的人臉,肖像版權屬於自己吧?可就這樣被巧取豪奪了。

居委會的大媽讓俺去辦出入證,也要刷臉。門禁都是電子的,進出都刷臉。俺不明白,俺是有人臉的,爲啥到哪都得證明是人臉而不是別的什麼東西?居委會大媽說:“刷臉證明你來過,與別人無關。”

北京的超市也要刷臉測體溫,買東西不僅要交錢,還得把臉留下。

北京的餐館也刷臉,俺還以爲長的不好看就不讓吃飯吶,臉是爹媽給的,吃飯幹嘛要留下臉哪?俺給錢了,真真兒的是自己的血汗錢。

北京的公共廁所也刷臉,儀器在牆壁上的電匣子裏。一進去,就被電子匣子把臉框上了。那是俺的臉,憑啥沒經過俺同意,就把俺的臉裝進去了?在北京拉屎撒尿也要留下臉,最不可思議的是,擦屁股也要刷臉,不刷臉,您就沒有手紙,臭着、膩歪着。

直到有一天,中山公園的巡邏警察以查身份證爲名,肩膀上扛着一個小電子匣子,也在偷偷刷俺的臉,俺問:“爲啥給俺的臉錄像?”警察說:“我們正在辦案,留個證據。”俺又沒犯法,留啥證據?

後來俺終於明白了:共產黨是把中國老百姓都當成了“不法份子”,監控每一個普通百姓的一舉一動。難怪人民幣上有“天滅中共、退黨保命”的字樣,原來這共產黨真不是個好東西。自己是竊國大盜,害怕百姓造反,把百姓當動物監控。這箇中共是不認祖宗的馬列子孫,它是個幽靈,它本來就沒有臉,它自己不要臉也就罷了,可它也不讓百姓要臉。給老百姓刷個幽靈的臉附上,那不成了鬼臉了?

夜晚,滿大街的監控器恨不得與人臉一般高。俺生的偉大,卻活的憋屈。走在長安街上俺雖然穿着衣服,卻總感覺是光腚裸奔

那天碰到一位戴眼鏡的漂亮妮子問俺:“先生,您好!您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我回答:“還用刷臉嗎?俺是炎黃子孫。”

妮子笑着給俺講了電視上播放的那個在天安門自焚,其實是中共爲鎮壓法輪功編造的假案,法輪功禁止修煉人自殺、殺人。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如今法輪大法洪傳世界。

俺告訴北京妮子:“俺來北京前剛看了俺村村長免費發給俺的電影碟子《永恆的五十分鐘》,這才知道了是共產黨栽贓陷害法輪大法,打壓修真善忍的善良羣體。自焚的人都是假臉、被燒的沒人樣兒了,還在那裏喊什麼口號,說的也不是人話啊!俺村煉法輪功的都是守本份的人,被共產黨整的可慘了。這回好,把瘟神都招來了,瘟神是啥?瘟神是天神。這法輪功的靠山是老天爺,人家是修佛的,所以叫‘天滅中共’對吧?”

妮子說:“您如果入過黨團隊,就是共產黨的一員,天滅中共時您是它的一份子,瘟神有眼啊。”

俺對妮子說:“俺入過共產邪教的團、隊組織,都給俺退了它!這俺就是名副其實的炎黃子孫了。”

——轉自《明慧網》 作者:李福貴,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